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男人吃奶水 开裆亵裤H调教

想着看来换手拿筷子真的是学霸的娱乐项目啊。

饭桌上,周粥妈妈问起了于甜爸妈基本情况。

在了解到因为于甜爸妈公司事情很忙经常不在家里的时候,大方的表示于甜可以常来家里吃饭。

在听到自己的妻子准备叫于甜常来家里吃饭,周粥爸爸无情的揭穿。

“章处长,你可不要忘了,你的假期就要到了。”

周粥爸爸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平时工作很忙,常常会出差。

周粥妈妈在政府工作,大多时间都忙。粥粥懂事以后的一日三餐都是自己解决的。

这次搬家就是因为周粥妈妈工作调换。

也因为这个搬家,周粥妈妈终于修了个小长假,这几天都在家里。

今天这顿饭也算是好不太容易亲自下厨,平时忙起来和于甜的爸妈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周粥妈妈被无情的戳穿,但想想自己确实一忙起来就没有什么时间回家做饭。只能悻悻开口说:“那到时候,你爸妈忙,叔叔阿姨也忙的时候,你们两个也算有个伴了。”

“好的阿姨,我一定会照顾好周粥的。”于甜乖巧的顺着周粥妈妈的话开口。

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周粥妈妈还留了于甜说了一会话,但到时间于甜就去画室画画了。

一中的五班是艺术班,里面的学生都是各种各样的艺术生,于甜就是里面人数最多的美术生。

高二以后为了准备高三上学期的联考,于甜每天晚上都要去联系好的画室画画。

于甜走了,周粥和爸妈说了几句话之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lk。

陈译一群人已经吃完了饭,现在lk正在三楼的ktv。

lk是综合娱乐会所,二楼吃饭,三楼就是ktv。

偌大的包厢,陈译坐在最里面一手拿着手机翻看,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半根烟,从开始就这样安静的坐着。

但就是这样安静的坐着,和旁边在玩游戏的程明轩,黄强一波人的吵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生日会上的人看着黄强对陈译的态度,没人敢去打扰他。

黄强是一中隔壁的技校的老大,说起来和程明轩,陈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高一开学没几天,黄强就看上了一中高一的一个女生,天天跟在后面追人家,结果那个女生对他就是爱答不理,还一直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女生喜欢的就是当时刚刚当上一中的校草,陈译。

黄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自己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小白脸比过去了。于是第二天就在一中门口堵了陈译。原以为对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连带着还看不起陈译身边的程明轩和楼昊。

黄强本来就想羞辱一下陈译,吓一下他,让那个女生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男人。结果,看到陈译三人一直被带到小巷子里了,表情还是看不出害怕。甚至有点轻松。

自己羞辱的话还没开始说,程明轩就直接挑衅的开口;“打不打呀,怎么磨磨唧唧的。要打快点,还要去网吧呢。”

喂男人吃奶水 开裆亵裤H调教
楼昊也紧接着开口挑衅,至于陈译全程除了刚开始找上门的时候,听见自己的名字抬了抬眼皮以外,就一直看着手机,站在最后,再也没看过黄强一批人。

黄强刚感觉自己受到了屈辱,准备直接冲上去动手,巷口就响起了警察的声音。原来,那个黄强追的女生听说了黄强堵了陈译,觉得陈译一定干不过黄强,急的直接报警了。

警察赶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警察看到电话里说打群架的一群人都是毫发无损,干干净净的,也是一脸懵逼。

抓人的时候,女警察看着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陈译,犹豫着要不要把他也带进去,就他那个站位来说,怎么也不会是路人吧。

“那个同学,你是什么情况?是路过吗?”女警察还是不愿相信眼前的少年,也是被举报打群架的。

听到女警官的话,陈译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女警官一眼。

言简意赅的开口,“打架。”

于是,所有人毫无疑问的全被带回了警局。期间,女警官看着陈译,还颇有一种怒其不争的味道。

都是学校里的小混混,和混社会的还是不一样,谁都不愿意进局子,惹来麻烦。

所以面对警察的询问,程明轩和黄强展现出了不一般的默契。一口咬死就是兄弟间的事,斗斗嘴。完全没有上升到隔校约架的地步。

楼昊和黄强的小弟们也在旁边搭腔,表示都是好兄弟。

陈译倒是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虽然眼前一群人个个毫发无损,没有打架痕迹,那个女警官还是表示必须要家长来接才放他们出去。说完就自顾自的忙去了。

可是谁敢打电话给家长啊,所有人就这么在警局大厅耗着。

陈译还是一直悠闲的在点着手机页面,看着好像在发短信。

正当一群人绝望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警局,看了陈译一眼就径直走向了局长办公室。

没一会,局长就恭恭敬敬的把那个人送了出来,局长还对负责黄强一行人打架的女警官说了什么。

立马,黄强一群人就被莫名其妙得到通知,他们可以回家了。一群人听到赶紧走出警局,深怕警察反悔。

黄强走在最后,走出警察局的时候,转头看了还坐在大厅的陈译三人一眼,想要返回去说什么。

小弟看着站在警局门口的黄强,立马开口:“大哥,快走啊,这地方可没什么好留恋的。”

能那么快出来,今天是捡了狗屎运了。

听到小弟的话,黄强收回了视线,略有所思的出了警局。

他们走后,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陈译三人面前,对着陈译恭敬的开口;“少爷,处理好了。”

陈译:“没和我爸说?”

“董事长应该知道。”眼前的男人依旧恭敬。

“呵。”陈译抬起脚就走了。

“高叔,这次麻烦你了。”倒是一旁的程明轩开口感谢了高达。

“对对对,高叔,这次真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爸妈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打死我的‘’楼昊惊魂未定。

两人说完感谢就赶紧追上了出去的陈译。

第二天,黄强又找上了陈译三人,只是这次没带一堆小弟。

一张口黄强就表示要交程明轩,楼昊,这个兄弟。还表示有事就尽管找自己。

楼昊看着眼前一脸‘兄弟我罩着你’的黄强,幽幽的想:译哥可是跆拳道黑带五段,自己和程明轩虽然没有到黑带五段,但是也是个黑带两段,打起架来谁输谁赢可不一定。

当然黄强不知道,但是还是把陈译三人当做了自己的兄弟,觉得自己非常有义务保护他们不受欺负,至于那个女生,黄强直接放弃了,太蠢。

一直到处了一学期左右的兄弟,一次聚会上黄强和于甜聊天,知道了程明轩学过跆拳道,当场就要和程明轩打一场。结果,两人居然打了个平手。

黄强夸了程明轩一句,表示自己都没想到他还会打架,而且打得还不错。但是想到程明轩是黑带二段,心里有点释怀了,毕竟是个练家子。

结果旁边的于甜直接来了一句;“但是译哥是五段,而且上次两个回合就把程明轩打趴下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1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