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的呻吟声 老扒翁熄系列36章

“那还有没有人跟你说过,暴饮暴食伤身体啊。”

权俞利听着明砚的话,瞬间嘴里的汉堡都不香了:“明砚,你是真的扫人兴啊。”

“不是,我哪里扫人兴啊,我说的是实话啊。”

权俞利看着他,“那我就要暴饮暴食。”说完,她把剩下的汉堡一口塞进嘴里,还嫌不过瘾,又拿了两个鸡块一同塞进了嘴里。

明砚不可思议的看着嘴里满满当当的权俞利,他现在特别想知道,塞成这样的权俞利,待会该怎么嚼呢?

权俞利努力到想嚼着嘴里的东西,可是太多了,她看向明砚,从嘴里发出嘟嘟囔囔的声音,明砚大致可以听得懂,她是想要可乐。

明砚把可乐的盖子打开,递给权俞利,她喝了一口可乐,配着可乐,慢慢的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嚼碎咽了下去。

“我说你啊,跟我赌气也不至于这样吧,你这难受的还是你自己吧。”明砚看着她吃个东西快要虚脱的样子。

权俞利幽怨的看着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啥也说不出来。

……

今天气温三十七度,晴天。

明砚在公司里看着外面的天空,想着晚上要回去给权俞利做些什么东西吃,这么热的天,来一顿凉面吧,明砚心里这样想着,可是凉面的话,前几天吃过了,不能吃了。

明砚现在的习惯就是这样,每天在公司忙完之后,总是在脑海里想着晚上要给权俞利做什么饭吃,有的时候厨师真的是太难了。

明砚每天都在换着花样给权俞利做饭,可是做了这么久了,他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给她吃了,重复的又不想做。

“诶。”明砚突然想到,前几天在跟权俞利闲聊的时候,她说她想吃炸酱面了,有了,明砚知道晚上要做什么了。

……

“明砚啊,你着不着急啊。”坐在桌子前吃面的权俞利突然说道。

正在吸溜面的明砚有点懵:“什么我找不着急?”

“你别装了,刚才你还在看着日历,明天就是你前女友结婚的日子了吧。”权俞利揭穿了明砚的小伪装。

“哦,然后呢?”明砚又吸溜了一口面。

“你打不打算去啊?”

明砚思考了一下问道:“你……能陪我去吗?”

“啊?我吗?”权俞利指了指自己:“不合适吧。”

“不合适吗?那算了。”明砚笑了笑,但是不难看出有点小遗憾。

“算了?你不去了?”

“去……吧。”

“那你说什么算了?”

“没事?快吃面吧,不然面坨了。”

权俞利看着明砚,有一些搞不懂他怎么了,但是她也不去多想什么了,低下头继续吃起了面。

……

“我说你好了没有啊,你平常还说我出门墨迹,你看看你今天换衣服换了半个小时了。”权俞利坐在沙发上,朝着明砚的卧室喊到。

明砚推开了门,走了出来,今天的明砚,一袭西装,加上高挑的身材,虽然长得一般,但是气质什么的,今天都出来了。

“怎么样?”明砚站在权俞利面前。

“人靠衣服马靠鞍,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啊。”

“帅吗?”

权俞利点点头:“你今天是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最帅的一天。”
娇妻的呻吟声 老扒翁熄系列36章

明砚笑了,“那就好,我得走了,不然晚了。”

……

权俞利来到了老朱头的面馆,准备吃碗面,但是老朱头看见她,非常疑惑:“诶,你没跟明砚一起去小戚的婚礼?”

权俞利疑惑:“没有啊,怎么了?”

老朱头皱着眉头:“那天明砚跟小戚说了啊,会带你去她的婚礼的啊。”

“为什么要带我去啊。”权俞利也搞不懂了。

“诶,你不是明砚的女朋友吗?那天明砚自己承认的啊。”

权俞利:“d”

……

戚筠庭来店里的那一天,最后要回去的时候,明砚看着她。

“忘了告诉你了,刚才那个女生,是我的女朋友,我会带她去你的婚礼的。”

……

明砚一个人来到了婚礼现场,他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虽然他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帅,但是在这里他还是显得格格不入。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明砚回头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戚筠庭,她穿着婚纱,很漂亮。

“答应过你的,我怎么会不来呢?”

“你……女朋友呢?”

明砚眉头一皱,但是很快又松开:“她……马上就来。”

不知道怎么了,明砚会说出这样的话,像是偷了家长钱的孩子,被家长抓住,但是他还死命扛着说着自己没有偷那样。

“你在撒谎。”戚筠庭一下就揭穿了他。

“我…”明砚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在撒谎呢?”

“我太了解你了,你在强撑着。”

“我……”明砚刚想承认自己在撒谎,这个时候,婚礼宴会厅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明砚瞪大了眼睛看着。

权俞利一袭黑色的长裙,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头发盘起,化了一个很漂亮的装,高贵的像一只黑天鹅。

“我的女朋友来了。”

宴会厅嘈杂的环境,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全场安静了下来,权俞利拖着长裙,一步一步朝着明砚走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

她走到了明砚旁边,伸出手挽住明砚的胳膊。

“你好,我是明砚的女朋友,权俞利。”

这一刻,明砚看着权俞利,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夏日的午后,蝉鸣声不绝于耳,微风携带着热浪,吹在身上,汗毛耸立,头顶的老树,树上的绿叶如摇扇一样遮盖着地面。

明砚和权俞利并排走着,她还穿着刚才在婚礼现场的那条裙子,由于穿着高跟鞋再加上盘起的头发,显得跟明砚差不多高。

明砚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就这样沉默着,再加上炎炎烈日,明砚穿着西装,头上的汗止不住的留着。

“我说,你就真的一句话不说?”权俞利转过身平视着明砚,“平常你从来也没有这么安静过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