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棒写作业 公交车上被轮

听到熟悉的声音,辛成马上抬起头。

见是之前找他的人,心放下了许多。

可还是忍不住抱怨,“有人想杀我,是不是因为我表妹?你们找我去威胁她,惹怒了忽家,忽家想灭我,是不是?你们也太过分了……”

“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不管你了。等下,那帮人过来,要杀你还是折磨你,都和我无关了。”

江以宁冷笑着说。

辛成赶紧闭嘴。

江以宁沉声命令,“把他带走。”

“是。”

手底下的人上前,一左一右的抓住了辛成的胳膊。

将他拽下了床。

辛成丝毫不敢反抗。

从宿舍楼里出来,一行人坐上汽车。

迅速的驶离了现场。

……

驱车大概四十多分钟。

车子停在了忽家附近的一栋别墅。

江以宁命人,把他带到了客厅。

辛成脱离了危险,没了之前的胆怯,反倒大胆的说:“我不想继续帮你们做事了。这太危险了,你们给我的那点钱,压根不够我冒这么大风险。”

“好啊,你现在就可以走,我绝不拦着你。”

江以宁指着门口说。

江柔和雅已经对他起了杀心。

他敢出去。

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的下场。

他要出去,那便出去呗。

辛成听到这话,不由得来气。

这群人的心太黑了!

把他骗上了贼船,却不肯多出一丁点钱!

当他是傻子吗?

辛成转身就要走。

原以为江以宁会挽留他,可没想到,他脚都跨出门口了,也没听她对自己多说一个字。

他犹豫了下。

还是原路返回了。

钱算什么?尊严算什么?都没命重要!

他要活下去!

辛成死皮赖脸道,“你好歹给我稍微加点钱吧?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缺钱的人。”

这女人只给了他两万块。

说帮一个小忙。

若是中途有什么风险,她都会一力承担。

他这才答应的。

江以宁隔着黑纱,笑了笑道:“我的确不缺钱,但我不想给你这种人渣,更多的钱。”

“你说什么?”辛成怒了,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站在江以宁身旁的保镖,马上掏出了枪,对准了他。

辛成又怂了,恭恭敬敬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对您大呼小叫的。”

江以宁冷冷的嗤了声。

这人若是有点骨气,她或许会瞧得起他。

可偏偏是软骨头,欺软怕硬。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我不想浪费口舌,跟你说这些没意义的。”江以宁道,“你若是想保住自己的命,明天一早就去忽家,直接去见你表妹。要求她,务必把你留在忽家,否则,你就把她派人杀你灭口的事,告诉阿日拉。”

辛成咬牙切齿,“真是这个贱人想杀我!我好歹是她表哥,她竟然对我起了杀心!真是该死!”

“记住了,按照我说的做。”

江以宁沉声强调。

辛成夹紧了尾巴,说:“是,您放心,我保证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江以宁嗯了声,随即站起来,道:“你今晚就在这儿休息。”

辛成有些不放心,“那些人不会找来这里吧?”

“你若担心,我保证不了你的安全,大可以走。”

江以宁说完,不再搭理他。

径自离开了。

辛成哪里敢走呀,环顾了下别墅。

发现有不少人在,便安心的住下了。

……

翌日。

所有人都坐在餐厅里吃饭。

阿日拉看着戴黑纱的江以宁,以及配着面具的陆执,总感觉对不起他们兄妹俩。  这两人都是为忽家做事。

才搞成了这样。

原本是多俊俏的俩呀。

心里有愧疚,阿日拉夫人便主动给他们夹了饭菜。

“多吃点,最近你们俩辛苦了。”

“谢谢夫人。”

“谢谢干奶奶。”

江以宁和陆执致谢。

雅喝了口粥,心底绝的有些怪异。

江柔之前让她把翠花喊出去,说是要检验什么,但没跟她细讲。

只要求她把人约出去。

落下单就行。

她本来对这事有点迷迷糊糊的,可看着这俩兄妹,突然有点明白了。

他们遮掩住面容,难道是不想让别人,看出来他们本来的面貌吗?

含棒写作业 公交车上被轮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雅想去问问江柔,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眼下也不能轻举妄动。

毕竟大家都在吃饭呢。

她只好乖乖的坐着。

而就在早餐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

管家走到雅跟前,低声说:“雅小姐,门外有个男子来找你,说是您表哥,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雅瞬间脸色煞白。

辛成……

他怎么没死?!

江柔跟她说了,昨晚会解决他,并且做得不留痕迹。

叮。

她手里的勺子,不受控制的掉落。

砸在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饭桌上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雅儿,怎么了?”阿日拉出声问。

“没、没什么……”雅站起来,说:“阿姆,我表哥来找我了。我出去见见他,很快就回来。”

“哦,那你去吧。”

阿日拉夫人声音淡淡的说。

“嗯。”

雅转身出了餐厅。

阿日拉夫人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声气。

江以宁听到了,却没主动问。

……

另一边。

雅来到忽家门口,一眼就看到辛成,嘴里叼着一支烟,流里流气的倚靠在墙边。

她走上前,不悦道:“你来找我干嘛?我警告你,这里是忽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马上给我滚!”

原以为,借着忽家的名头,能把他吓走。

可没想到——

辛成把烟吐出来,一脚踩住,表情凶狠道:“你行啊,臭表子!我是你亲表哥,你飞黄腾达了,不想着帮我,反倒想要我的命!”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

雅乱了分寸,竭力装作镇定的狡辩。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昨天晚上,我差点被人开车撞死!”辛成想到昨晚,心有余悸,眼睛都红了,“你敢发誓,那些人不是你派来的?”

“我当然敢发誓!”雅不承认。

辛成盯着她,道:“好啊,那你发誓。只要你跟杀我的人有任何关联,余生不得好死!永远得不到幸福!倘若生了子女,也会因为你的谎言遭到报应,女的为娼,男的为奴!你摸着自己的良心,现在就对天神发誓!”

雅张了张嘴,说不出那么毒的誓言。

辛成见状,心彻底凉了!

昨晚那个女人跟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雅竟然如此狠心!

他不过是想占点便宜!雅却要他的命!

既然如此,也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不敢发誓?原来……被阿日拉夫人捧在心尖上的人,这么歹毒。若是被她发现了你的真面目,你说,她会怎么做?”

辛成嘲讽道。

雅瞪圆了眼睛,道:“我没有做任何坏事!你跟夫人说,她也不会相信的!”

“空口无凭的说,她自然不会相信,但有了证据,那就不同了。”辛成从衣兜里,掏出了录音笔。

摁下开关,里面播放的正是他们刚才的谈话。

只要听得人不傻,都能猜出来。

雅的确对他动了杀心。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