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你做醒了h 睡觉吃着我的㚫视频

胡硕一边给她的伤口涂抹碘伏,一边道,“今天又好了很多,待你坐完月子之后,我去给你买一瓶去疤痕的药膏。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目前有几款祛疤产品效果还不错,而且都是国际知名大品牌,对皮肤组织的刺激性都很小,不会有什么危害和副作用。”

简单就点了点头,“嗯,我记得我姐以前有用过一款,是什么牌子来着,我到时候问一下她,她那个效果也是很好,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就算认真看也只能看到一条浅浅的细线,就想是用指甲划过的那种痕迹。”

胡硕将伤口给她清洗了两遍之后,就问她,“还痒么?”

简单就摇了摇头,“不痒了,只要清洗了就不痒了。”

“那我把药收起来了?”

“好!”

胡硕扔掉棉签,拧好碘伏瓶子,这时候简单腹部处之前涂抹的药汁已经干的差不多了,胡硕才又将她的衣服给放了下来。

简单从床上撑坐了起来,就看到旁边婴儿床里的两只不知道啥时候已经醒了,两人都瞪着一双大眼睛在那各自玩耍着,而且两人的小手在那都一挥一挥的。

简单下床,就走近去看他们,就见他们身上原本盖着的小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腹部的位置了。

简单就道,“唉,老公,你怎么把他们身上的被子盖那么浅啊?你看连胸口位置都没有盖到,到时候可千万别凉着胃了啊?”

胡硕放完药回来,就道,“没有啊,我一直是给他们盖到下巴处的,只是把脸露了出来。”

简单就道,“唉,怎么回事啊?我刚才起来看到他们就只盖到肚子处的位置。”

胡硕就道,“可能是他们自己蹬踢掉了。”

简单就吃惊,“不会吧?他们才这么一点点大,怎么就可能把被子蹬踢的动,再说,他们身上可还裹了一层抱被的。”

胡硕就道,“那就看看。”

说着他就揭开了他们身上的小被子,然后两个小家伙的下半部分就露了出来,他们就看到他们两个的小抱被已经松开了,而且两人的小脚丫子还在那不停地乱蹬乱踢着,而茂茂的一只小脚丫子竟然还伸出了小抱被外。

胡硕就看着简单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是他们自己蹬踢掉了的。”

简单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一点点大,才出生十天呢,咋就那么大的力气呢?”

胡硕就笑道,“小孩子踢腾就跟他们吃奶一样,天生就会的,一个人估计是踢不动,但是他们是两个人,一起的话,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简单就道,“那他们为什么踢被子?是热,还是不舒服?”

胡硕便伸手抚了他们的额头一下,发现体温正常,于是就道,“会不是捆的太紧了不舒服,亦或是被子太厚,有些热?”

简单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要说照顾小娃娃之所以辛苦和累呢,关键就在于他们不会开口说话,所以他们做出的一些应急反应就只能靠你大人去猜测。

胡硕就道,“要不,我们将他们身上的抱被给他们换成睡袋吧?”

简单想了一下,跟着就点了点头,“行,那就跟他们换成睡袋,这样他们的手脚都能伸展开,不会那么拘束,活动都会很自由。”

胡硕就道,“那我先把他们的睡袋烘一下,等烘烤暖和了再给他们换。”

“可以!”

胡硕去给孩子们准备睡袋了,简单就在那逗他们玩儿,“茂茂,亨亨,妈妈的乖宝贝,你们是不是觉得裹着抱被不舒服啊,所以才想把它给踢开?

没关系,爸爸去给我们拿睡袋了,以后啊,我们茂茂和亨亨就穿睡袋睡觉了,到时候啊想怎么撑懒腰就怎么撑懒腰,保证不受束缚,很舒服的。

不过啊你们也不要打被子好不好?爸爸妈妈若是能及时发现还好,若是晚上睡觉没有看到,你们打被子的时间长了,这万一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胡硕烘烤完衣服回来,就笑道,“你给他们说这些,他们能听得懂么?”

简单就道,“没事啊,听不懂也没关系,主要是我们要训练他们的耳力辨识度,我们这样每天跟他们多交流一些,到时候他们就会把我们给记住,慢慢地就会知道我们是他们最近亲的人,然后就会对我们产生依赖。”

胡硕就觉得好笑,“哪那么多歪理?”

简单就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道,“唉,本来就是啊?小孩子这时候视力发育的还不是很完善,视野比较有限,视野一般也就二十公分左右,他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靠耳力辨别周围的环境。

不信,你去看书上,还有在网上查一下,看我说的有道理不?”

胡硕就道,“好,你说的有道理,”胡硕撑说婴儿床的床栏看了俩儿子一会儿,跟着就道,“他们的睡袋应该烤的差不多了,我去拿过来,”说着他便又转身,从床头柜上拿过空调遥控器将空调打开。胡硕将他们的睡袋取来,这时候屋内的温度已经升高了一些,跟着他便给他们快速地换上,然后又重新送回被窝里,随即他又将空调给关掉。

两个小家伙玩了一会儿之后,然后就一前一后地眯眼的眯眼,打哈欠的打哈欠,没两息的功夫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足足有两个多小时才又再次的醒了过来,大约的饿的,简单喂了他们吃过奶之后,俩小家伙又接着睡。

不过这期间,两人身上的被子再也没有滑落过。

简单就对着胡硕道,“估计是那抱被之前困着他们不舒服了,所以才想要蹬踢掉。”

胡硕就点了点头,“应该是的。”

简单道,“那以后就一直给他们穿睡袋好了。”

胡硕就又点了点头,“嗯,不过之前只给他们一人洗了一套,还有一套没洗,我等下去给他们洗了,到时候也好有个换洗的。”

然后简单就提议道,“要不,我们再买个洗衣机吧,以后就专门用来清洗他们两兄弟的衣物。

这样也不用你每次都手洗,薄款的贴身衣服还好,可一些外套,还有抱被,睡袋之类的,那可都是些厚款的衣物,像有大太阳还好,两三天也就晾晒干了,可要是像这样几天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就不好说了。

有个洗衣机,就能三两下把那些厚款的衣物中的水分给甩掉,额庵后晾了也干得快一些。”
终于把你做醒了h 睡觉吃着我的㚫视频

胡硕没有反对,不过却道,“那样咱们这边可就有三台洗衣机了?”

简单就道,“没事,把我们这边的这台做二手的处理掉就是了,反正那台洗衣机已经用了好几年了,而且当初买的也不贵,正好卖了给他们换个新的。”

胡硕就道,“算了,就放那吧,到时候清洗出来,再消个毒,给他们洗鞋子。”

简单就撇了撇嘴,“你好奢侈哟,还专门拿台洗衣机出来给他们洗鞋子,他们的鞋子我到时候手洗就是了,哪用得着个洗衣机?”

胡硕就笑道,“现在他们还小,是用不大着,但等他们学会走路了,那就完全用的着了,差不多每天都会换一双鞋,到时候两三天就会给你堆一堆。”

简单就咋舌,“每天换一双?你以为咱们家是开鞋店的呢?我告诉你,我才不会给他们买很多的鞋子呢,到时候一双鞋子至少得穿个三到五天。

每天一双鞋子,我来得起哟?就是咱们家有再多的家底那也不够他们哥俩穿鞋的。”

胡硕就笑道,“我没说给他们买很多的鞋子,我的意思是男孩子容易出汗,到时候鞋底容易汗湿,咱们可不就得每天给他们换一双鞋子穿么?”

简单想了想就道,“这个也是哈,总不可能天天穿湿鞋,那看来还是得给他们多准备几双鞋子。”

胡硕就道,“你看,那洗衣机到时候不就排上用场了么?到时候几双鞋子一起放在里面清洗,然后一起脱水甩干,那快干的速度不比你每天一双一双的给他们清洗的来的快?

再说,你说二手的它能买的到多少钱,左右不过一两百块钱,三四百块钱算是顶天的了,又何必呢?还不如留在那里咱们自己用,到时候它的清洗功能不再那么强了的时候咱们再把它拿去买了,到时候就算是五十块钱,咱们也不会觉得有多可惜。”

简单想了想也是哈,于是就道,“行吧,行吧,那就留着吧,不过我们要给他们买台什么样的?我觉得还是应该买一台那个高温杀菌的,你想啊,小孩子的抵抗力弱,容易被细菌侵扰。”

胡硕就道,“那就买一台紫外线杀菌的吧,晚上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他老婆是专门在商场里卖洗衣机的,她应该比我们都了解一些。”

“好!”

到晚上的时候,胡硕就给他那个同学打了电话,然后他那个同学就将电话转交给了他妻子,然后她就给胡硕推荐了一款美的的洗衣机,滚筒的,大波轮,具有抑菌功能,通过紫外线杀菌,据说杀菌功能特别强。

最后胡硕问她什么价格,对方答了,说他是她老公的同学,如果要的话,她就不按市场价给了,就一个员工内部价。

胡硕他们就订了一台,第二天对方就让人将洗衣机给他们安排送过来了。

胡爸胡妈看到之后,就道,“哟,又买了一台洗衣机呢?咋的,之前那台坏了?”

胡硕就道,“没有,这一台是专门用来给两个孩子清洗衣物的,之前那一台是我们大人一直在用,我跟简单觉得小孩子的衣物还是不要用大人的洗衣机清洗的好。”

胡爸胡爸略坐想了一下然后都就点了点头,胡妈就道,“也是,小孩子家抵抗力弱,那大人一天都在外面跑,难免沾染到一些这样那样的细菌回来,还是分开清洗的好,那你们之前那个洗衣机是咋打算的,是还是放在那里继续清洗你们两个大人的衣服,还是把它做二手的卖了?”

胡硕就又道,“先还是我们俩用着吧,等他们兄弟两能走路了,就清洗出来给他们用于洗鞋子。”

胡妈就又点了点头,“这个倒也是,到时候能跑能跳了,小孩子的鞋子也脏的快,”以前在那边小区的时候,她就经常看到一些小孩子在下雨天的时候爱去踩那个水坑,有的孩子呢是大路不走,他偏要去走那个草皮子,然后在里面踩一些个这样那样的脏东西。

洗衣机上午送来,然后下午安装师傅就上门来安装好了,然后胡硕就试用了一下,发现那洗衣机的清洁能力还是蛮强的,就是他故意在隔壁胡爸的书房里弄了一点墨在一张还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帕子上,然后混合着他们兄弟两昨天换下来的那个抱被和两个睡袋一起清洗,居然都洗掉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