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啊 用力 男娃jy灌溉系统

罗兰瞪着大眼,对着申屠拍着自己的心口:“怎么不好意思说,谁能同我这般学习刻苦,为了学习魔法,我被热水淋,被雷劈,被冰冻,被小冷风吹,这都是我有坚定的学习意志才能坚持下来,才能有今天的成就,那都是我骄傲的资本。”

申屠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还骄傲的资本:“你蠢笨无比,换个人,哪需要这么折腾?我倒是真的没看出来,你今天有了什么样的成就?你怎么好意思开口说。”

罗兰指着申屠的嘴巴,油还没擦干净,竟然就说自己没成就:“怎么没有,我这不是都已经能给你烤叫花鸡了。”

申屠就没见过如此的没有志气的魔法师:“首先那不是鸡,其次,你还真的想要当厨娘,会做一道菜叫成绩。”

说的好像,做出来的菜他没有吃一样,罗兰:“首先职业不分贵贱,其次你怎么不说我能控火呢?什么叫做菜,要从现象看到本质。那是因为我拥有了高超的控火能力,不然哪来的菜。”

申屠就没见过如此叫嚣的,若是魔法用的同这张利嘴一样:“脸皮倒是够厚。还有,我不会让你那么委屈,下次咱们淋冷水。”

若不是看这个厨娘可怜,能费事淋温水?到了她嘴里反倒是委屈了,这人可真不能惯。

罗兰一张脸都变成了紫色,怎么就突然要淋冷水,这个死变态:“不太好,你要知道,我是女孩子,女孩子的身体很脆弱的,淋冷水,那绝对不是个好主意。再说了,还要麻烦您的魔法,把水变冰,这个我怎么好意思。”

申屠:“不用不好意思,放心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这点事算不上麻烦。”

罗兰苦着脸,合着自己给你做吃的,就是让你更有精神折腾我的吗,要不要这样互相伤害?

有什么深仇大恨,自己不就是嘴欠了那么一下下,怎么就不能商量一下了。

这人实在是太,太过分了。罗兰一张脸都要变成苦瓜了。

申屠讽刺的开口:“过分吗?我是骄傲有你这么一个聪明,学习刻苦的魔法师。这片大陆可真是幸运。”

罗兰绝望中挣扎:“我错了,我不应该抱怨,我不应该骄傲。您还是继续给我淋温水吧,我真的明白您爱惜我这个刻苦学习的魔法师的心意。”

申屠:“不,你不明白,既然是珍惜你,就该更加的督促你好好的学习,你看我用温水,你都能控火了,我若是用冷水,没准你就能控冰。”

罗兰摇头,谁都知道这话扯谈呢:“不,不,您真的不用如此费心。”

申屠终于甩下脸色:“哼。”意思就是没得商量,要被收拾个彻底。好日子一去不复反了。

好吧,就这么把自己挖坑埋了一次,早知道,早知道说什么也不瞎骄傲,祸从口出老祖宗果然没有骗我。

申屠先生对于鳞片的健康那是相当在意的,不想要用金盘子装东西,立刻就开始督促罗兰和泥捏盘子。

这得多喜欢,才立刻就要开工,话说刚才怎么没看出来,申屠先生喜欢这玩意,罗兰:“您这么着急的吗。”

申屠扫一眼罗兰自然不会说自己担心鳞片的事情:“费事不成?”

罗兰:“那倒也不是,这东西需要黏土,矮人们的地方才有。我家里确实备了一些,不过要是烧盘子的话,不太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要等一等。

这也叫事,申屠:“缺什么就说,矮人那边的黏土,也就那样。”

说着随手一挥,就扔给罗兰好几袋子黏土,罗兰打开一看,各种颜色的黏土都有,似乎也不是一个地方出产的。

罗兰:“您这是变出来的,还是身上本来就带着这些东西。”心说现挖的也不像呀。

申屠傲气的说道:“我就是去取,也是如此的迅速。”所以根本就没有正确回答罗兰提出来的问题。

申屠:“有这些黏土,够不够用。”

罗兰看着几个袋子,一边惊喜一边感叹:“足够了,而且绝对有惊喜,怎么黏土还分颜色。”

申屠:“你当那些矮人,对你有多少诚意,他们给你的黏土能有什么质量保证。”意思就是,你这黏土最次的。

罗兰还真的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原来这边的黏土也分三六九等。

申屠看着罗兰,兴冲冲的把几个袋子收起来:“好了,咱们去烧盘子。”
嗯 啊 用力 男娃jy灌溉系统

感觉这位对于烧盘子,怎么还有那么点雀跃。难道真的喜欢上了,这就是瓷器的魅力。

罗兰自己也雀跃,这么多的黏土,质量颜色也都不不一样,这要是烧出来的盘子,该当如何。

迫切的想要看一看。两个人难得有这种和谐的时候,目的一致。

所以今天罗兰的工作就是和泥,玩泥巴。

有申屠这位魔法助理在,烧瓷,烧多少瓷,原来都不费事。

只要罗兰能弄出来,这位申屠先生可以一种颜色的泥巴弄一个窑洞,然后同时控制好几条火龙。

罗兰被这种扫操作震撼到了。魔法的力量,真的太便捷了。摇着脑袋:“魔法可真是好用。”

申屠扫一眼厨娘,不肖的讥讽:“瞧你没有见识的样子。”

罗兰吧嗒吧嗒嘴,这话听着让她想故乡,用商量的口气:“以后你能不对我说这句话吗。”

申屠:“我说错了?”

那是肯定错了,我见识的比你这个土豹子多。

不过罗兰开口比较有诚意:“我只是怕我笑场,想起来一位神交的故人。”

还神交的故人,那是什么玩意。

申屠:“你还认识其他人,罗宾不是说,你长到这么大,根本就没有出去过庄子。”

额,好像无意中又坑了自己一把。

罗兰咬咬牙,硬挺着说道:“所以我说神交吗。”

跟着还心虚的解释了一句:“就是精神向往。”一双眼睛都不敢看申屠了。唯恐这玩意在看到什么。

这个解释,申屠才算是冷哼一声。不过信没信,只有申屠先生自己知道。

罗兰反正是不敢在乱失落,来文艺青年的乡愁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