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辣文 娇嫩艰难吞吐巨大

忽敏儿,小名月牙儿。

他的妹妹,死在了最美好的年华。

陆执目光一闪,道:“忽先生,倘若给您一个选择。您是愿意整个北境,没有dark组织,跟其他和平的国家一样,国泰民安……还是愿意北境被dark组织掌控,而您坐在现在的位置呢?”

忽颉利听言,侧首看向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假设一下。”陆执微微的笑了,“我来北境后,看到过赫连烈的暴行,觉得dark组织也并没有那么好。比如您的妹妹,就是dark组织在北境猖狂霸行的牺牲品。倘若有人能推翻dark组织,您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忽颉利下颌一紧:“你知道你说这话,有多大逆不道吗?”

外人都说,赫连烈或者他是北境的无冕之王。

可这说法是错的!

整个北境的王只有dark组织!

他们想扶持谁上位,谁就能扶摇直上!想拉谁下马,谁就会跌进泥潭里!

陆执这番话若是传出去,绝对会被dark组织封杀!

“知道,所以……我只跟你私底下讨论。我想先生,应该跟我一样,觉得dark组织没那么好。”陆执淡声道。

三天后,见过dark组织的其他成员,就是他跟忽颉利翻脸的时候。

到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但陆执跟忽颉利接触了那么久,不想看着忽颉利死。

因此……

他跟忽颉利说这番话,是想试探一番,看忽颉利对dark组织,是怎样的看法。

若是他愿意跟自己一样,拼尽全力,去反抗dark组织。

那也许,他们还能继续站在同一个阵营。

可若是忽颉利已经被dark组织同化,誓死也要捍卫dark组织。

那他就没必要,再手下留情了。

忽颉利盯着陆执,沉默良久,道:“你刚才说的那番话,足以被组织,判处死罪了。以后,不要再同其他人说。”

“先生,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陆执不怕死一样,执着的问。

忽颉利这次听到,却没有第一次听到的震惊。

而是背着手,望着天上的明月,说:“谁不喜欢生在和平国家?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狗……只要是个人,都希望自己所在的地方平平安安。”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语气有些低沉,“可惜……在我有生之年,都等不到那天了。”

dark对北境的控制,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没人能推翻它。

包括他自己,也只是dark手里的一枚棋子。

倘若他生了反叛的心,最后只会落得凄惨而死的下场。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保持北境的平民,过得平安。

“那可未必。”陆执淡笑着说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dark组织在北境压迫民众已久,指不定哪天就被掀翻呢。”

听到他大胆的言辞,忽颉利拧紧了眉头,“你还真是不怕死。”

什么话都敢说。

“先生不会让我死的,而且,您还会引荐我,加入dark组织,对不对?”陆执语气笃定。

因为他知道,忽颉利若是真的恼怒他的话。

刚才就叫人,把他拖出去枪毙了。

但到现在……

忽颉利都还在容忍他‘胡说八道’,这证明他说的,正是忽颉利心头盼望的。

“你说的没错。可是,我再给你最后一次警告。别再把这番话往外说,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忽颉利一字一句道。

“这话,我只跟先生说过。先生请放心,我绝不会再跟第二个人说。”

陆执沉声道。

忽颉利嗯了声,“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妹妹考虑。dark组织可不会因为她是女孩子,就手下留情。一旦他们想对付谁,那你的家里人,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多谢先生提点。”

陆执微微颔首。

忽颉利看他这样,觉得他压根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不过,也罢了。

打从认识这人的第一天,他就看出来了。

这人非池中之物。

将来的作为甚至在他之上!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

陆执退出了房间。

忽颉利站在窗户口,望着外面沉寂的夜色,长长的舒了口气。

dark真有被推翻的一天吗?

暴露辣文 娇嫩艰难吞吐巨大

北境还能恢复安宁?

只是想想想那场面,都觉得很美好。

但也只能想想罢了。

……

翌日。

江以宁命人,把辛成叫了出来。

辛成还以为自己做错事了呢。

恭恭敬敬的打完招呼,说:“小姐,我已经尽力完成,您吩咐我的事了……”

话音还没落呢。

坐在他前面的江以宁,直接丢了一小袋金子在桌子上。

辛成看到金子,眼睛都直了。

“小姐……您这是……”

“奖励你的。”江以宁道,“这笔钱足够你在萨达拉市中心买栋别墅,或者出国富足的过完一辈子了。”

辛成狂喜,赶紧拿起金子,掏出一颗,放进嘴里咬。

真的金子!

这么多,最起码有五十万吧?

发了!

以后都不用愁了!

“别只顾着高兴,后面还得继续办事。”江以宁冷声提醒。

“您放心,我保证完成,您交代的一切!”

辛成点头,乖巧的模样跟只小狗似的。

只差摆尾了。

江以宁托着下巴,又问:“对了,你知道这些年,dark组织在当地,做了多少恶吗?”

辛成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小声说:“小姐,您可别提这个词。这是我们当地的禁忌。谁提谁倒霉。”

“我让你说,你就说。不听话的话,就把金子还回来。”江以宁不客气道。

辛成哪里舍得把金子还回去?

只在心里挣扎了不到一秒,便豁出命,把dark在北境的所作所为,都说了出来。

dark入驻北境之前,北境其实有临时政府的。

虽然那时候的临时政府有点不作为,但至少不会像dark一样,对民众剥削那么严重。

dark组织允许北境交易所有的非法买卖。

这让当地不法行为横行。

几十万人民因此丧命。

而且,赫连烈把控北境的这些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谁敢跟他为敌,那就等着家破人亡。

要真的数起来……

把北境所有的纸都搜罗出来,未必能写的完。

可明知道dark无恶不作,谁也不敢得罪。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