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儿老杨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章 男人和女人高潮免费网站

“这……”

岳绮雯顿时说道:“这难道不是你的杰作吗?”

“我?就算是因为我死的能怎么样?”

胡杨的脸色冰冷,同时想到了王老头的惨死,以及王彩的痛苦模样。

半晌,他才淡淡的说道:“我只不过是做了点好事而已,为民除害。”

简爸简妈他们第二天还是回去了,临离开前,简单再三交代,“别把那个《出生医学证明》弄丢了哈,那个可是补办不了的哟?”

简爸道,“放心吧,丢不了,我上了户口就给你们收起来,到时候看是啷个给你们带回来。”

胡硕就道,“不用,等简单到时候出月子了,我送我爸跟图纸回去的时候就一并带回来就是。”

简爸就有些担心地问,“那你们这个期间那个证件会不会有什么需用?”

胡硕就道,“应该不会有啥子用。”

简爸就道,“那行,那就那个时候带回来。”

跟着他们就又对简单做了一翻交代,让她照顾好自己跟孩子,好好的坐月子,说过段时间又来看他们,然后就又向胡妈辞行了,然后就离开了。

胡爸和胡硕他们俩父子亲自把他们送到车站的,然后胡硕又替他们买了车票,待他们上到了车上,他们才开车离开的。

胡硕回去的时候,简单正在挂电话,于是就问她,“谁打的电话?”

简单就笑道,“冯倩,她说我孩子生了怎么都不发个微信朋友圈,也太低调了吧?她还说她都是从黎骁她妈那儿得知的,早上她去菜市场上买菜,然后就碰到黎骁他妈了,他妈才给她说的。

然后她就说她过几天来看我,但是被我给推了,哎呀,不想得家里那么吵吵闹闹,就想得清净清净,然后安安稳稳地坐个月子。”

随即她又偏着头问他,“我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受抬举啊?人家来看我跟孩子,是好心,也是好事,说明人家的心里有我才来看望我,可我却还推辞,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啊?”

胡硕就坐到她的身边,然后伸手握着她的手,“不会,你跟孩子现在需要静养,不宜天天见客,爸妈跟姐他们来这是没办法,毕竟是咱们的亲人,但是其他人就不必了。

能理解的呢就不会放在心上,若是实在不理解的呢那咱们也没办法,就随他们去吧。”

简单就点了点头。

胡硕跟着就又道,“放心吧,后面不会再有人上我们家的门了,像杨景然他们两口子,和马克里他们夫妻,以及刘浩宇,还有李磊他们我都给推了,爸妈他们把那边小区的刘阿姨,杨阿姨,还有罗阿姨他们也都给推了,说是等你坐完月子之后再让他们过来。”

“你想到时候给他们俩办个满月酒?”

胡硕就道,“我是想给他们办个百日宴,不过看情况吧,但是一些关系交好的即便是不办,可能到时候也还是要聚一下子的。”

简单就点了点头,“行吧,随你怎么安排,反正我就不操那个闲心了。”

胡硕就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包子,“有我呢,哪还要你操心?”

晚上,临近七点钟的样子,胡果带着黎骁从外面回来,然后就对着家里的人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好消息,那就是她跟黎骁决定结婚了。

家里人听后,自然都是高兴不已,尤其是胡妈,眼角竟然都浸出了丝丝的泪花。

她心想着,她这个老闺女总算是开窍了,要在三十岁之前把自己给嫁出去了,虽说他们现在儿媳妇有了,孙子也抱上了,胡硕那边他们不用操心什么了,但是对胡果他们老两口心里还总是有些担忧。

这下,听她和黎骁亲口说出这件事来,他们的心总算是要落到实处了。

“好好好,早点结婚,对你们也有好处。”

黎骁就朝胡果看了一眼,然后就点头道,“是!”

然后胡妈就问他们,“那你们这个婚是打算怎么结法?”

胡果就道,“我们也是打算跟哥和嫂子那样,就直接到婚姻登记机关扯个证儿就行了,婚礼那啥的就不办了。”

“不办了啊?”胡妈就有些遗憾,“你哥跟你嫂子当初就没有办?这你们也不办了?”

胡果就道,“妈,你看现在这个疫情的防控还没有撤呢,那就算是办,那你也请不到几桌人,何必呢,搞的还麻烦?

再说这办酒席也就是一个形式,是繁是简那还不是由着我们自己决定,只要我们两个人高兴幸福就好。

这不能说办了酒席就一定会幸福,那没办酒席就不会幸福,关键还是得看两个人之后的经营,你看我哥跟我嫂子那没办酒席,婚后的日子不照样过的甜甜蜜蜜幸幸福福的。”

胡妈就道,“那行吧,不办就不办吧,那你们计划啥时候去扯那个证儿啦?”

胡果就一脸含笑看向黎骁,黎骁就道,“明天,我已经跟公司请好假了,明天上午我们就去。”
林雪儿老杨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章 男人和女人高潮免费网站

胡果就讶然道,“明天啊?这么快?”咋都没跟她商量一下呢。黎骁就道,“除了明天之外,我后面又要去出差了,可能会去两三周的时间,”说完之后就朝她又眨了眨眼睛,然后对她低声道,“迟早的事儿,早扯早好。”

胡果脸就微微发红,然后就有些不自然地道,“这样啊?那好吧,那就明天吧,反正我最近也没事。”

“好好好,那就明天,”胡爸胡妈那自然是没有异议,都乐的合不拢嘴。

黎骁又在他们家待了一会儿,然后就起身说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开车过来接她。

胡果还想再跟他腻歪一会儿,就说送他下楼,黎骁也没有拒绝,于是两人就一起下楼了,然后胡硕也就回了隔壁。

然后简单就问他,“胡果他们把你叫过去说什么事情了。”

胡硕就道,“没什么,就说她要跟黎骁结婚了。”

简单就吃惊,“果子要结婚了?”

胡硕就点了点头,“嗯!”

简单随即嘴角就勾了起来,“哎哟,这可是好事呀?”

胡硕又“嗯”了一声,跟着简单就道,“唉,你说果子结婚,我们给她封多少的红包好?我记得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她给了我们六万。”

胡硕就道,“那就八万吧。”

简单就道,“八万?会不会少了一点儿?”

胡硕就道,“不少了,这才多久,还没一年的时间,她就净赚了两万,比放那高利贷还划得着。”

简单就道,“可你妹也帮我们不少?”

胡硕就道,“可我们也没亏待她啊,吃穿用住,我们可是全包的,没让她出过一分钱,而且,我们经常也还给她拿钱,就是在外面请个人我们也不会花那么高的价钱。”

简单就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你亲妹呢?你这样说,要是让她听到了,会寒心的。”

胡硕就道,“听到又怎样?别忘了,我现在还是待业状态中,咱们还有两个小子要养活呢,所以那个钱得精打细算,八万不少了!放心吧,只有她捡的,和我们吃亏的!”

简单就好笑,“我怎么觉得咱们家现在最抠的人是你呢?”

“有吗?不觉得!”胡硕就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然后道。

“行吧,既然你说不少,那就不少吧,”是呢,他们家还要养包子呢。

两个小包子,就凭他们那矫情劲儿,一泡尿就得换一张尿不湿,一泡屎也要换一张尿不湿,他们家今后光在尿不湿上花销就要比别的人家多好几倍,所以,是得节约。

唉,养儿方知父母恩,他们现在算是有所体会了。

待胡果送了黎骁回来,胡妈就将之前还剩的那只玉镯子交给她,“当初说好的,只要你结婚,妈妈就把你们奶奶留下的这只玉镯子交给你,现在我也不食言,你就拿去收着吧。”

胡果看着那种透水极好的手镯,于是就道,“真给我啊?”

胡妈就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废话,不真给你难道还假给你?”

胡果就笑眯了眼,“谢了,不过妈,这个镯子我还真不能收,你还是给我哥和嫂子他们吧,他们可是生了俩小子,你说他们就一只镯子,到时候是留给哪个啊?

要是他们生的是一对龙凤胎倒好说,留给谁都不为过,可是是俩小子,你说留给哪个都不成,给的那个倒是会欢天喜地的,但是没有得到的那个肯定会说亏腔,到时候你不是让他们兄弟俩不和么?

所以啊,这个镯子你还是去给他们吧,到时候兄弟两一人分一只,正好合适,也公平!”

胡妈听了胡果说的话也就有些担心起来,是啊,她闺女说的这个话也有些道理,到时候他们手里的那只是留给哪个呢?留给老大,老二肯定会不舒服,那留给了老二,老大肯定也不会舒服,毕竟,都是同一个爹妈生的,凭什么啊?

于是胡妈就看向了胡爸,胡爸就道,“那就依胡果说的吧。”

胡妈就有些犹豫起来,“可胡果?”

她话还没有说完,胡爸就道,“到时候我们多给她一点钱就是。”

胡果就摆手道,“唉,不用,不用,你们不用多给,到时候随便给点就行。”

胡妈就点了点头,“也行!”

第二天,黎骁如约而至,接上胡果去民政局登记扯证儿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