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两个吃上面一个吃文字 艳宫(高H,NP)

唐巧巧走到厨房,沈悦研就跟到厨房;她去洗手间,沈悦研就在门口等着。

“乐乐都没你现在这样粘人。”唐巧巧无奈的说道。

沈悦研尴尬的转头。

将热牛奶递给沈悦研,唐巧巧好笑道:“喝吧,我不会走的。”

“真的?”沈悦研眼里绽放出光芒,看起来很高兴。

唐巧巧点头,“真的,我会看着你睡着,然后自己在卧房躺下,等到你醒来,就能看见我。”

“好。”

沈悦研喝了牛奶,又窝在了沙发上。

唐巧巧正想催促她去休息,门铃响了。

一听见门铃响,沈悦研刚刚好转的状态,再次陷入了紧张的情绪。

她戒备的看着门那边,急道:“他来了!他来了!”

“”

唐巧巧走过去,按住她的脑袋,“我去开门,别怕!”

沈悦研猛地拽住她的手,“不要!不要去开门!”

她的状态很不好,唐巧巧连忙按住沈悦研的手,笑道:“没关系的,是贺先生,贺念寒贺先生,你见过的。”

“”

沈悦研恍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终于缓缓松开手。

唐巧巧看了她一眼,这才走到门口。

透过猫眼,看见外面站着得人是谁,唐巧巧这才开门。

“怎么这么慢?”贺念寒不满的问道。

唐巧巧无奈地笑了笑,凑到贺念寒,低声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贺念寒皱眉,盯着唐巧巧看。

“看我做什么?”唐巧巧问。

贺念寒没说话,视线诺向别处,若有所思。

两人回了客厅,就看见沈悦研抱着抱枕,一脸戒备的看着这边。

见状,唐巧巧笑道:“你看,是贺先生。”

闻言,沈悦研连忙站起来,脸上勾起一抹不算是笑容的笑容,“贺先生,您好。”

贺念寒微微点头,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发,也不说话,神情淡漠,仿佛屋子里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

沈悦研紧张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悦研。”唐巧巧走过去,打破这份尴尬的气氛,“你该去睡觉了。”

“对!”沈悦研点头,抱着自己的枕头,离开了客厅。

唐巧巧连忙跟上去,见沈悦研果真是躺在床上,将自己裹起来,这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能听懂话,知道照顾自己,都算是好的。

唐巧巧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休息了?”贺念寒问。

他正低头看着手机,问这话的时候,头也未抬。

“嗯。”唐巧巧坐下来,只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车上两个吃上面一个吃文字 艳宫(高H,NP)
今天跑来跑去,到现在都没停下来过。

“累了?”贺念寒起身,走到唐巧巧身边。

柔软的力道,让唐巧巧回过神来,抬头看向贺念寒。

贺念寒推了下她的脑袋,“坐好。”

唐巧巧连忙坐直了,享受了贺念寒大师级别的待遇。

“没想到啊!”唐巧巧惊喜的笑道:“你居然还会这一招。”

贺念寒轻笑,没有反驳,也没有说别的。

屋子里一瞬间有些沉默,唐巧巧闭上眼,静静的享受贺念寒的按摩。

而贺念寒,垂眸看着手下的人,并不觉得劳累,一下接着一下的用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巧巧只觉得自己都要被按睡着了,她拉着贺念寒的手,笑道:“可以了。”

贺念寒停手,在她身边坐下来,目光看向卧室的方向,“你打算怎么办?”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唐巧巧无奈的笑道:“还能怎么办?明天我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我这边有个医生可以介绍。”

“”唐巧巧身体一紧,瞥了他一眼,“不会是上次那个吧?”

贺念寒面色一沉,严肃道:“不是,另一个更厉害的。”

“那行吧。”唐巧巧放松下来,靠着贺念寒的肩膀,“希望有用。”

贺念寒眸色微变,没有说话

让贺念寒在客房将就了一晚上,唐巧巧陪着沈悦研睡。

半夜的时候,沈悦研突然被惊醒,抱着唐巧巧睡不着。

因此,第二天起床,唐巧巧和沈悦研都顶着隆重的黑眼圈。

贺念寒盯着她的眼圈看了半响,想说什么又忍了下去,沉默的吃早饭。

吃完早饭,唐巧巧对沈悦研道:“你去收拾下,跟我们去趟医院。”

原本心情还不错的沈悦研听见这话,脸上的笑容僵住。

“巧巧姐”沈悦研哂笑道:“我能不能不去?”

“不可以。”唐巧巧严肃道:“之前都是我太宠着你了,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从现在起,你必须万事都听我的。”

沈悦研:“”

“快去换衣服!”

“好。”

嘴上说着好,但是换衣服换了一个小时,最终还是在唐巧巧的催促下,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贺念寒开着车,唐巧巧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跟着沈悦研坐在了后面,用唐巧巧的话来说,就是担心沈悦研在他们停车的时候跑了,所以要认真的看着。

她说认真看着,也确实认真看了,就差上厕所没有跟着去一个隔间了。

沈悦研颇为无奈的看着唐巧巧,“巧巧姐,你能在外面站着吗?”

唐巧巧挑眉,“快点。”

说完,转身出了女厕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