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 高快穿辣湿文hhhhh

野兔猛然掉头朝着一边窜去。

宋宛月依然笑看着它。

奔跑的野兔却不受控制的升了起来,它拼命的挣扎着四肢,想要脱离这种无助感,却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朝着最近的一棵大树撞去。砰的一声后,停止了挣扎,咚的一下掉在地上。

宋宛月不慌不忙的起身,转着手中的狗尾巴草走到野兔边,用脚踢了踢,满意的点头。

之后,脸上笑容一收,惊慌的大喊,“二哥!二哥!”

正在不远处寻找鸟窝的宋慎听到喊声飞一般的冲过来,“月儿别怕,二哥来了!”。

话落,人已经冲到了宋宛月面前,下意识的把她护在身后,眼睛警惕的看向四周。

“二哥,你看!”

宋宛月探出头,指着地上硕大的野兔。

宋慎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到昏死的野兔愣了一下,随即回身,急切的打量她,“有没有受伤?”

“不是我打死的,是它自己撞死的。”

宋慎愣怔了一瞬,回头看看一动不动的野兔,再回头看看宋宛月,不可置信的问,“它、它自己撞、撞死的?”

“是啊,它一溜烟的跑过来,然后就撞树上了。”

宋慎,……

走上前把野兔提起来,看它又肥又大,嘴巴都要咧到后脑勺上去了,“月儿,走,回家,让奶奶把野兔炖上,好好的给你补补身体。”

月儿前些时日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没了命,虽说现在好了,可瘦下去一大圈。炖了这只兔子,够她吃好几天。

“这只兔子有三四斤,皮毛也完整,能卖不少的钱。”

宋家人多地少,宋老大经常上山打猎,打到的猎物拿到县上去卖,换取家用。

听了宋宛月这话,宋慎心疼不已,回过身来拉着她的手朝自己刚才找鸟窝的地方走去,地上有一个背篓。

他今日是打着上山捡柴的幌子带着宋宛月来山上的,想着掏几个鸟蛋,回去给月儿补身体。

“家里有钱,不缺这一点儿,还是先给你补身体。”

宋慎松开宋宛月的手,弯腰把野兔放在背篓里面,提起来背到身上,“走吧,回家。”

“救命啊!救命啊!快救救我家少爷!”

两人刚走出大山,便听到了呼救声,正在地里劳作的人们闻声放下手里的活计朝着河边跑去。

宋慎好奇,拉着宋宛月也跟着过去,刚走到河边,便看到几个身强力壮的村民捞了一个人上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厮扑过去哭着喊,“少爷,少爷,您醒醒,您醒醒!”

人被放在地上,眼睛紧闭着,任凭小厮如何摇晃,都没有一点反应。

“莫不是死了吧?”

“看样子,是!好好的,怎么会掉到水里去?”

“你不知道啊,这顾家的少爷据说是个傻的,没准是觉得这河水好玩,自己跳下去的呢?”

……

众人议论纷纷,其中一个帮着捞人的村民蹲下身子把手放在地上的人的鼻子下,没感受到有呼吸,叹了一口气,“人已经死了!”

“你说谎,我们少爷没死!我们少爷没死!”

小厮疯了似的朝着村民大喊。

村民再次叹口气,站起身。

“少爷,少爷……”
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 高快穿辣湿文hhhhh

小厮悲怆的喊声入耳,宋慎也跟着叹了口气,“是顾财主的老来子,一直当做命根子,这下……”

话没说完,看到宋宛月拨开人群,快步朝地上的人走去,他愣了一下,随即也跟上去,“月儿!”

宋宛月已经跪在地上,左臂压住地上人的前额,左手捏住他的鼻子,右手抬高他的下颌,俯身给他做人工呼吸。

看到她竟然去亲一个死人,围观的人们个个惊得瞪大了眼睛,脑中都同时浮现一个念头:

这宋家的女孩疯了!

宋慎也看的真切,脚下一个踉跄,咚的跪在地上。

小厮也被宋宛月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她。

做完呼吸,宋宛月一把拽开地上人的衣服,给他做胸部按压。

小厮这才反应过来,上手去阻拦,“你干什……”

“不想他死,你就闭嘴!”

小厮的手停在半路。

宋慎只觉得眼前发黑,手软脚软,张嘴想要说话,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月儿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亲了一个死人,要是传开了,她以后……

河边静的可怕,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宋宛月身上,惋惜的看着她。

挺好的一个女孩,怎么说疯就疯了呢?人都没气了,怎么还能救?

“月儿……”

宋慎终于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声音,手脚并用的爬过来想要阻止她。

“咳咳……”

伴随着咳嗽声,地上的人吐出一口水来。

宋慎两手一软,趴在地上,嘴巴狠狠的磕了一下。他也没顾上疼,抬着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人。

“少爷,您醒了!”

伴随着小厮这一道喜极而泣声音,被惊呆的众人也回过神来,顿时炸开了锅。

“活了!还真的救活了!”

“这宋家的丫头可真神了,竟然能把死人救活了!”

……

宋宛月瘫坐在地上,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喘着几口大气后才对小厮开口,“把他的湿衣服扒下来,换上干净的衣服。”

小厮忙不迭的应着,也没避讳,当着众人的面把自家少爷的衣服脱下来,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给穿上,扶住他,“少爷,您感觉怎么样?”

躺在地上的少爷,哇的一声哭出来:“小四,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爹昨天给我买的杏黄酥我还没吃呢!”

众人,……

“死不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顾义哭声顿住,还带着泪花的眼睛看过来,看到还被宋慎捂住眼睛的宋宛月,抽噎了一下,“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死不了?”

没等宋宛月回答,小厮悄悄扯了一下顾义的衣服,“少爷,您本来已经死了,是这位小姐救了您。”

“胡扯,我哭的这么大声,怎么会死了?”

小厮,……

围观的众人忍不住低笑,都说这顾家的少爷是个傻子,现在看来还真的是。

“宋家村的宋宛月。”

“啊?”

“记得让你家的人来感谢我。”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1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