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趴着含得好紧NOP 成为禁脔的仙尊双性总受

张妈笑骂着大儿子,刚要再扯个鸡腿给孟桃,就听见铁皮院门哐啷声响,朝窗外张望一下,是张弟放学回来了。

张弟进屋放下书包,看见孟桃和金牛,高兴地打招呼:“桃花姐,金牛哥,你们可算是来了!”

说话间,眼睛四处张望,孟桃知道他在找什么,笑着说道:“别找了,小旺财没来,快洗手吃饭。”

张弟很失望,他还盼着小旺财一起来呢。

金牛也喊小弟快吃饭,鸡腿给你留着。

张弟摇摇头:“我答应爸和妈了,今天鸡腿留着招待桃花姐和金牛哥,我不吃,给你们吃。”

张妈张爸:“……”

这倒霉孩子,什么话都往外说。

张福踢了张弟一脚:“还不快洗手去。”

张弟这才跑出去,很快回来,抱着碗筷笑嘻嘻坐到孟桃身边,大概是太饿了,还没吃菜先扒了两大口饭,金牛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挟给他,张弟也不推辞,抓起就啃,啃了两口才仔细看:

“咦,这个……怎么是鸡腿啊?”

孟桃被他逗笑,张福抬手想给傻弟弟个栗爆,金牛拦住了,张弟见张爸张妈也鼓眼睛瞪着自己,可是鸡腿都啃过了,没法退回去,他灵机一动,便说起个有趣话题,把大家的注意力从鸡腿上引开:

“爸妈、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回来迟了?我去看热闹啊,就后头巷尾新搬来的那家,天天吵架,今天又吵起来,很多人跑去看呢。

桃花姐、金牛哥,你们看过人打架吧?女的跟女的打就是抓头发、扯衣裳,男的跟女的打就扇耳光,这样,扇完一边脸再扇另一边,啪啪啪啪……可好玩了!”

张妈气的拿筷子敲打小儿子:“好的不学,专学坏的!”

张爸也呵斥:“下次不准再去!听说那姓田的也是才买到后巷一个旧院,成天吵架,乱糟糟一家不知打哪里来的,就不像是正经好人家。”

孟桃心里一动:姓田,才买到的旧院?不会这么巧吧?
妖精趴着含得好紧NOP 成为禁脔的仙尊双性总受

吃过午饭,张妈要去被服厂上班,临走前带孟桃看了看休息的房间,安排孟桃住西屋里间,金牛和张福住东屋,张妈早给准备好了,铺被床单都是新的。

被服厂最近挺忙,有加班,张妈现在去接班,得到夜里才下班,所以她晚上就不过来了,张爸留在这,晚饭后再让张福用三轮车送他和张弟回厂里的家。

孟桃和金牛带来一个麻袋,里面是四只熏干野兔、四只野鸡,六捆野菜干,一小布袋干蘑菇、黑木耳,还有两盒糕点饼干和一包糖果,这些是省城来的,沈誉和孟哲翰当她是小孩,每次回来都会带一堆零食。

张妈埋怨孟桃和金牛太客气了,带这么多东西,费心还费钱。

孟桃说这都不用钱,是小旺财山上打到的。张妈道:“听我们家小崽子说了,桃花姐家养了一只会听人话的狗儿,怎么着,原来还是猎狗啊?真好!下次可要带它一起来,我炖大骨头给它啃。”

孟桃笑着答应,一边帮着张妈把东西一样样收进橱柜,张妈说这些都是好东西,不能带回厂里那个家,张福的大姑、二叔家住得近,大人小孩三天两头地跑来家里巡看,有什么好东西不分给他们是绝对不行的,分了不合意还吵吵闹闹……正好,张福新买的这个院子离那边比较远,索性就不让他们看见了。

张妈絮絮叨叨,孟桃姑且听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本以为张福家人口简单,能少些是非,其实也不然。

张妈嫁给张爸时,张爷和张奶已经不在,张爸是长兄,张爷和张奶临终把三个弟妹托付给他,他照顾弟妹便成了习惯,对三个弟妹是有求必应,得了好东西也一定要分给弟妹们,夫妻俩为什么生下张福后,隔十年才又有张弟,也是有缘故的。

大姑子和二叔成家后,几乎是一年一个孩子,孩子多自然就生活困难,吃不饱时常跑他们家来,张爸善待弟妹,对侄子外甥们更是好得没话说,家里有什么,全拿出来一起吃,吃完为止。

最小的三叔一直供到念完高中,到时还能考大学,但他成绩不好考不上,只好借钱私下交易给他买到个工作,让他得以安身立命,夫妻俩却是背上债务,每月挣的工资都不够开支,根本没有一点余钱余粮。

张妈说到张福小时候,眼睛都红了:别人家双职工养两三个小孩,都能吃得饱油水足,自家就一个,却好像从没吃饱过,想攒点好吃的给儿子都不能够,所以张福到现在都长不胖。

也直到张弟出生之后,又发生了几件事情,张爸才慢慢对他的弟妹们淡了些,去年张爸跌伤,弟妹们仅来看望过他一两次,然后再不出现,张爸心就更冷了。

但是弟妹们一旦有事求到跟前来,张爸还是忍不住要管,比如他三弟要结婚没房子,而张福却靠“投机倒把”弄到钱,买了个大院子,张爸就有点想法了,理由是他三弟大龄青年,已经三十多岁,好不容易有个女的愿意嫁他,怕又要黄,当大哥大嫂的,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娶不着老婆?

张妈强势阻拦,说儿子也二十岁该娶媳妇了,这院屋就是儿子准备结婚的新房,张爸敢动,母子们就跟他分家,各过各的!

张爸这才死了那份心。

张妈跟孟桃唠叨完家里的糟心事,一看上班要迟到了,这才匆匆忙忙出门,还不忘把张弟也带上,顺路送他去学校。

两个女的在里屋说话,男人们就在堂厅坐着闲聊。

张妈走之后,张福就带孟桃去他那屋,看他淘到的“宝贝”。

别说,这家伙运气真不错,这段时间翻找到挺多东西:半个抽屉小黄鱼和银元宝,银元宝下面压着几沓崭新的纸币,是五十年代初期,刚建国时印制,面额几万块那种,可惜现在用不了,留着几十年后或许可以炒旧币能值钱。

半个抽屉零散的金银首饰,全是簪子、项琏、手镯、戒指,也有一些水头很好的翡翠珠玉。

孟桃拿起几样首饰看了看,发现上面都有相同的印记,这是旧时大家族的习惯,打制首饰都留个印记,就开玩笑说这些不像是翻垃圾翻出来的,倒像是张福挖了哪个地主老财家的宝藏。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5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