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我胯下被操得娇喘息息小说 女高中生小雪小说无弹窗

黄强重义气,当朋友是真的不错,几个人的关系一直挺好的,也常常一起吃饭,过生日什么的。

这次生日除了平常的那一群人除了于甜有事,几乎全都来了,还有黄强新认的‘妹妹’戴萌和她的姐妹也在里面。

有了新妹纸在里面,原本没什么意思的真心话大冒险一群人也玩的有声有色。

戴萌虽然看着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但是从刚刚吃饭的时候就一直用余光看着坐在角落里的陈译。

一中和附中虽然常常被拿出来比较,但是两个学校其实实际上距离是有点远的。戴萌一直没见到传话中许铎的对手陈译。

况且在戴萌看来,这个所谓的一中校草陈译是肯定比不上许铎的,但是眼下见到了心里还是有点打鼓,毕竟怎么也说不上陈译比不上许铎。

“萌姐,你这走神也太明显了,要不你直接坐到译哥旁边算了。”黄强旁边的一个小弟看着走神明显的戴萌笑着调侃道。

这下调侃之下,刚刚都看到戴萌走神的一群人都笑了起来。戴萌被说的红着脸转回了头。

“别胡说,萌姐的男神是许铎,你们还不知道吗。”戴萌旁边的女生开口解围道。

戴萌从高一就开始追许铎的事情,一桌上的人也都知道。

这无伤大雅的调侃就这么笑哈哈的揭了过去。

坐在角落的陈译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过头,不知道是因为没听到,还是不在乎。

过了一会角落边坐着的陈译掐灭了烟,没管包厢里面热火朝天的氛围,拿起书包说了要先回家。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包间里的人大多都习惯了陈译这冷冷的态度,都开口说了句“译哥再见”就继续低头玩起了游戏。

玩着玩着戴萌旁边的女生出去接了一个电话,进来和戴萌说了一句“萌姐,她真的走了。

戴萌听到这句话表情变得有点轻蔑,甚至还有一点骄傲,随口答了一句;“活该。”就又开始继续玩起了游戏。

周粥家。

周粥洗完澡,重新坐回了书桌前,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周粥妈妈不会去翻周粥的东西,所以周粥上锁的抽屉里面只有那本笔记本。

翻开厚厚的笔记本,虽然是很厚的,但是从新旧来看周粥已经写了不少东西了。

翻到新的一页,抬起头看着窗外开始回想着今天一天的生活。

那个无意间的对视,陈译在狭小库房里的笑声和调侃,还有傍晚余晖中等着自己的几个人,嬉笑的上学路和放学路上。这一切都让周粥在不适应中偷偷的窃喜着。

半晌,周粥抬起笔。

在日记本上慢慢写下了短短一句话。

“周粥,一切都是新的。”

写完看着这句话,周粥笑了,但是笑着笑着还是没有忍住的哭了起来。

那些不愿想起的回忆还是像挥之不去的梦魇围绕在脑海里,一个不小心还是会触动心底最深的脆弱。

“粥粥,早点睡啊。”周粥妈妈从门缝里看到现在周粥房间的灯还亮着,敲了敲周粥的房门。

听到门外妈妈的声音传来,周粥赶紧擦了眼泪,合上了日记本。

半晌,听到妈妈回房间关了房门的声音,周粥把日记本重新放回上锁的抽屉里面,关了灯上床睡觉。

睡前心里习惯性的祈祷。

希望今晚是个好梦。

希望今晚所有人都是好梦。

陈译从lk打车回了家,说是家,在陈译开来不过是个免费睡觉的地方。

如果不是自己有洁癖,陈译宁可睡在外面的酒店,也不愿意回到这个空无一人的公寓。

刚刚上小学的时候,陈译就亲眼撞到了妈妈抓住爸爸出轨的现场。

爸爸搂着那个自己叫‘姐姐’的秘书。

即使看到妈妈被气的跑出家门,爸爸追都没去追。

于是不久,爸爸妈妈就离婚了,甚至离婚现场,那个秘书还站在旁边。

妈妈被伤的太深,没有要陈译。自己出了国。从那以后,陈译再也没见过妈妈。

当时小学陈译也以为,爸爸会娶那个不要脸的秘书,自己会有一个虐待自己的后妈,就像所有狗血小说里写的那样。

但是从妈妈走后,陈译再也没见过那个女人。

一直到现在,陈父都没有再娶。

但这不代表陈译会原谅自己的父亲。

妈妈走后陈译也从家里搬了出来,跑到了奶奶家。

无论作为父亲的陈国盛怎么劝说,使劲手段,但陈译就是不愿意跟着回家。

最后还是陈译奶奶黄玉梅实在看不过去,和陈国盛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从那以后陈国盛再也没有提过让陈译回家的事。

但是每到逢年过节还是会百里抽空的来看陈译。

当然陈译还是不愿意理他。

后来陈国盛把父亲的公司越开越大,总部移到了首都b市。

陈国盛顺理成章的提出要带着陈译和黄玉梅一起去b市生活。

那时候陈译已经初三。

两人近十年宛如陌生人的相处模式下,陈国盛管不住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儿子。

父子俩大吵一架,谁都不愿意退步。

陈国盛甚至气极,直接朝着陈译就是一巴掌。

一巴掌下去,陈国盛当场就后悔了,可是还没说出抱歉的话,就对上了陈译冰冷的眼神。

没有愤怒和惊讶,看着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看着那个眼神,陈国盛再也说不出话来。几乎是一瞬间,那个高大的身影垮了下去。

再没说什么,第二天,陈国盛一个人赶往了b市。

那个公司,也许是自己留给儿子唯一的东西了。

陈国盛看着自己公司大楼,常常会出神的想。

但是每每想到陈译,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冰冷,厌恶的眼神。

自己的亲儿子讨厌着自己。

陈译和奶奶依旧在k市生活。

高达也是在那个时候,被陈国盛派去照顾陈译和自己的母亲的。

而陈国盛自己再也没回k市。

直到去年,黄玉梅体检,身体出现了问题。陈国盛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k市虽然不缺医院,但是医疗水平当然还是作为首都的b市最好。

陈国盛打算把黄玉梅接到b市,接受最好的治疗。

他以为,随着自己母亲的离去,陈译也会跟自己过去。

但是陈译在得知黄玉梅要去b市接受治疗以后,只是陪着说了好久的话,保证了自己会在放假有时间了去看她。

半个字没有提要一起去b市。

而黄玉梅也没有提,要陈译跟过去。

无奈,陈国盛只能继续让高达在k市照顾陈译生活。

自己带着母亲去了b市。

他们走后,陈译也搬出了和奶奶一起住的四合院。

全额买了一套装修好的公寓,直接搬了进去。

陈译一出生,陈爷爷就高兴给自己的唯一的孙子送了一大堆东西。

公司的股份,几套房产,当然还有最直接的钱。最后在遗产里还给陈译留了一部分。

出生到长大,陈译最不缺的就是钱。

但千能做到的极限,也不过就是住进一套带装修的高级公寓。

看着冷冰冰的偌大公寓,陈译收回了思绪。

洗澡,上床睡觉。

可是今天一闭上眼睛,脑海就是今天上午女孩的笑脸。

算不上清瘦的娃娃脸,但皮肤白皙,很是耐看。

阳光下,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眯起的双眼,上扬的嘴角。

陈译在那一刻无法确定,耀眼的是女孩身后的太阳,还是那个的笑脸。

女孩的微笑很甜,就毫无征兆的闯进了陈译的内心。

直到现在临睡前,还是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陈译有点燥,今天想要早睡,是不太可能了。

果然,直到凌晨,陈译才堪堪睡去。

那会是一个好梦。

。。。。

“周粥,你能不能和老师说你要自己一个人坐到最后。”

“周粥,你给我离许铎远点,不然下次就不是当众摔倒出丑那么简单了。”

“你是听不懂我讲话吗,还是不想好好活着了。”

“她就是那个勾引校草的胖子啊,真是丑人多作怪。”
女孩在我胯下被操得娇喘息息小说 女高中生小雪小说无弹窗

“你们快来看,怎么会有女生有130斤的,这是坦克吧。”

“呵,识相点,早点滚出附中吧,”

。。。

。。。

。。。

那些深深印在记忆深处无法抹去的声音,又一次毫无征兆的闯入了周粥的梦乡。

闹钟还没响起,周粥又一次提前睁开了泪眼朦胧的眼睛。

没有起身,周粥只是睁着泪眼呆呆看着卧室的天花板。

对于这样的噩梦,高一一年以来周粥早就习惯了。

只是即使做了再多次的噩梦,每次在梦里还是忍不住会哭出来,以至于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朦胧。

周粥就这样毫无生机般的躺在床上,慢慢等着到上学时间。

“周粥起床了,上学就要迟到了。”

“叮铃铃。。叮铃铃。。”

闹钟和妈妈的叫早声都按时的响了起来。

周粥继续呆在床上赖了会床。

一直到妈妈第二次叫早声响起来,周粥才坐起来,拿床边的纸巾擦了擦眼睛,下床到浴室去洗漱。

洗漱完出房间的周粥看起来有了点精神,终于像是做了一晚上美梦的样子。

一如昨天,周粥刚刚吃完早饭,门口就响起了于甜的声音。周粥拿起书包,出了门。

“周粥,今天我们终于一样了。哈哈,这才像要接受一中毒打的样子啊。”于甜看着周粥和自己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

周粥听到于甜的话,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别着的一中校徽,想起昨天晚上的梦有点晃神。

现在是一中的学生了。

“发什么呆啊,是不是也被校服丑到了吧,丑是丑了点,但是也没办法,不穿就会被姜主任活生生抓着骂一天。”于甜看着周粥愣神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

明显是有过切身体会。

今天上学路上没再遇到程明轩他们,周粥和于甜说着话走到教学楼。

在五班楼梯口的时候,于甜依旧和周粥说中午要一起吃饭,说完两人就分开了。

时间有点早,周粥进一班的时候,只有一小部分人在了。

张莉倒是已经在位置上了,还在和前面的王一帆在说着什么。

“周粥来啦。”转过头的王一帆一看到从后门进来的周粥,立马热情的打招呼。

“周粥你终于来了,快快你来评评理。”张莉听到周粥来了赶紧转头对从后门进来的周粥说道。

周粥走到位置上,才知道两人就昨天总裁文里4岁小孩子的问题又开始辩论了。

王一帆,贱兮兮的笑着,“不管谁来评理,这种文章就是不合理的。”

“你要那么合理,你去做实验啊你,小说就是要天马行空才好看的,关键是总裁和他儿子是真的帅。”张莉不服。

“关键是太离谱了,你看这。。。。。”

周粥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人,知道自己在这场争吵中只是一个工具人罢了。

边收拾书边听他们两个人幼儿园式斗嘴。

时间慢慢过去,一班的同学开始陆续进教室了。

还没到早读时间,一班除了几个格外认真的同学在看着自己的书。

其他很多同学还是在和边上的同学聊天,还有的在吃偷偷带上来的早饭。

周粥转头看了看后面的位置上,都快上课了陈泽还没来。

周粥低头看起自己的书来。

没一会,周粥感觉到全班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连刚刚一直说个不停的张莉都和自己一样低头看起了书。

周粥一抬头,果然讲台上已经站着一班班主任,周来。

“行了,一个个的,别低头装认真了,赶紧开始早读。”周来看到一水全低着头的学生,笑着开口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1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