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女给我囗交 太硬了好爽我还要

“……关键是,那女人啃咬了两天的时间,居然还给我留下了一颗鸟头,说是吃不下了,留着下次再吃!”

“……我去她大爷的!我的不死冥凤,现在就剩下一颗鸟头,既不能重生,也无法发挥出全部的战斗力,于是我刚才又自爆了一次武魂……”

“这些都不算什么,你再看看纳兰婉清的态度,连一个‘谢’字都不说,吃完之后直接就甩手走人了,合着我天生就应该给她当食物是么?”

“气死我了!我林风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鸟气!”

“不行!我要再跟纳兰婉清比试一场,这一次,老子说什么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上午。

骄阳似火。

天玄城南门附近挤满了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锣鼓齐鸣、声浪滔天!

三公主纳兰素素出嫁,禁卫军精锐护送出城,老百姓们前来围观,场面自然是热闹非凡的。

作为护送纳兰素素出嫁的护卫队长,林风自然也出现在了这支队伍之中。

只见林风一马当先,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虽然他今天的军装非常闪亮,胯下的战马也是威风凛凛,但是他的脸色却有点不好看,似乎是昨夜没有睡好的样子,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的感觉。

能不疲惫么?

连续被纳兰婉清折磨了三天的时间,刚刚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就匆匆赶来担任护送队的队长,能精神起来才怪呢!

“啪嗒、啪嗒、啪嗒……”

和亲的队伍刚刚走出了南门,早就等在门外的纳兰婉清和王芸婧也快速迎了上来。

“林风,出城之后,接下来的行程就要麻烦你了……”纳兰婉清例行公事般的吩咐道。

“知道了。”林风无精打采地回道。

“我会让姚队长带着禁卫军一团的战士们,任由你进行调遣,请务必保护好三公主的安全,否则,别怪我用军法处置你!”纳兰婉清严肃地说道。

“知道了。”林风依旧无精打采地回道。

“行,这一路你自己多保重吧?”

“好的。”

“还有,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我会记住你这个人情的。”

……

林风微微诧异地抬了抬眼皮,这也是他第一次从纳兰婉清嘴里听到‘谢谢’这个词语,原本还以为这女人是个不近人情的冷酷将军,但是没想到……

赶紧打住!

纳兰婉清这是先给林风一巴掌,然后再给他一个甜枣吃,上位者惯用的手段而已,没必要对她有任何的改观!

一想到这里,林风又继续无精打采地说道:“不用谢,愿赌服输而已,我林风又不是输不起的人!”

“呵呵,听说你在上次比武中,还对我手下留情了?”纳兰婉清突然轻笑了起来。

“我靠!婧姐,你怎么什么话都跟她说啊?”林风立马转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王芸婧。

“我……我没有……”王芸婧微微一愣,然后连忙摇了摇脑袋,并且还试图解释些什么。

“不是芸婧告诉我的,你那天说话的声音那么大,整座府邸都能听到你的骂声,我又不是聋子,自然能听清楚你在骂什么……”

纳兰婉清淡淡地扫了一眼林风,然后便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你对上次输掉了那场比武,似乎非常不服气啊?”

“你说呢?”林风翻了一个白眼道。

“要不这样吧?等你这次回来之后,我再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纳兰婉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的表情。

“哦?长公主殿下就这么大方吗?”林风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

“本公主一直都是很大方的人,既然你不服气,那我就打到你服气为止!”纳兰婉清一脸自信地说道。

“呵呵,恐怕长公主殿下是在惦记着我的武魂吧?嗯,准确的说,你是在惦记着那颗没吃完的鸟头吧?”林风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精光。

“咳!”纳兰婉清突然干咳了一声,然后还是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只是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至于你要不要再跟我比试一场,主动权完全在你自己的手中……”

“比!为什么不比呢?我这两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的事情,既然长公主殿下愿意给机会,我林风又岂会不去珍惜呢?”林风咬牙切齿地瞪着纳兰婉清说道。

“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还是老规矩,输家要无条件答应赢家一个要求,而且还不容拒绝!”纳兰婉清立马就拍板定下了这件事情。

我靠!

还说什么大方?说什么给老子一个报仇的机会?

这分明就是在惦记着老子的武魂!

“行!那就一言为定,等我这次从天龙城回来,咱俩再痛痛快快的战一场!”林风淡淡地看了一眼纳兰婉清,然后又补充道:“当然,赌注不变!”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在南门外磨蹭了一会儿的时间,林风就带着和亲的队伍,直接离开了天玄城。

望着林风远去的背影,一脸不舍的王芸婧突然转身对着纳兰婉清说道:“清姐,你真的还要跟林风打一场吗?”

只见纳兰婉清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的表情:“芸婧,三天的时间太短了,我还没来得及领悟出火元素的精髓,林风就要出发去往天龙城了……”

“清姐,必须要林风来帮你吗?别的人不行吗?”王芸婧再次出言问道。

“芸婧,除了林风以外,天玄城还有谁的武魂可以无限复活?再说了,我已经吞噬了林风大部分的武魂,这个时候换人的话,也来不及了啊?”

“……”

纳兰素素出嫁,这么大的事情,除了当姑姑的纳兰婉清前来相送之外,无论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这两位兄长都没有出面。

当然,纳兰素素的父亲,天玄城的城主大人纳兰玄宸,更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

重男轻女啊!

这种思想在幽冥星简直就是根深蒂固!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要纳兰素素嫁到了天龙城,那么她以后就天龙城的人了,跟天玄城也就再无半分瓜葛了!

可是,林风会让纳兰素素嫁给天龙城的太子吗?

肯定不会啊!

纳兰素素是林风早已内定的女人,林风到现在都还没有推倒纳兰素素,凭什么要把她送给别的男人呢?

哼!天龙城的太子,你tm想娶纳兰素素为妻?

做梦去吧你!
老妇女给我囗交 太硬了好爽我还要

……

和亲的队伍非常庞大,单单就是姚队长带领的禁卫军一团,就有足足500名战士,再加上那些丫鬟和下人们,整支队伍的人数居然突破了上千人!

林风作为整支队伍的总指挥官,手中自然是握有生杀大权的,这一路上,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拦住了队伍的去路,林风随时都可以下令格杀勿论。

不过,就在和亲队伍走出去五十公里的路程之后,林风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举动。

只见他突然来到了纳兰素素乘坐的那辆马车前,然后二话不说就直接钻了进去,并且还对着姚队长大声地吩咐道:

“我要跟三公主商量一些重要的事情,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来打扰我和三公主殿下!”

姚薇:“……”

换做是平时的话,林风这一番举动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今天可是纳兰素素出嫁的大喜日子!

此刻的纳兰素素,早已经凤冠霞帔地坐在了马车上,按照幽冥星结婚的习俗,除了陪嫁的丫鬟以外,谁也不能靠近新娘子身边半步!

更何况,林风还是一个大男人,他就这么大大方方钻进了新娘子的马车上,并且还单独跟新娘子待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俩到底在车厢里干些什么?

这事要是传到了天龙城太子的耳中,对方会不会大发雷霆?会不会嚷嚷着要退婚?会不会影响这桩婚事?甚至会不会影响两城之间的友谊?

林风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吧?

如果天龙城太子一怒之下,直接下令斩杀林风,会不会连累到整支和亲的队伍?

一想到这里,队伍里几乎所有的人,全都感到自己的背脊在隐隐发凉!

林队长啊林队长!

你自己作死也就罢了,可千万不要连累到我们的头上来啊!

老天爷保佑!一定要保佑我们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无病无灾、升官发财……

马车内。

一身凤冠霞帔的纳兰素素,此刻正无聊地坐在车厢里,只见她手里握着一把紧致的匕首,然后在挑着自己的指甲,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当林风从外面钻进来之后,纳兰素素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这女人的脸上就绽放出了一抹春天般的笑容。

“嗖!”

没有任何的犹豫,纳兰素素撇掉了手里的匕首,然后直接就扑到了林风的面前,并且还张开双臂把他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干啥呢?”林风的眼皮微微一跳道。

纳兰素素的俏脸突然闪过了一丝红晕,只见她死死地抱着林风,然后微微昂起了脖子道:“林风,我想你了……”

“想什么想?你都要嫁人了,心里不想着自己的夫君,干嘛还想着别的男人?”林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讨厌!”纳兰素素忍不住在林风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说道:“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不是天龙城的太子!”

“可你还是要嫁给他啊?以后你就是天龙城的太子妃了,恭喜你啊!三公主殿下!”林风醋意浓浓地说道。

“唰!”

这一刻,纳兰素素突然放开了林风,然后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点冰冷了起来。

“林队长,你不在外面带领队伍前进,为什么突然跑到我的马车里来了?”纳兰素素的语气也变得格外陌生。

林风知道纳兰素素是生气了,于是讪讪一笑道:“素素,我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有必要当真么?”

“玩笑?谁跟你开玩笑啊?”纳兰素素眼睛一瞪,然后气鼓鼓地说道:“你给我出去!”

“我要是不出去呢?”林风的脾气也来了。

“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

“你喊一个试试?我看谁敢靠近这辆马车!”

“救命啊!来人啊!林风要非礼本公主殿下!”

“姚队长,你给我听清楚了,谁要是敢靠近这辆马车,格杀勿论!”

“额……遵命!”

……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68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