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王麻子和校花完整小说 李大柱杨玉娟全文阅读阅读

趁着简单正下床活动的当口,胡爸胡妈就拿着两个房产证本本和一个首饰盒过来了,胡爸坐在沙发上,全程由胡妈交代。

“这两套房子呢,是我跟你们爸之前在万达广场购下的房产,房款都是付清了的,目前是租出去的。

我们现在转交给你们,作为单单给我们家生了一对双胞胎的奖励,等单单月子坐满了,你们就抽空去把过户手续办理一下,然后再让那两户租户今后就把租金打到你们的卡上,以后那两套房子的租金就你们收着。”

乍一听到胡妈这么说,胡硕跟简单两人都是吃了一惊,随即简单就玩笑道,“没想到我生个孩子还有奖励啊?”

胡妈就道,“那是当然,你可是我们家的功臣呢,这一下子就让我们抱上了两个大胖孙子,打破了我们家五待单传的宿命,所以,这是你该得的。”

简单就笑眯了眼,“哎哟喂,没想到我生个孩子还赚到了呢。”

胡妈就道,“可不是么?”跟着胡爸胡妈就笑。

然后简单就突然道,“哎,爸,妈,你们把这两套房子给我们了,那果子那里知不知道啊,她同意么?”

胡妈就道,“这两套房子她都不知道呢,所以,你们也得保密,到时候就说是你们自己买的,就不要说是我们买的了。”

简单和胡硕就相互对望了一眼,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跟着简单就挽上她的胳膊,玩笑道,“爸妈,你们这算不算是偏心眼儿呀?”

胡妈就认真地点了点头,“算,不过我们可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只不过我们是这么想的,我们觉得啊,我们终归是跟你们一起过日子的,这老了啊得靠你们养活,将来生病了得靠你们照顾。

这胡果啊,这结了婚,也就是一家人了,他们那边也有自己的老的要尽孝,肯定是不可能照顾到我们啥子的,所以给她少分一点,给你们多分一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再说,你们要是生的是俩闺女还好说,到时候一人给个两套房再一点钱作为陪嫁就算了,可是是两个小子,就现在社会的娶亲形式来看,你家底淡薄了还真是不大容易,那哪知道发展到他们那个时代去又是个啥子样子的,所以家产还是殷实点的好。”

简单就笑,“我们自己可以挣的,再说他们也不能老靠着祖辈的家产过活啊,关键的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胡妈就道,“话是不假,但是也要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啊,那古人都还常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我们跟你们爸那会儿,你看就是因为我娘家的家底淡薄,我出来工作了要拉扯娘家一把,所以我跟你们爸结婚就结的比较晚,后来带孩子也带的晚,都是到三十好几,我们才生的胡硕。

像我们那边小区里,有好几个,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人家都在做曾祖父母了,我们就比别人要少一代人呢。”

简单就道,“这是没办法的嘛,像我们家跟我大伯们家可不就是要少一代人么,她现在也在做曾祖母曾外祖母了。”

胡妈就道,“所以说嘛,家底殷实了,孩子们就能早结婚,然后他的孩子也带的早。”

简单就不同意胡妈这说法,她觉得就算是家底殷实了,然而一直没遇到自己理想之中的伴侣,还不是照样会一直单着,现在又不像以前那样子女的婚事完全由父母做主,都是讲究的是自由恋爱,以前那种由父母包办的婚姻倒是结婚早孩子就带的早。

不过这话她也不好说,免得把那个气氛搞的不好了,所以她就转了话题,“那我们就替两个小家伙谢谢爷爷和奶奶了,谢谢爷爷和奶奶给我们的房子,不过,那租金就还是你们收着吧,也不要叫人家改收款账户了,也省得麻烦,我们现在又不缺钱用,你觉得呢?”

最后这句话她是望着胡硕说的,胡硕就点了点头,“嗯!”

乞丐王麻子和校花完整小说 李大柱杨玉娟全文阅读阅读
胡爸胡妈听了都就呵呵地笑着,然后胡妈也没推辞,“行,那房子你们拿着,租金我们就先替你们收着,等哪天你们需要了,我们再给你们。”

跟着她就把个首饰盒又递给他们,“这个镯子呢,我们本说是给胡果作为陪嫁的,可昨天晚上给她,她却不要,说让我们留给你们两个,到时候留给两个孩子,他们兄弟俩一人留一个,这样将来他们也不会说亏腔。

我跟你们爸想也是,所以也就没有执意让她收下,不过后来我跟你们爸又商量了一下,不是除了原先就说好的给胡果锦里和桐梓林那两套房,和二环路边上的那一间铺面外,我们名下还有一套跃层的房子跟另外两个铺面儿。”

胡硕就和简单点了点头,胡妈就继续道,“我们就想着,既然她不要那个镯子,那我们就多给她一个铺面儿,你们觉得呢?”

然后她这话一说出口,目光就认真地盯着简单跟胡硕两个人。简单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应了,“没问题啊,我完全没的意见。”

然后胡爸胡妈就看向胡硕,胡硕就道,“这种事情,你们决定就好,无需过问我们,东西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我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

胡爸胡妈嘴角的笑容就扩大了,然后就听到胡妈道,“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到时候就跟胡果说这是你们的意思。”

简单就哭笑不得,敢情还让他们做这个好人呢。

事情说定,胡爸胡妈就进屋去看了一下孩子们,见他们都睡的很好之后,然后就回了隔壁,然后胡硕就将胡爸胡妈他们拿过来的那几样东西给收起来了。

然后简单就又重新躺回到床上,跟着就问胡硕,“你说我们要不要再跟胡果添点儿?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占了大便宜。”

胡硕就安慰她道,“玉石这个东西不好估量,在经济活跃好的情况下,它可能就很值钱,几万十万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都有可能。

若是在经济境况不好的情况下,那它就不值钱,也就是一块石头雕琢成的工艺品而已,再顶多也就是一个好看的装饰品而已。”

简单就点了点头,“说的也是,”突然她就好奇起来,“唉,你说,奶奶她当初是怎么有这么一对玉镯子的?”

胡硕就道,“听说是我爷爷年轻时候在野外放牛的时候捡到了一块石头,然后他觉得那块石头好看就带回了家,后来跟我奶奶结婚了,然后他们就来了成都,那块石头也就一直带着。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个石头就破了一块皮,然后就露出了里面的玉质的东西来。

那个时候,我爷爷已经见多识广了,然后就让我奶奶把那块石头给收好,后来又悄悄的找人打磨了这一对玉镯子。”

简单就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胡硕就点了点头,“听说本来还有一个玉吊坠跟一副玉耳环的,但是那个玉吊坠不小心弄掉了,而那对玉耳环被我奶奶拿去当了开糕点铺子了。”

简单就道,“没事,能得到一对镯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咱们不能太贪心,横竖这都是捡来的财富。”

“嗯,”胡硕就又点了点头。

然后简单就又把话题给扯了回来,“唉,你说我们就不给果子再添点儿?”

胡硕就道,“那你说添多少?”

简单就看着他道,“要不我们就给她凑个整数好了。”

“十万?”

“嗯!”简单就点了点头,“我倒是不觉得我们占了她便宜,对她有所亏欠,而是觉得她说的那句话挺有道理的,是啊,你说我们手上就一只镯子,将来是留给哪个孩子的好呢?

无论留给哪一个,另外一个都会说亏腔,说我们偏心眼儿,我可不希望我们当一对偏心眼儿的父母。

先不说那镯子究竟能值多少钱,就她能把原本属于她的那只镯子让给我们,解决了我们将来的麻烦,我就觉得她还是蛮有心的。”

胡硕就点了点头,“行,那就给她十万吧。”

简单就道,“行,那你看是直接转给她还是单独给她一张卡。”

胡硕就道,“就直接转她吧,省得另外去开张卡麻烦。”

“好,那就直接转卡。”

到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胡果就和黎骁回来了,然后就将两个红本本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

胡爸胡妈他们看后都十分地高兴,然后就问他们,“你们看要不要抽个什么时间,咱们两家人坐下来一起好好的聚一下?”

胡果就和黎骁相互对视着,然后胡果就道,“要不就抽在咱们家俩宝满月的那天吧,到时候嫂子也出月子了,一家人坐在一起也热闹?”

黎骁就点了点头,“嗯,可以!”

胡爸也道,“我看行,到时候双喜临门!”

“好好好,那就那天,”胡妈也觉得那天的安排甚妥,于是也就爽朗的应了下来。

然后胡果就对着黎骁道,“你在这里跟爸先说会儿话,我过去看下嫂子跟两个侄儿。”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