一受多攻纯肉高H 3p 总受 两攻互攻

宋万三刚刚坐好,宋红颜就苦笑一声:“你知道我和叶凡有多担心?”

宋万三笑道:“担心我被陶啸天他们围攻呢,还是担心天堂岛砸我手里?”

“你说呢?”

宋红颜给宋万三倒了一杯蜂蜜茶:“一千九百亿,万一陶啸天不跟呢?怎么办?”

“是啊,爷爷,林小飞的情报只是一个推测。”

叶凡也笑着接过话题:“他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天堂岛有陶氏基地。”

“我们也没有实地勘查这个天堂岛的价值。”

“今天让包镇海去拍卖会场竞拍,是我们对陶啸天的第一次试探。”

“三百亿,也足够窥探天堂岛对陶氏重要性。”

这个价格砸下去,如果陶啸天继续竞拍,那天堂岛是走偷私渡之地就没有水分了。

如果三百亿砸下去,陶啸天不继续加价,叶凡和宋红颜就会进一步勘查天堂岛的情况。

之所以三百亿,是因为价格低了试探不出来,价格高了,容易砸手里。

因此叶凡和宋红颜叮嘱包镇海最多砸三百亿试探。

谁知包镇海还没喊出三百亿,宋万三直接来一千亿,接着更是一千九百亿。

这快把叶凡和宋红颜吓死了。

万一陶啸天不加价,宋万三可就要掏一千九百亿了,

这个价格,无论天堂岛有没有陶氏基地,对于叶凡他们来说都是吃大亏。

毕竟不能黑吃黑的情况下,无论是举报拿赏金,还是开发小岛,都不可能赚回一千亿。

“哈哈哈,别担心,爷爷是老江湖,知道怎么在刀尖上跳舞。”

宋万三宠溺看着宋红颜和叶凡:“而且爷爷的目的跟你们不同。”

“你们砸一百亿三百亿只是刺探天堂岛重要性,爷爷砸一千九百亿是要抽走陶氏手里的资金。”

“这一局虽然有点冒险,但爷爷还是赌赢了。”

“一千九百亿砸下去,不仅刺探出天堂岛有猫腻,还让陶氏白白损失两千亿。”

“虽然陶氏宗亲会家大业大,还号称三十万子侄,但损失两千亿一样伤筋动骨。”

“陶啸天也会受到理事会和元老会的质疑。”

“而且这一出,也让陶啸天跟唐若雪生出隔阂。”

“他们将来一定会不欢而散的。”

“这也能让你们两个安心一点,不用再担心唐若雪跟陶氏绑太深。”

宋万三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有些事有些人,需要一劳永逸的解决。

“抽掉陶氏资金……”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爷爷,你意思是你后面还有安排?”

“今天只是一个开始。”

宋万三笑着一拍叶凡的肩膀:

“我不仅要弄死陶啸天,我还要崩盘宗亲会。”

“你们两个可以开始筹建一个海岛团队。”

“过些日子,就能扛着麻袋挤占宗亲会空间捡钱了。”

“对,那个包镇海,包镇海不错。”

他笑容无比灿烂:“就让他来掌管海岛吧。”

叶凡和宋红颜相视一眼,都感受到乌云压城的气息。

这时,宋万三手机震动了几下,来自海岛办公室。

他拿出来接听一会,随后笑着应付了几声。

挂掉电话后,宋万三一脸歉意看着叶凡和宋红颜:

“叶凡,红颜,我今晚有一个饭局,要跟海岛朱市首几个吃饭。”

“我进入海岛来,他们先后打了我十几个电话,一而再再而三请我吃饭。”

“我一直打着你爹妈的旗号以及身体感染风寒拒绝了他们。”

“但今天被他们看到我生龙活虎,加上我横空杀出给他们贡献了两千亿,就一定要我吃顿饭。”

“我如果不去,朱市首他们就要去腾龙别墅门口等我了。”

“我只好答应晚上聚一聚。”

“咱们一家人的篝火晚会只能再推迟了。”

“不过好饭不怕晚。”

“而且我听说楚子轩和你姑姑叶如歌明天也会飞过来看你。”

“到时咱们一大家子人全去黄金岛烧烤潜水,好好玩上它一天一夜。”

宋万三笑容带着几分不好意思:“我待会就叫人提前去黄金岛布置。”

“爷爷,没事,你先应酬!”

叶凡笑道:“咱们过几天再聚也不迟。”

“黄金岛,这么熟耳?”

宋红颜却若有所思:

“好像是第二批拍卖会最有价值的岛……”

一个小时后,车队回到了腾龙别墅,叶凡拉着宋红颜去看茜茜和忘凡他们。

宋万三却伸伸懒腰走回了自己卧室。

他一按蓝牙耳机,淡淡出声:“中场,开始……”

中午,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陶啸天却四脚朝天倒在希尔顿酒店的大床上。

一个小时前,他把陶氏产业抵押给了唐若雪,拿到一千亿贷款给海岛官方补齐了拍卖金。

虽然他得到了天堂岛的拥有权,但脸上一点都不高兴。

十个亿能拿下来的东西,结果足足花了两千亿,他仇恨宋万三之余,也憋着一肚子火。

于是就在唐若雪的总统套房下面,他开了一个房,让陶铜刀叫了一个金发美女来发泄。

将近一小时,他才倒在床上,感觉憋屈少了一些。

“给我按摩。”

精疲力尽的陶啸天对金发美女发出一个指令。

金发美女忍着疼痛坐起来,手法纯熟的为他松弛全身筋骨。

陶啸天闭上眼睛享受对方的服侍。

金发女郎恢复的很快,她手指的力道让陶啸天很是满意,也让陶啸天精神无形放松。

金发女郎偶尔甚至能听到陶啸天打呼声,虽然短暂,但却昭示他有过入睡。

这让她眸子掠过一抹光芒。

“咔!”

金发女郎为陶啸天按摩了五分钟,随后就把手指挪移到他的脖子动脉。

在她眼里涌现杀机准备戳穿陶啸天喉咙时,一只手猛然刁住了她的手腕。

陶啸天睁开了眼睛:“想杀我?幼稚一点。”

金发女郎脸色微变,左手一压,戳向陶啸天的脊椎中间。

“啪——”

陶啸天眼疾手快抓住她另一只手,接着咔嚓一声扭断对方两个手腕。

在金发女郎发出一记闷哼时,陶啸天就脑袋猛地一撞。

砰的一声巨响,女人天灵盖爆裂。

“老子经历大小八十一起袭杀,哪是你这种小角色能够杀掉的?”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9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