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翁熄粗大厨房

几个纵身起落,避开乱箭,萧华雍一个口哨,马儿朝着他飞来,他落在马儿身上一滚,一脚勾住马鞍,让自己没有滚落在地,一手将绑在马儿上的弓箭抄走,另一手拽紧缰绳用力一拽,借助马儿的力气飞掠而起。

拔箭、挽弓、瞄准,飞旋间迅速射出两支利箭,箭矢迅猛朝着穆努哈和他的心腹射过去。

他们二人藏躲的地方狭窄,边缘是石壁,两人下意识往后退,萧华雍的箭却迅猛无比,只是眨眼间就到了近前,穆努哈精准将弯刀挡在胸前,箭矢射穿弯刀只有箭头穿入了皮下些许,不过巨大的力量还是让穆努哈仰头栽倒下去。

穆努哈的心腹却没有这份准确度,并未拦下萧华雍的箭,被一箭穿透前胸后背的正中间,当场死亡。

两名主将重伤,军心大乱,迅速撤离,受伤的穆努哈不甘,却也只能任由手下带着他撤离,为了这次偷袭他们做主了准备,耗费了大量的财物,就是想要将沈岳山一举击毙。

令皇朝大乱,他们就能趁虚而入,结果却被不知从何处杀出来的白面小将破坏,穆努哈死死盯着萧华雍,要将这个人深深记住,今日一箭,他日必然要讨回来。

此刻萧华雍已经飘然落在自己的马儿上,对着疾驰过来的沈岳山抱拳:“多谢王爷搭救。”

沈岳山带来之人也追了上来,回首看了一眼一个不损的爱将,沈岳山心情大好:“合该是微臣谢殿下。”

原以为是一场小规模的设伏,真的和萧华雍闯了沈岳山才知晓,这次惊险异常,他若是独自一人硬闯定然要受伤,而他手下少则要折损几人。

“助王爷,雍之责。”萧华雍谦和笑道。

沈岳山笑容隐含深意地打量了萧华雍两眼,一扬鞭纵马往前。

“殿下好英姿!”

“殿下好箭法!”

“殿下好神勇!”

……

跟在沈岳山身后的将士,都纷纷恭维抱拳后,一夹马腹跟上沈岳山。

萧华雍微微一笑,也打马跟上去,离开了峡谷之中,风雪越发肆掠,几乎令人难以睁目,现在他们已经踏入了陇右道,属于西北的领地。

顶着风雪他们疾驰了两刻钟,到了一个小镇,镇上的男男女女都认得沈岳山,一见到沈岳山都从屋子里钻出来,小脸相迎,有些百姓还拎着自家六七岁的顽童,问沈岳山:“王爷,我这孩子皮实,把他送入军营,追随王爷,护我河山!”

“还有我,我家也结实力大,还能吃!”

“阿奇耳,你是自己养不起,要送到军营让王爷帮你养吧……”

惹来一串哄堂大笑,众人对沈岳山尊重却又亲近,沈岳山也毫无架子,甚至从善如流将推到自己身边的孩子捏了捏胳膊:“不错,结实,可还得自个儿再养养,我可养不起。”

“王爷,我们也养不起,这小儿太能吃!”中年汉子十分随意与沈岳山接话。

“去郡守府,问问牛郡守,为何你们养不起孩子?”沈岳山豪迈道,“我只管你们的安危,让你们吃饱喝足是朝廷的事儿。”

“王爷莫听他浑说,我们都能吃饱喝足,都笑得朝廷仁义宽厚。”明显是镇子上德高望重的人将大伙儿推开,带领着沈岳山他们入了屋内。

给他们少了热水,煮了热羊奶,让他们暖身。

萧华雍和沈岳山换了衣裳,坐在火堆前,其余人都去了他处休息。

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翁熄粗大厨房
噼里啪啦的火花声在狭小安静的屋子里格外清晰,吊锅之中的骨头汤也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明亮的火焰映红了沈岳山半边脸:“殿下对犬子所言,微臣已知;殿下的心意,今日微臣也看见。实不相瞒,今日之前,微臣对殿下多有猜疑。”

萧华雍听着露出温顺的笑容,宛如一个聆听长辈训诫的晚辈。

“呦呦是我的女儿,我比任何人都知晓,她自小就无与人共结连理的心思……”提到这一点,沈岳山有些自责。

沈羲和没有母亲,少了一些女儿家的柔性,和女儿家的羞怯。她自幼最大的心愿就是多活几日,多陪一陪父兄。除了他们父子,和陶家人,她不将任何人放在心上,亦不打算再多将一个人放在心上。

盖因她的病情不能心思过重,最忌大悲大喜,为了长寿她把能够让她思虑和影响悲喜的人尽可能的减小。

幼时看了太多痴男怨女的话本,导致她对男女之情不但不心生向往,反而成了忌讳。她不觉着那些缠绵悱恻多么感天动地,只觉那些男男女女自私、痴傻、愚笨,白活一遭。

为了一个陌生人寻死觅活,为了一个不相干之人置至亲于不顾……

沈岳山和沈云安太忙,有时十天半月才能见到她一回,对她的教导一直是请了女先生,可女先生教导的都是为人处世,明理知礼,非亲生母亲,怎敢逾越教导她男女之事?

因而让沈羲和在这方面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思维,兼之她对父兄的依赖,让她更觉着去对一个陌生人动心动情,就会变得不能自控,变得面目全非,那她一生都不要。

“其实早些年,我与她阿兄用此打趣她之时,她也曾说过一两句,我们只当她女儿家面皮薄,也不好打趣她,怕她恼了伤了身子……”沈岳山越说语气越沉重,“及至犬子端正月上京,我才知我们父子对她忽视多重。”

萧华雍其实一直很不理解沈羲和为何就独独对男女之情如此冷漠无心,他之前问过,沈羲和对他说是因世道不公,他信了。此刻从沈岳山这里方知,远不止如此。

她是一个因为体弱不能大悲大喜,而觉得古往今来痴男怨女都是悲喜交加,才从根源上暗示自己,动情约定于不惜命?

而她又想要活得更久一点,这才早早就绝了此念,此念这么多年早已根深蒂固。

另则她由沈岳山与沈云安捧在掌心长大,对亲情的依赖极重,又被话本那些为了感天动地的男女之情六亲不认的举措吓到,便警告自己不可成为这样的人。

这个过程之中,她定是与人讨论过,为何一个人会为一个陌生人如此罔顾亲情。

怕是有人辩驳不过她,又说服不了她,对她说过类似于“待你遇上了便知,情不能自控”的话。

才会让她更害怕自己变成这样的人,伤了沈岳山和沈云安,故而就更加排斥男女之情。

了解到沈羲和为何形成这样的性子,萧华雍的心微微刺疼。她若是有母亲教导和陪伴,若是能够看到父母鹣鲽情深的日子,定不是这番模样。

沈岳山抬眸,目光真挚地看着萧华雍:“殿下,你若不图两情相悦;呦呦会是这世间最贤惠的妻子。”

不妒不闹,掌中馈,镇内宅,无人能胜过她。

“一个管家居然有这么多的资金投资去开一家公司,你不觉得很蹊跷吗?詹姆斯,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我们有必要再找人去查一下!”艾莉不愧经商多年,是生意场上的行家老手,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她一看便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这秦氏集团的水到底有多深?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7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