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女朋日出了白浆黏的 我和娇妻的3p之乐

罗兰心说幸好自己说话的时候,给自己留缝了。差点就让这位给抓着点什么小尾巴。

申屠先生的控火本事,那真的不是罗兰能够想象的,昨天烧瓷的时候还有失败的案例,今天一炉都没有遭禁过。

罗兰捏出来的任何东西,都是成品。尤其是最后罗兰用各种颜色的黏土,捏几个小人玩,烧出来的成品,竟然非常漂亮,申屠都忍不住多瞧了好几眼。怎么看怎么眼熟。

申屠都侧目多看了好几眼,这几个小人。这这算是把泥巴玩出来花样了。

罗兰都开始崇拜自己了,当然了主要还是对这个大陆的推崇“这地方可真的富饶,要什么有什么,连黏土都这么颜色丰富。这可是用泥土本身自带的属性,烧出来的颜色。真漂亮。”

跟着看着一堆的成品,还要补充一句“我做的也好。”

申屠看看陶瓷娃娃,不得不说,做的确实不错,连他都能看出来,这娃娃就是罗宾同金芳。

难得罗兰能够说这片陆地富饶,这个观点让申屠就觉得罗兰很不一样。

虽然这边的物产不算丰富,也没有那么多的能量供给,可这边的半兽人,生下来就有强悍的体魄,他们不需要修炼,靠着自身的强悍体魄,就能在这片凶悍的大陆上,挣得一席之地。

这点申屠同罗兰的看法一样,这片陆地绝对不是贫瘠的。觉得罗兰还算是有眼光。

申屠指着几个娃娃说道“这东西你还是好好的收起来,这东西巫族的人最常用。”

罗兰扭头,烧出来几个娃娃,怎么就听着还有事了“什么意思?”

申屠“字面意思,他们做法的时候,喜欢弄这么一个玩意折腾。”

罗兰感觉这娃娃这么烫手呢,自己弄出来讨好父母的,到了申屠的嘴里,这玩意还成了专门犯上作乱的。

砸了怪可惜的,不砸,怎么听着那么瘆的慌。

申屠瞧一眼罗兰,没有见识就算了,还没有胆子“这东西还是很有模样的。”

罗兰没好气,捧着烫手的瓷娃娃“关键是我的心意,结果被你这么一说我这都成了包藏祸心。”

申屠斟酌一下安慰罗兰说道“倒也不至于,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罗兰黑着脸,咬牙切齿的看向申屠“真的谢谢您如此忠恳的评价。”

申屠先生觉得这个厨娘实在是不知所谓,什么都不说你担惊受怕,说了你还这个德行,脑子果然不好使。

罗兰一点没觉得高兴,阴沉沉的看着手里的东西,都怪申屠,干嘛乱开口。好吧还是申屠先生的错。

就看到申屠先生那边,满意的看着一摞摞的金色大小不一的盘子,碗,还有陶瓷花瓶。都给收起来了。

罗兰不敢乱想了,正事要紧,在不开口在,这位就包场了,是不是忘记了,两人合作的,可不是专门给申屠先生烧的窑“您手下留情,我母亲也喜欢金色的。这不全都是您的。”

申屠先生都不带停顿的,还大言不惭的说道“这批全都是我的,那个窑洞里面的才是你家的。”

就不能我挑两个出来给亲娘做收藏吗?这人吃相不太好看,好歹自己也是烧陶师傅,让我过眼才能收起来的吧。

申屠都不带挑眼皮的,直接开口说道“你想看,等什么时候我拿出来让你看。”

一窑的瓷器,都收起来了,罗兰又抢不过这位,只能磨着后槽牙说道“谢谢您这么大方。”

申屠先生,那是相当绅士“不必客气。”还当真了,就没有听出来讽刺吗。

我把女朋日出了白浆黏的 我和娇妻的3p之乐
罗兰把送给金芳的盘子收拾出来,还好,偶尔有那么两朵金色花朵,看着也还成。应该能喜欢的。

申屠扫一眼“下次在烧的时候,我也要烧几窑这样的。看着还不错。虽然清减了些,依然富贵。”

罗兰抽抽嘴角,烧几个就算了,为什么要烧几窑,显着您富贵吗?还是觉得自己的劳动不值钱,不是劳动力。

罗兰“我觉得这样的东西,您该自己动手,这样才显得更加有意义。”

申屠挑眉,这个厨娘想说什么“我亲自动手,烧了火龙还不够吗。”

罗兰诚心诚意的说道“不,我觉得您应该亲自动手做盘子。”

申屠冷哼“罗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好好的学习魔法,就不用玩泥巴了。”

罗兰心说您也知道我不愿意做专门玩泥巴的,为什么还要几窑几窑的出产,够用不就好了嘛。做几个我是艺术家,做几窖,我是和泥工人。这点区别我能不知道吗?

罗兰“您有没有自己想要的样式,您要是不愿意动手,可以用魔法,我帮您看看。”

申屠扫一眼罗兰,人狠心黑的说道“不要多想了,我是不会动手的。”

这厮说完都不给罗兰开口的机会,一脸我说了就算。半点希望都没有给罗兰留。

申屠自己知道,相比于魔法呈批出来的东西,他更加喜欢,罗兰一个个做出来的。原因自己都说不清楚,索性就傲娇过去了。心里还算计,趁着罗兰还不会用魔法玩泥巴,把回头就多烧一些,自己存起来。

罗兰的盘子那是用凶兽往家里驼的,没办法没有人家申屠先生的空间法器。这时候就知道自家不富裕了。

申屠在边上还大言不惭的说道“你这太不方便了。”

罗兰“没办法,等我什么时候研究出来空间的挂件,以后就能同您这样运输了。”

申屠一点都不高兴,别说罗兰这点魔法研究不出来空间法器,就是研究出来空间的玩意,同自己也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们龙族的空间,那是天生的。

另外就是‘运输’这个词,弄得自己的空间显得那么廉价,难道他的空间就是运输用的不成。

申屠扫一眼罗兰,眼神里面都是质疑,这厨娘嫉妒了,故意挤兑自己的。肯定是的。

罗兰“你说魔法这玩意可真是神奇,要什么有什么。”

申屠扫一眼罗兰,确定魔法这玩意确实神奇,可要什么有什么,那也未见。

罗兰对于申屠到底是魔法厉害,还是空间东西多这个问题,一直都是持有怀疑态度的:“您那些凶兽,宝贝,到底怎么随手就变出来的。”内心趋向于,这些东西都是拿出来的,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

魔法厉害应该也不能到这份上。人家罗兰用的还是科学精神。

申屠抽抽嘴角,随手就变出来,他没那份本事,他那是从空间里面拿出来,或者自己打来的,只能说,自己速度够快,意识够强,眨眼这东西就能得来。

罗兰询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这是套话呢,申屠扭身就走,这都不带着罗兰瞬移了。

罗兰就知道套话失败,这厮还记恨上了。多大点事,怎么就还遮遮掩掩的,不能说了?

罗兰带着一大堆的东西,追着申屠后面:“喂,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没什么不好说的,是不是魔法,那不是挺简单的吗,怎么到你这还跟里面有什么事是的。”

申屠觉得罗兰的嘴巴那真是一说一个准,对于魔法师来说,自然是这样的,问题你他不是魔法师。

他申屠的法力强大,那是自身带的,那是他们龙族得天独厚的本事。

魔法师能做到的他申屠都能做到,可两个途径。作为罗兰魔法的引导师,这事他能说清楚吗,说清楚了,自己就是骗吃骗喝的。这点申屠还是明白的。大家对于这个话题忌讳的点不一样。

罗兰早晚能知道这事。所以承认不承认的问题上,申屠想明白了,自己只要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用的是魔法,将来罗兰就是把这事拿出来说,他也占着道理的。所以这就是个不能碰的话题。

罗兰自然是想不明白的,不过就觉得申屠对这么简单的问题,都避而不答,肯定有事。

家里金芳看到自己喜欢的盘子,欢天喜地的:“没想到你真的就给我做了这样的盘子,罗兰你怎么那么好。我太喜欢了,竟然是金色的花朵,我很喜欢。这要比全都是金光闪闪的好看,雅致的多。”

跟着终于想到了点什么,立刻说道:“全都是金色的看久了觉得很俗气的。”

申屠在边上就这么被内涵到了。突然就觉得自己收着的那些东西,有点拿不出手。

可他们龙族向来喜欢金色。真不觉得俗气,瞬间人家申屠就把这个问题定义了,肯定是嫉妒。

这位金芳女士自己不也是喜欢金色,不过是嫉妒而已。想到这里,人家申屠先生的脖子再次昂了起来。

罗兰:“其实也还好,这个要看个人喜欢。富贵一些,雅致一些的选择而已。我就觉得您肯定更喜欢雅致一些的。还好您看了竟然这么高兴。”总不能说,申屠先生这个恶霸,把金色的都给霸占了。

金芳:“自然是高兴的,你都不知道,这可是只有我们家才能用的盘子,就如同申屠先生用的金盘子一样。可不是谁都能那么富有的。”

好吧,申屠先生又被内涵了一次。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