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无力张开腿抽搐h 解她胸罩揉她胸

“你的工作在京城。”

“我可以跟付老申请调去琼州的项目组,他们最近在那边有一个跟博物馆合作的建筑设计项目。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想等明年正式从京城搬去琼州,当然,在这之前,你要跟我回一趟乔家。”

“行。”纪长慕没有意见。

早上的交谈和沟通顺利又和谐,纪长慕原本做好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但实际上,他的小姑娘比他想象中还要讲理。

倒是他,性格偏执不好相处,这一两年才渐渐改了过来。

一两年前,他是真得很恶劣。

想到这儿又觉得对不住乔沐元,在她的额角轻轻吻了吻。

他的上衣只有一颗纽扣还系着,胸膛露了一片,乔沐元伸手在他精壮的腰肢上搂着,情难自禁。

“肚子还疼不疼?”他问。

“好像快来例假了。”

“先起床,想吃什么?”

娇嫩无力张开腿抽搐h 解她胸罩揉她胸
“你。”

纪长慕轻笑:“我说过,早晚收拾你。”

“我不要早晚,我要……”

“现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纪长慕已经起身去衣柜里翻找衣服,不留情面地走出去。

“男人都是狗。”乔沐元恼得捶床。

纪长慕尤其狗!

等她慢吞吞洗漱穿衣下楼,纪长慕早已穿戴整齐坐在餐厅的木桌子边给她的黄油吐司上涂一层薄薄的草莓酱。

毛球坐在乔沐元的位置上,眼巴巴看着纪长慕。

乔沐元走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

纪长慕抬头看了她一眼:“今天天气不错,要逛街的话我陪你去。”

“你陪过佟茜逛街吗?”她松松懒懒地坐在椅子上,将毛球放在腿上,端起面前的白瓷咖啡杯,啜了一口香浓的咖啡。

“陪过。”纪长慕倒十分坦然,神色如常。

“我记得你当年挺穷的,我猜,乔家给你的薪水是不是都拿去养你的女朋友了。”

“……”纪长慕睨了她一眼,“我每年要还一大笔债,还要给母亲看病。”

“那你说乔家对你好不好?”小姑娘眉眼轻挑。

“嗯。”

“嘻嘻。”乔沐元笑了,“逗你呢,你别有心理负担,乔家从来没要你偿还过什么。我知道你重情重义,但你可千万别报答乔家,我们家不要。如果你非要报答,我看以身相许就挺好的,不过别许错对象,许我一个人就行。”

“……”纪长慕知道她一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

“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不想出去。”

她懒懒地吃着早餐,对他道:“今天就呆浣花吧。”

“肚子还疼?”

“有点。”

“你最好戒酒一个月。”

“我心情特别好或者不好才会喝多,平时不会,你等会儿给我冲个热水袋好不好?我想焐手。”

“嗯。”

朝阳的光斜斜地从透明的玻璃窗穿进,铺满整个灰黑色餐桌,桌上的纹理细腻分明。

深蓝色的玻璃瓶中插着一束卡普里灰紫色渐变玫瑰,面包和黄油在餐桌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日式风铃在阳台上随风摆动,清脆空灵的声音传遍整栋别墅。

餐后纪长慕给她冲了只热水袋,他自己则开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庭院的遮阳伞下,双腿交叠,一双认真肃冷的眸子盯着泛光的屏幕看。

阳光悉数落在他的深灰色绒衫上,双腿线条被光影拉得更长。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69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