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被老头摸上瘾了 羞耻野外吹潮

席雪云抬眸,望着男人的眼眸充满了希望,下一刻,眼底的星光却一点一点的退去,“李总,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被人暗地里腹非心谤,没关系的,也许真的是我并不适合这个角色。“

男人的心就像是被迟钝的刀子慢慢切割着一般疼得厉害,看着自己疼在心尖上的人儿如此委屈难过,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呵?不适合?他出资投的电影,他说适合就适合!

他将席雪云抱进怀里,柔声细语的安慰道,“云云放心吧,这个角色,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他童景山算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看在尹曼的份上,我会投资他的电影?有我在,你就放宽心吧。“

席雪云笑的温柔,那双若深海般的眸子氤氲着化不开浓情蜜意,深深的将男人包裹在其中。席雪云抬起手抚上男人的脸,低低叹了声,“你对我这么好,我该如何是好。“

男人笑着摸了摸席雪云的头,“傻丫头,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席雪云心中呲笑了声,眼底深处的嘲讽一闪而过,脸上却是温情似水,就连嘴角都绽放出了一朵名为魅惑的娇花。

“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席雪云幸福的扑在男人的怀中,笑得灿烂。

刘云一这两天过得很不好。

女友的指责让他心力交瘁,而原因,不过是他说了一句实话,他说:姜梨,是我青春时期的光。

光有多耀眼,就有多灼目。

就连余辉,都足以照亮别人的人生。

刘云一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的初中时代没有一个叫做姜梨的人,他如今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他或许会纹着一身花,窝在阳城那个小地方当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或者运气不好一点,早早地进了监狱,也许会更不好一点,因为斗殴而落下残疾或是被人砍死。

总之,不会像现在这样,有个体面的工作,过着还算富足的生活。

他的女朋友,不知是因为对他的爱意太满以至于容不得别的异性在他心里占有如此特别的位置,还是纯粹的因为网上那些根本无法得到证实的黑料而厌恶姜梨,总之在他被人肉出来的那一刻,他女朋友的第一反应不是担心他,而是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光。

公园被老头摸上瘾了 羞耻野外吹潮
他道过歉,但当他的女朋友要求他跟她一起诋毁姜梨的时候,刘云一沉默了。

他的沉默,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还有他的生活,而变得一团糟,同事因为网上的事一直在背后议论纷纷,上司竟然也因为这件事找他谈话,似乎他说的话,是什么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厥词。

什么叫影响公司的形象?

个人的爱好管公司形象什么事?

所有人,有的在劝,有的在骂,有的在疑问,但唯一一致的说辞,就是让他删掉那条评论。

其实认识姜梨的人,或多或少都在替她说话,但他们的声音要不是被人置顶后遭到了人肉,要不就是被骂声淹没在了淼淼烟海里,不知所踪。

……

尹曼接到了罗中旭的电话,听说童景山竟然没有主动低头恳求谅解,气的脸色铁青,她的胸脯快速的上下起伏着,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她攥着手机的手,骨节处因为用力,都隐隐发了白。

“好,这条过了!”

侠客现场,童景山大手一挥,开始指挥众人转场。

“吱~”

一辆白色的汽车呼啸的驶入片场,急踩刹车后轮胎磨蹭着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炸响在众人耳畔,那急促的像是即将撞上什么而猛踩刹车的声音让人心头一跳,忙回头望去。

尹曼气势汹汹的从车里走了下来,身上的气压低到像是暴风雨来临前,阴云密布的天空,众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喉咙滚动,目光闪烁,身不得立马消失。

童景山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尹曼,沉着自若的没有一丝慌乱。

这场面,他早以料到了。

“童景山,罗中旭要撤资了,你满意了吗?”尹曼一上来,就是一声充满愤怒的质问。

要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罗中旭能投资这部电影?人不过是塞进来一个女三号而已,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的,可结果呢?

童景山的行为与又要吃奶又要骂娘,有什么区别?

他这么做,想过将她置于何地了吗?

童景山静静的看着尹曼,并没有因为听到对方要撤资的话而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澜,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在尹曼近乎惊愕的目光下,平静的开口道:“没关系的,我已经找到投资人了。”

刘云一这两天过得很不好。

女友的指责让他心力交瘁,而原因,不过是他说了一句实话,他说:姜梨,是我青春时期的光。

光有多耀眼,就有多灼目。

就连余辉,都足以照亮别人的人生。

刘云一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的初中时代没有一个叫做姜梨的人,他如今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他或许会纹着一身花,窝在阳城那个小地方当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或者运气不好一点,早早地进了监狱,也许会更不好一点,因为斗殴而落下残疾或是被人砍死。

总之,不会像现在这样,有个体面的工作,过着还算富足的生活。

他的女朋友,不知是因为对他的爱意太满以至于容不得别的异性在他心里占有如此特别的位置,还是纯粹的因为网上那些根本无法得到证实的黑料而厌恶姜梨,总之在他被人肉出来的那一刻,他女朋友的第一反应不是担心他,而是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为什么?

因为她就是光。

他道过歉,但当他的女朋友要求他跟她一起诋毁姜梨的时候,刘云一沉默了。

他的沉默,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还有他的生活,而变得一团糟,同事因为网上的事一直在背后议论纷纷,上司竟然也因为这件事找他谈话,似乎他说的话,是什么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厥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4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