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口述 我和翁公的激情

听着这些话,薛夕眼眶中微热:“你们,真的不恨秃鹰了吗?”

季司霖等人毕竟是从犯。

景飞叹了口气:“恨,肯定是恨得,毕竟那么多兄弟都死了。但如果他真能救了老大,我们愿意放下恨意。虽然现在是不行了,可我们也可以选择漠视他。”

他转身,让出了一条路:“我们这么多人,何苦跟一个老年人过不去?”

身后的异能者们,纷纷点头。

薛夕笑了。

她知道,按道理来说,秃鹰必死的。

可这群人为了向淮和她,宁可咽下那口委屈。

她拍了拍景飞的肩膀:“多谢。”

景飞:“谢什么?可惜了,救老大的机会,就这么没了,唉!早知道秃鹰的屏蔽异能对老大有用,咱们在去审判前让老大先复制了多好?”

这话一出,一道声音传来:“现在也可以。”

京都大厦地下室外。

景飞秘密开车,带领着几个人来到了这里。

现场只有景飞,薛夕,叶莱和宋文曼四个人,其余人早已被景飞打发回去。

来到门口处,景飞才开了口:“老大从那天后,明面上是跑走了,可其实还是回到了这里,毕竟全世界目前只有这里,可以屏蔽他控制不住,散发出来的能量辐射。”

薛夕早就猜到了。

她一直没来探望向淮,是因为知道国际异能者组织的眼睛都在盯着她,她不能暴露向淮的位置。

景飞说完后,这才又看向宋文曼:“您刚刚说,现在也可以救老大?”

在刚刚,他们惋惜时,宋文曼轻轻说了一句,那句话只传到了薛夕和景飞的耳中,没有让其余人知晓。

宋文曼点了点头。

薛夕皱紧了眉头,看向了叶莱,却见叶莱轻轻叹了口气:“本来,我都已经把事情担下来了,你这又是何必?”

宋文曼眼圈再次红了红:“为了孩子们。”

两个人的对话,让景飞莫名其妙,却让薛夕蓦地瞪大了眼睛。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宋文曼:“外婆,你,你……”

“没错,我才是秃鹰。”

宋文曼一句话,犹如惊雷,炸的全场震惊。

景飞都不可置信的看向她:“什么?”

宋文曼扶着叶莱的肩膀:“他从小善良温和,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多凶残的事情。其实,我才是秃鹰。”

叶莱看向薛夕:“当年的故事,其实我只给你讲了一半。”

他被人抓起来做研究,每日过得痛苦不堪。

直到后来,有一个自称是小魔女的人救了他。

宋文曼那时候是真的坏,她闯进那个机构,杀了那些研究异能者的人,只是因为杀人好玩。

后来,救叶莱时,也是看他可怜。

之后,叶莱就成了她的小跟班。

叶莱性格温顺,平和,那边被人那么虐待,也不该骨子里的温柔。

宋文曼从一个孤儿,没有人教过她三观,到最后慢慢被叶莱收服。

两个人后来在一起,生了一个女儿,并且都成为了大学教授,过上了美好的日子。

宋文曼对超能组织的事情也就不上心了。

直到薛夕出生。

她复制异能如此强大,宋文曼为了保护外孙女,再次掌管了超能组织,杀人,对着干……

后来,叶莱在一次阻止她时,被她误伤后,就疯了。

宋文曼心怀愧疚,放下仇恨,把超能组织交给了季司霖,专门陪伴老伴。

这一陪,就是十七年。

宋文曼叹了口气:“其实你一直在装疯吧?”

叶莱握着她的手,两个人年纪都大了,手背上都有了褶子,可他的眼神却仍旧平和:“不装疯,怎么能让你收手?”

而如果宋文曼不收手,现在也不可能跟特殊部门融为一体。

薛夕和向淮,就更不可能在一起了。

宋文曼轻声道:“可到最后,你还替我出来顶罪。”

叶莱笑:“阿曼,还记得当年你救我出来时,说的话吗?”

他在黑暗的牢房里待着,身上的血刚被抽走,虚弱不堪。

外面传来了厮杀声,一个一身黑衣的曼妙少女打开了牢房门,她说话嚣张却又清脆:“喂,死了没?没死的话跟我走,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欠我一条命,以后要还给我,知道吗?”

她背着光,娇媚的脸蛋上,那双眼睛闪烁着狡黠。

一见倾心。

性口述 我和翁公的激情
叶莱这条命,一欠,就是一辈子。

他笑了:“我的异能其实大脑过度开发,这种废异能没什么用,没了就没了,却保下了你。”

宋文曼眼眶一红,“也保下了夕夕和小向。”

她一步一步,走到了地下室门口,叩响了门:“出来吧。”

“嗡隆……”

大铁门被缓缓打开,一个全身都在散发着红色烈焰,像是有火疆在他身上滚动的男人,走了出来。

伴随着他的出门,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在四散开来。

“屏蔽。”

宋文曼使用了异能。

面前高大的男人身上的能力,蓦地收回,那些岩浆般的红色痕迹,也在慢慢的消退,消退……

直到最后,露出了向淮那张夺目的脸庞。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诧异的看向宋文曼。

宋文曼诺诺道:“没想到,真的管用。”

向淮却已经收回了视线,目光灼热的看向了薛夕。

薛夕咳嗽了一下。

她觉得,外婆的异能可能只屏蔽了他的身体,没屏蔽他的眼神,不然怎么好像有辐射波从他眼睛里照出来,让她感觉脸颊发烫呢?

可她没有挪开视线。

她看着向淮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直到最后停在她的面前,他低笑,声音一如往前:“小朋友,我回来了。”

宋文曼站在了叶莱旁边。

两个对视一眼。

宋文曼开了口:“你当初说的,爱能化解仇恨,我现在信了。是向淮的爱,救了夕夕的命。”

景飞在旁边插了句:“外公外婆,也是你们之间的爱,拯救了向帅!”

再多的阴谋诡计又如何?

大长老算计了一辈子,到了最后,恐怕也没想到,他用命换的废掉的异能,却不是秃鹰的。

而更是他的自打自大,让他在死前说出了那么一番话,弥补了向淮的异能短板。

毕竟,谁也没想到,秃鹰的屏蔽可以拯救向淮不是?

“让薛夕出来!或者,让你们向帅出来也行!”

特殊部门大堂,几个外国人在那里大喊大叫:

“异能者就是一个江湖,我们来挑战华夏!你们如果不敢出来,那就是认怂了!输了!”

“你们到底行不行啊,就知道龟缩起来,华夏如今都这么弱了吗?”

“向淮!你出来!薛夕,你出来!”

“出来出来出来!!”

“……”

几人叫嚣着,似乎要把房顶都给掀开了。

景飞站在人前,气呼呼的说道:“你们够了啊,别以为我们老大闭关呢,就来吵闹!”

虽然国际异能者审判已经结束了,但华夏没了向淮,只剩下了一个没有夺取多少能量和异能的薛夕,还是惹得其余国家的人跃跃欲试。

夺取这个异能,可是有限制的。

只能同时夺取五个异能,当夺取第六个的时候,前面的五个就要放弃一个。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0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