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好紧张大一点

金芳:“这有什么好筹划的,咱们这边挺好的,吃得好,未来发展看着也好,小屠也舍不得离开这。”

然后对着申屠挤挤眼:“对吧?咱们这边会越来越好的。”

罗宾跟着点头,虽然不明白夫人什么意思,不过他们这边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这个毋庸置疑。

跟着就听金芳说道:“我会对你同罗兰一样好的,就像自己孩子一样。”这个表达,太不含蓄了。

罗宾嘴角抽抽两下,好像刚才的不明白,他瞬间就融会贯通了。

申屠直接呛了,我不开口,那是给您留面子,能不继续了吗?

金芳那边可不知道两个男人想什么,继续热情的招呼姑爷预备役的申屠:“来吃这个,别着急,慢慢吃,家里这东西多得是,什么时候想吃了,尽管开口同我说。”

这绝对是个大方的丈母娘。只要闺女同意这事,势必把这个姑爷拿下。

金芳看申屠那是真的哪哪都好,这孩子看着就顺眼,回头就得同罗兰认真的谈谈这个问题。

申屠就是她遇到的特别顺眼的人。怎么就不能留在这里,他们一起过日子。

申屠被金芳的热情弄的都招架不住了:“咳咳,罗兰到底在做什么,吃饭难道不重要吗?”

对呀,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得吃饭,金芳这个亲妈,立刻就把心思放在闺女身上了。

金芳利索的起身,就要去闺女那边:“我去给他送饭去。”

申屠果断的开口:“这不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吃饭要专一。”

罗宾给金芳一个眼色,意思就是申屠觉得罗兰的作息不健康,心疼了,两口子神秘确定眼神。

金芳:“小屠,罗兰这个孩子忙起来就这样,等一会就出来了,回头我们同她说,以后一定要按时吃饭。”

申屠被这两人弄得,脸色绷得紧紧的,唯恐他们在继续下去:“我去招呼她吃饭。”

关键是躲开两口子那看不明白的眼神,感觉三个人吃饭时候,就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前发生了,问题自己一点都没有搞明白。

除了赶紧躲开,申屠都不知道这时候自己是解释一下好,还是问清楚点好。

就听罗宾同金芳异口同声的说道:“好,好,好呀。小屠你去吧。”

哎呦那个眼神,让申屠落荒而逃。遇上一家子神经病。

罗兰的工作室里面突然闯入一个陌生人,而且就在身边,任谁也要吓一跳。

就看着罗兰的手突然就那么抖了一下,然后轰隆一声,屋子塌了。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好紧张大一点

硝烟过后,罗兰同申屠罩在空气罩里面,周围都是废墟。这玩意罗兰在动漫里面看到过。真稀奇,想要摸一下。

申屠黑着脸:“就你这点本事,你还玩这么危险的东西。”

若是没有他在,这厨娘现在怕是在废墟里面拼接呢。

罗兰看着自己化成废墟的实验室,从空气罩的新鲜技术上拉回现实:“你还敢说,若不是你,我现在就有个侍卫队了。都是你突然出现害的。”

申屠怒视罗兰,磨着后槽牙:“一个把自己炸飞的侍卫队。”

罗兰:“乱说,等我弄好,就不会在炸到自己。你突然就这么出现在屋里,我手抖了一下。”

那就是弄不好以前都有伤害自己的危险,手抖一下就炸的东西,也敢这么随便玩。头一次方向,这个厨娘胆子怎么那么大。有作死的潜质。

申屠阴沉着脸,对着罗兰磨牙,一字一句的:“你还想有下次。”

罗兰大咧咧的就挥手表示:“这有什么,实验而已,放心我现在皮糙肉厚的,碰一下都不见得有事,何况也碰不到,安全系数很高的。”

申屠指着废墟,再次低气压的开口:“安全成那样。”

罗兰这次有点心虚,毕竟动静有点大:“意外,意外而已。”

罗宾同金芳,终于在硝烟之后看到自家闺女,扑过来的:“没事吧,罗兰,你到底在做什么。”

罗兰看到这两位,可不敢对待申屠那样敷衍:“小意外,小意外,别担心,没事的。”

金芳看着闺女没事,立刻心大的说道:“没关系,别担心,罗宾现在盖屋子的技术很好,很快就能帮你把屋子给弄好。”

申屠就没见过这么惯着孩子的。现在应该说的是危险问题。而这一家子显然没有这个认识。

罗兰不太好意思:“等我学会魔法,一天炸一套都没有问题。很快就能修复好。”对于魔法,终于有了期待。

罗宾:“所以修习魔法很重要。不过那之前,这个屋子还是交给我。”

申屠气的一下子就把屋子给弄好了,魔法既然那么好用,干嘛还弄这危险的玩意。让他们知道知道魔法的神奇。

然后三口人在屋里瞪眼睛,申屠先生在抢活。罗宾有点郁闷,虽然高兴屋子好了,可当爹的想要为闺女做点事情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这事也不能怪人家申屠先生本事大。金芳眼睛里面都是赞叹,自己挑的姑爷真好。

罗兰这个不知足的,看到竟然真的能够恢复如初:“你有没有能把我刚才做一半的那个雷给恢复的魔法。”

这个申屠真的做不到,因为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这厨娘除了胆子大,还贪心。

罗兰眼神没那么亮了,可惜自己弄到多一半的好东西:“以后我学会了魔法能恢复吗。”

申屠扫一眼罗兰,看着厨娘那个眼神,心里就不舒坦:“现在我也能让时光倒流。”虽然这个即便是对他来说也要伤筋动骨。可就是不想被这个厨娘看不起。

妈呀,罗兰赶紧给打住:“别,我怕自己迷失在时间的洪流里面。”

到时候不用发神经,自己都能怀疑,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是八点半的那个自己。

额,这个头疼的问题,来自灵魂的拷问,还是不必了。没有雷就没有雷好了。

这玩意真的不重要,那玩意自己还能弄出来。呵呵时光倒流,这都可以?

罗宾继续那边失落,给闺女盖屋子的活让人抢了。就看到这边的两人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话题了。

不过申屠先生再次让罗宾融入其中:“现在是不是说说这个东西的问题。”

申屠先生的意思,就是让这两口子说说他们家孩子,能玩的玩,危险的不要玩。

罗宾真的领会申屠先生的意思了:“罗兰,咱们家现在有庄子,有街道,其实不去森林里面也是可以的,你别听疾风狼他们乱说,这样危险的事情以后能不在做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2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