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床第之欢的小说 细腰(校园)甜柚子po

罗兰气的冷哼,在地上画出来一个土窑,让申屠自己看地上的图纸。

申屠扫一眼破烂玩意,这都什么东西,厨房可不要这样的,看着不太干净:“干什么。”

罗兰雄心壮志的开口:“让你看看我是不是擅长这个。”

申屠觉得厨娘脑子依然不在线,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给我看图做什么?”

罗兰指着一个不错的地方:“在那块弄一个这个玩意出来。”人家说话这个随意,指使的这个顺手。

申屠这位被指使惯了的,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反而说道:“你不是会魔法。”

罗兰有点尴尬,不过很快人家就把心境调整过来了:“我会拆,不会搭。”反正我就是会。

申屠撇嘴,勾起来唇角就笑了,然后才想起来,罗兰刚才叫自己做东西,指使的那个随意,赶紧把脸崩起来了:“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他堂堂龙主那可不是一个小厨娘能指使的。

罗兰手上立刻出来一撮小火毛:“晚上我用这个给你熬汤。”

话音才落,罗兰眼前凭空出现一个同图上一样的窑洞,就好像自己画的窑洞从平面变成立体的一样。

这厮动作太快了,这是达成协议了。

申屠看着眼前的东西,心里也不太痛快,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多难求。

‘魔法’多高大上的玩意,被申屠先生这么操作,交易之后,让罗兰都觉得魔法这玩意不值钱了。看着申屠先生的眼神,里面的意思实在是太多。

当然了人家申屠先生不用她用眼神意思来意思去的。申屠先生会偷窥心事,这个厨娘达到目的之后,竟然如此腹议他,简直就是翻脸不认人。申屠:“哼。”

罗兰不敢在心里叽歪了,这厮好说话,总比开口就讽刺的好。自己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罗兰立刻把盘子放进窑洞里面,顺便弄个碗,弄个罐子,弄个花瓶什么的都给放进去。还顺便对着申屠先生讨好的笑笑。这些东西若是能够烧出来,自己一定挑漂亮的送给申屠先生一个。

申屠扫一眼洞里的破泥巴,谁稀罕呀。不过这份心意还是不错的。

罗兰都准备好了,开始用自己的魔法火试了半天,可惜火苗还是那么一撮撮,装不满窑洞,真要是发力,窑洞都费了。这东西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

所以还得求人申屠,就说做人不能给自己后路断了,你看还得继续求人:“能把他们烧成刚才鸡蛋的颜色吗。”

申屠扫一眼罗兰,可真够蠢的,费时费力:“早说多好,干嘛用这个破窟窿。”

罗兰心说谁知道还有你这样的,坚决不承认自己多此一举:“以后用的到。”

你不在这里了,我就往这里烧柴火。不过显然申屠先生对于控制这个火候,也不是多精准。

虽然出手很痛快,不过效果也就比罗兰强那么一点点,因为人家的火说灭就自己灭了,罗兰的火,需要申屠先生帮着灭,就这么点区别。可见烧瓷器,那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碎成两个窑洞的渣渣之后,就同罗兰商量着来了,不敢在潇洒的甩火龙。还嫌弃罗兰,没事干嘛烧泥巴玩。和泥她不好吗?

罗兰觉得说自己和泥玩,可真不好听,纠正:“我这是在做盘子,漂亮的盘子,不是玩。”

申屠鼻子哼哼两声:“不过是个盘子,喜欢什么样的,宝石的,黄金的,玉器的,干嘛非要这么费事。”

罗兰不想同这土豪废话,那玩意她真没有:“控制火候。”

好吧,被申屠先生说的那些玩意嫉妒到了,你当那么好找呀,还宝石的。哪有那么大的宝石?

就看申屠先生吧唧就扔出来一颗碗大的宝石,就甩在了罗兰的脚跟下面。

罗兰眨着眼睛,暗暗的告诉自己,别惊奇,这不算什么,这边的母鸡都火鸡那么大,宝石有个碗大的,算什么。

不过还是咕嘟咕嘟的咽吐沫,原谅她真没见过,这玩意也太稀有了。

描写床第之欢的小说 细腰(校园)甜柚子po
赶紧让申屠收起来,眼不见心不烦,这玩意咋看变不成是自己的。而且心口狂跳。

申屠这东西在怎么看不上眼,要是拿这玩意求婚,罗兰觉得自己都会考虑一下的。

申屠抽抽嘴角,这个势力,贪财的厨娘,竟然还想着自己求婚,白日梦都不给她做:“不是挺喜欢的吗,怎么不拿着。这玩意多得是。”

额,怎么好像说的话,在让这个厨娘对自己动心思一样。申屠自己皱眉了。

罗兰撇撇嘴,眼睛挪不开那个宝石,用手把自己的脖子扭过来的:“拿不动,不喜欢。”

申屠,鄙视罗兰,瞎说。眼睛都冒星星了。就说没有人不喜欢这种闪亮亮的东西。

申屠先生一直都有盲目的自信,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们龙族喜欢的东西,那不可能。

罗兰觉得自己得高尚品格就要坚持不下去了,这玩意的诱人犯罪:“赶紧的收走。”

再看下去自己眼睛都要长钉子了。脖子都不受脑子控制了,一直在往宝石那边歪。

申屠在罗兰依依不舍还要坚持不收的情况下,眨眨眼就把宝石给收起来了。

还不忘对着一脸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这样美丽石头的哀伤罗兰调侃:“以后要是想看了,可以同我说一声。”

看看就能变成自己的吗,变不成,怎么看都是别人的。不稀罕。

不是自己的那就不惦记,对着申屠,昂着下巴颏子:“注意控制火,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黏土。”

申屠平生的挫败,可能就在这次烧窑上,矮人的东西太次了,黏土经不住法力,被飞灰的有点多。

让申屠先生很没有面子,这不是罗兰这边都开始挤兑人。申屠冷哼,就么见过谁家的魔法,是往弱了控制的:“是这个泥土太弱了,搁不住纯粹的炼火。”

罗兰鄙夷申屠:“听说过那句话没有,浓妆淡抹总相宜,真正的美女,禁得住各种妆容的考验。高深的法术就该可以随手运用到任何地方。申屠先生呀,你还得继续努力。”

申屠被罗兰说的脖子都红了,因为人家说得对:“没想到你还有这等见识。”

罗兰都觉得自己理论魔法之王,傲娇的那边:“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跟着:“我只是为人低调,不愿意显摆。以后你也别没见识没见识的说个没完。毕竟我的见识,可不是你能估量的,做人要有点内涵。”

被内涵显摆的申屠,扫一眼罗兰,挤兑的有点不给人留面子:“你家里总共好像也没有几本书。”

罗兰立刻就被人捏着了三寸,瞎显摆什么呀,让人抄底了。家里没有那么多书。

扫一眼申屠,硬着头皮说道:“口口相传的见识,祖上传下来的。”

申屠盯着罗兰,眼神里面都是你就蒙吧:“你怕是不知道,罗宾都不见得知道祖上有什么人。”

这话说的这个淡定,罗兰扭头,这个她真不知道,好像没有听他们家父亲大人说过家里以前的事情。

想到申屠的本事,或许说的是真的,毕竟这位可是随便就能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的。

这倒霉玩意怎么就不能少知道点,真是太讨厌了。

罗兰指着烧的火热的窑口:“那个好像可以了。”这话题转移的相当生硬。

申屠扫一眼高温地方,到了申屠先生的境界,想要用眼睛看哪都容易的很。所以里面莹润的光泽,看着很是让人舒服。这个厨娘折腾出来的东西或许真的不错。

罗兰的本事自然是看不到窑口里面什么情形的,略微紧张,可别在不成功了,带过来的黏土不多了。

等待降温的过程,让申屠都瞪眼睛了,他申屠想要什么,除了吃的,什么时候需要等待过,这可是魔法盛行的大陆。

可罗兰为了这窑好不容易才成型的东西。愣是不然申屠用魔法,为了安抚申屠,还特意把手里拿着的零食给掏出来。意思就是,吃你的吧,着急做什么。

申屠对于罗兰掏出来这点东西嗤之以鼻,还不够塞牙缝的呢:“你这口袋怎么这些么小。”

罗兰身上背着的兜子里面就那么点零食,让申屠先生嫌弃,不够赛牙缝的。

罗兰:“真对不住,没有您身上的空间法器。装不了太多东西,凑合吃一口吧您”

申屠先生差点抬手就甩一个空间容器出来,想着刚才罗兰连宝石都没有要,估计这个空间容器也不稀罕,这才没有拿出来。

罗兰若是知道申屠先生怎么想的,非得扎水渠里面去泡一泡,宝石那是奢侈品,光好看,她能忍住不要,可空间容器能一样吗,那玩意首先有用,其次还能科研,为什么不要?

可惜罗兰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早知道肯定不会抗拒那块诱惑自己的宝石。

拿着能怎么样,已经拿了那么多了,多欠点人情,少欠点人情,真算不太清楚。

可惜没有早知道。罗兰在有些问题上很能自我说服的。

这不是申屠先生自己还拿出来一大盘子的肉干,陪着罗兰的一保温杯青草茶,小甜点,自己那边悠闲的吃着。

这次也不嫌弃等待的时间长了,人家还小有兴致的对着罗兰:“呆着也是呆着,去练习魔法。”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2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