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两根一起好胀 h 吃药的客人好厉害

权俞利撇了他一眼,发现他不在啰嗦了,也开始吃起来冰淇淋。

现在已经是傍晚,但是落日的余晖还在努力的散发着最后一点热情,此时的马路街道上,满是下班的人。

“老权啊,问你一个问题啊。”明砚突然开口。

“嗯,问吧。”

“假如,你能回到过去,你最想回到哪个时间段啊?”明砚转头看着她。

“回到过去?”权俞利放下了手里的勺子:“不知道,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想一下嘛,就比如哪个时间段最难忘,哪个时间段做错了什么事,想去改变的那种。”

权俞利皱起眉头:“我觉得你这个想法就是有问题,人生,就是一场未完的电影,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怎么样,同样过去的事情也没办法改变,所以,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砚叹了口气:“老权啊,你看看你,又上纲上线了,这就是一个假设。”

权俞利没有说话。

“那我这样问你吧,你想不想回到当练习生的时候。”

“我傻啊?你知道当练习生的时候有多累吗?”

“呃……”明砚尬住了:“真就没有值得怀念的吗?”

“当然有啊,只是那些只能成为怀念,不想去改变。”权俞利说道。

“好吧。”明砚还是说不过权俞利,它总能用着自己的道理,把明砚说的哑口无言,这也许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权俞利挖了一勺冰淇淋,突然问道:“那你最想回到哪一个时间段啊?”

“我?”

权俞利点头:“我猜,是想回到大学吧,毕竟你的初恋是在那个时候。”

“大学吗?”明砚呢喃了一声:“应该是吧。”

“怎么了,还对你那个初恋女友恋恋不忘呢?”

“没有。”明砚摇了摇头:“只是有一些事情到现在还没有搞懂,所以想去问一问。”

“我看你就是想你那个初恋女友了。”

明砚听到权俞利这句话,怎么感觉有些酸溜溜的呢。

“你这是吃醋了?”

权俞利:“(??皿??)”

“我吃醋?吃你的?你开什么玩笑呢?”权俞利不可思议的说道。

“没有吗?但是我总觉得刚才那句话特别像你吃醋了。”明砚实话实说。

“你未免想的也太多了吧。”权俞利很无语的看着他。

明砚笑了:“好吧,是看来是我想多了,不过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想改变的事情吗?”

这句话让权俞利陷入了深深到思考,她有很多遗憾的事,也有很多能记一辈子到事情,假如真的要回去的话……

“我想回到我15岁的时候。”

“十五岁?”明砚听到权俞利这样说:“为什么啊。”

“因为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最好的样子。”说完权俞利沉默了。

明砚也不说话了,因为他看见权俞利脸上的表情,像是回忆起了一些很美好的事情,所以他就不打扰了。

……

“我说,你总是站在我前面干什么啊。”权俞利推了面前的明砚一下。

侍卫两根一起好胀 h 吃药的客人好厉害
明砚回头看了她一眼:“帮你挡一下啊,你没看旁边这么多男的吗。”

权俞利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我说,不至于吧。”

“很至于,我现在总是觉得大街上的男生眼神看你都不对。”

“明砚啊,你要是以后有老婆该怎么办呢?就不让你老婆穿这样的衣服了?”权俞利问道。

明砚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权俞利:“反正以后要有老婆了,她应该会听我的吧。”

“为什么会听你的?”

“因为,她爱我吧。”

“咦~”权俞利恶心的看着他:“都还没有女朋友,就开始幻想着你老婆爱你了。”

“嘿嘿嘿,人还是要有点念想的,你说谁知道明天也许就有女朋友了,你说是吧?”明砚这样说。

权俞利点头:“行,那你继续幻想吧,我要去朱大爷店里吃面了。”说完错开明砚自己走了。

明砚追了上去,天色已经黑了,路灯下的明砚和权俞利的影子,慢慢被拉长。

两人来到了老朱头的面馆外,这时从店里走出来一个女生,权俞利发现刚才一直在啰嗦的明砚突然不说话了,转头看着他,原来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刚才离开的女生。

权俞利用力点踩了一下明砚的脚。

“我去,干嘛啊?”

“还看呢,人家都走远了。”

“呃,我没有,我就是在看刚才那个女生鞋,挺好看的,挺白的。”

权俞利看着明砚,“太恶心了你。”

“诶,你怎么是这个表情啊,我说的是真的,虽然刚才那个女生比你白,但是她没有你漂亮,所以你觉得我会放着旁边的一个大美女不去看,去看她吗?”明砚这样说道。

权俞利突然伸出手,捏着明砚的耳朵:“你这个人,天天满嘴胡话。”

“诶,疼疼疼,轻点轻点。”

权俞利就这样捏着明砚的耳朵走近了面馆,丝毫不理明砚的求饶。

面馆里,老朱头正在跟一个女生说话,听到门口的动静,朝着门口看去。

权俞利也看到老朱头这里有客人,于是松开了捏着明砚耳朵的手,明砚终于脱逃,轻轻的揉着耳朵抬起了头,但是余光突然被坐在老朱头对面的女生吸引。

女生也看到了明砚,两人隔空相望。

面馆很安静,人也挺少,权俞利坐在老朱头的对面,时不时发偷瞄着坐在前面两桌的明砚,主要是偷看明砚对面的那个女生。

店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那个女生权俞利之前看到,长发披肩,化着一个淡妆,眉眼之间有一种清新,脸上有点肉肉的,像是婴儿肥,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按照明砚刚才看到她的表现,和老朱头的亲近样子,她应该就是明砚嘴里说的那个前女友,权俞利不得不夸一下明砚,人长得不咋地,遇到的女的都这么漂亮的。

权俞利也许是出于女生的胜负欲,她开始自己打量起来,那个女生很白,腿很长……然后因为是背对着权俞利,她也没办法看到她点身材。

老朱头把权俞利的小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他没有戳穿,只是微微笑了笑,示意了一下权俞利,然后起身朝着后厨走去。

权俞利跟在了老朱头的后面。

到了后厨,老朱头开火下起了面,“丫头,还没吃饭呢吧,我来给你下碗面。”

权俞利拿出翻译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那个,外面风是明砚的前女友?来做什么的?”

老朱头听到翻译机里的翻译,笑了笑他已经猜到她要这样问了。

“是啊,我也好久没有见她了,现在一转眼她都要结婚了。”

“结婚?”权俞利抓住这句话的重点。

“是啊,这次来是给我拿请帖的。”

听完老朱头的话,权俞利伸出头看着坐在那里的明砚和他的前女友。

明砚手里握着杯子,没有抬头,坐在他对面的戚筠庭,则是微微一笑。

“这么多年没见,你好像没怎么变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1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