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领导来家里要了 森林深处被藤蔓玩满红

“王姐,虽然蓝台家大业大,但如此行径,是欺负我星辰娱乐庙小佛少?”黑压压的天酝酿着雨意,办公室里早早亮起了灯,昏暗的天际映衬在秦淑兰的身后,白昼般的灯光照耀着她的脸庞,秦淑兰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染了一抹厉色,每次面对姜梨都温和宠溺的眉眼里,有寒淬在莹莹闪烁。她的声音并不凌厉,但又在语音末尾处,氲着一股咄咄逼人的质询。

秦淑兰的名头,可不是说说而已。

一手带出两个影后一个影帝以及若干一二线艺人的秦王牌,也只在带姜梨的这几年,才有些沉寂了下去。

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不行了。

即便隔着手机的听筒,王明玉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她的眼里厉色忽闪,转而又消失在了一片笑光之中:“兰姐您这说的是哪的话,若你们星辰娱乐都算是庙小佛少,那娱乐圈里还有哪个公司敢说自己庙大佛多啊,这次怪我,没有提前只会程胜调整节目的事,才弄了这么一个大乌龙,兰姐您放心,咱就按照合同上的条例走,该赔多少我们绝不含糊,就当我们蓝台给你们赔罪了。”

本就是应当的赔偿,被王明玉说的像是额外补偿。

秦淑兰冷笑,想来之前就算是蓝台单方面毁约,也没有哪个艺人像蓝台索取高价赔偿吧,只可惜,他们星辰可不惯蓝台这毛病。

“是吗?那我就替我家姜梨多谢王姐了,五百万的违约金,都抵得上我家姜梨的代言费了,这种天上掉钱的好事,要是能多来几次就好了,下次要是还有这种好事,王姐可得想着我们姜梨啊。”秦淑兰笑着说道。

“五百万?”王明玉的声音有些紧,似乎是没有想到秦淑兰真敢让蓝台全数赔偿。

“对啊,怎么了?不是合同里写的,如有违约,十倍赔偿吗?”秦淑兰装模作样的询问,没等对面开口,又笑着说道:“本来我啊,也没想让蓝台赔偿如此多,但既然王姐您刚才说了就按合同的条例走,那我要是再跟您客气,显得您好像是在说场面话一样,王姐您都这么敞亮了,如果我在拒绝,不是显得我不是好歹了吗,不过……听您这话中的意思,难道是我相差了,您刚才真是说说而已?”

“没,没有!”王明玉气的脸色涨红,后槽牙咬的嘎吱作响,偏生还要压住心头的怒火,不让秦淑兰听出端倪。

秦淑兰像是没听到对面声音里压抑着的愤怒,接着笑:“蓝台就是敞亮,不像是有些地方,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欺负别人不敢惹,违约了也不肯好好赔偿,如果有人敢依照合同索要违约金,当着面不说,转身就会放出风声将人封杀,心黑手辣,小肚鸡肠,欺凌霸世,也就是咱们蓝台,不捧高踩低,不欺软怕硬,不趋炎附会,不……”

“好了!”王明玉突然出声,打断了秦淑兰的话,她怕自己再听下去,就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了,她运了口气,沉声道:“那就这样,合同的事……”

“一会儿星辰的法务部会联系您商讨违约金的事,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祝蓝台跟您,事事顺心,万事如意,财源广进,收视长虹。”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秦淑兰笑的肆意。

王明玉挂断电话,心头的怒气郁结于胸,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捂着心脏,攥着手机的手青筋直冒,听着秦淑兰连消带打的挤兑,她真恨不得天降下雷来劈在她的头上。

缓了不到五分钟,秘书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进!”她出声,秘书推门而入,站在距离办公桌一米外的地方,看着王明玉说道:“主任,星辰娱乐的法务部代表打来电话,想就王牌违约支付其旗下艺人姜梨违约金的事宜做一个详细的沟通以及……”

王明玉是王牌的制作人,同样也是蓝台电视部综艺分部的主任。

老公的领导来家里要了 森林深处被藤蔓玩满红
“好了,我知道了。”王明玉粗暴的打断了秘书的话:“告诉他我没空,违约金的事稍后再说。”

她提出违约金的事不过只是想给星辰一个态度,或者说是,她只是想通过这样的做法来麻痹秦淑兰以及星辰的神经,让他们觉得王牌毁约不过是碍于姜梨现在的黑料,怕王牌惹上风波而已。

她之前确实有赔偿的想法,可没想到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竟真打算按照合同办事要求蓝台赔偿十倍的高额违约金,这怎么可能?这种赔偿,哪个不拖上一拖,等对方回过味儿的时候,姜梨早就臭了,到时候星辰娱乐都要自顾不暇了,还会记得什么赔偿。

“好,我明白了。”秘书点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是这样的,现在我们主任不方便接电话,违约金的事我们稍后再谈……我们主任什么时候有空?那就不是我一个小秘书知道的事情了,这样吧,等我们主任有空的时候,我会联系您的,嗯,好,好的,就这样吧。”

秘书在电话里直接回绝了对方。

星辰娱乐法务部代表林东站在秦淑兰的面前,手机点开外放,秦淑兰听得清清楚楚,但她并不惊讶,只是冷笑。

……

肖浩微微睁开眼,楞楞的看着头顶上的灯,从灯罩里慢射出来的暖黄色灯光,氲的灯罩朦朦胧胧的,好像套了几层,都是重影,他用力的摇了摇脑袋,觉得脑子里有水花在荡,撞得脑仁嗷嗷地疼。

“哎呦我去~”

肖浩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不知道是起得太猛还是宿醉未醒,眼前突的一阵发白,他一把捞住了沙发背,这才没从沙发上滚下去。

缓了半天,肖浩终于缓过劲来,抬眼的那一刻差点没吓得嗷的叫出声来。童景山的那张大脸紧贴着他的脸,再有几厘米,就得贴他脸上,无限放大的五官让人的脸部比例失调,看着跟一钟楼怪人一样,肖浩还以为自己喝多了之后魂穿进了恐怖小说里呢,上来就是恐怖大逃亡。

在那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里,他都在想自己到底穿进了哪部小说哪部电影,能不能抢点主角的机遇从而走上人生巅峰了。

“你有病啊!”肖浩猛地向后一窜,后背紧贴在沙发扶手上,瞧清楚了人是谁,心里送了一口气的同时,怒气上头:“你有病啊!”他骂完,突然瞧见了窗外的天,天有些暗,似乎已经很晚了,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剧本要改,又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边四处找电脑,一边大叫:“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童景山一把拉住肖浩的胳膊,抬头看他,他抬起头,肖浩才瞧见他此时的神色。

激动,兴奋,雀跃,欢喜,还有那孤注一掷的决心。

“我决定听从你的意见,让姜梨代替席雪云出演侠客的女三号,肖浩,你真是一个天才,真的。”童景山激动的说道,当他看到‘挑战’里的姜梨时,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是她,就是她,这才是侠客电影中女三的样子。

他的脑子自动成像,突然就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姜梨像极了角色,还是姜梨就是角色本身。

童景山的话分开来每一个字,肖浩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之后,他怎么就听不懂了呢?什么叫听从我的意见?什么意见?我他喵的怎么不记得我给你提什么意见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我酒后……向你提议……所以你就……”

肖浩一脸崩溃的看着童景山,不知道是自己脑子有问题还是童景山的脑子有问题,他酒后胡言乱语的话,他也能信?

姜梨替代席雪云出演侠客女三号这件事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先不说星辰娱乐那边的态度,就是尹曼也不能同意好不好,这是换一个角色的问题吗?这是直接换一个投资商的问题。

换角色事小,得罪投资商的事大。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