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污小说 好大好粗 沙奈朵和主人啪漫画

门外。

雅听到里面的动静,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事情成了。

她堵上自己的命,还有未来。

总算办成了一件事。

雅马上拿出手机,给江柔发短信,说自己已经成功了。

现在就去找阿日拉夫人。

说完——

她小跑着,往阿日拉夫人住的地方奔去。

而在她前脚刚离开。

后脚,江以宁和陆执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忽颉利瞪着通红的眼睛,满口酒气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以宁出声,把之前的种种发现,还有今晚雅给她下药,并引诱他过来的事。

都一一说了出来。

最后道,“现在,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雅要把老夫人叫来这里了。”

忽颉利双手攥成了拳头,“谁给她的胆子,敢在忽家兴风作浪。”

若雅只是乖乖的做忽敏儿的替身,忽颉利还能容忍她的存在。

但她偏偏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那就没必要再留下了。

忽颉利抬眸望向陆执,道:“去找几个人过来,等那个女人回来,就把她活埋了。”

“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她活埋了。阿日拉夫人不会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的。”江以宁淡淡的解释,“若是我们想直接粗暴的处置雅,也不必动那么多心思了。忽先生,我们做那么多事,就是想让老夫人知道,敏儿小姐已经死了。不管雅有没有那个胎记,她都不是敏儿小姐。”

忽颉利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住。

他刚才听他们说那么多,已经在心里奇怪,为什么要搞那么多弯弯绕绕,而不是直接杀了雅。

没想到翠花和江执是这样的打算。

这两兄妹跟其他人,真是不一样。

总是能为人考虑那么多。

哪怕不为了利益,他也想跟他们交朋友。

江以宁道,“所以,忽先生,请你配合我们一下。”

她之前都改口叫颉利哥了。

现在却称呼他为忽先生。

忽颉利知道,她生他的气了。

开口说,“我的确没你们考虑的周到,你们想怎么办,直接跟我说吧。”

江以宁指了指自己的电脑,说:“我从雅进来之前,便把摄像头打开了。现在所有的清醒,都被监控录了下来。你配合我演戏,等会儿雅把老夫人带过来。我们三人一起戳穿她的真面目。”

“好。”

忽颉利同意了。

江以宁扭头对陆执说,“你先进卫生间。”

陆执有些不放心,压低了声音,问:“你的药效真的解了吧?”

江以宁:“……”

他就在隔壁!

真的没解开的话,她也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跟忽颉利发生什么吧?

这男人真是太小心眼,外加醋坛子了。

“解了。”

江以宁挤出两个字,伸手把他推进了卫生间里。

然后回到卧室,对忽颉利说,“你躺床上去。”

忽颉利没有吭声,默默地躺在了床上,还拉上了被子。

江以宁也没扭捏。

拿了另一张被子,躺在了他旁边。

床很大。

两人间隔的足足有一米。

可忽颉利却觉得自己的心跳,漏掉了一个节拍。

他从没喜欢过任何人。

她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人。

哪怕到了今时今日……

他依然希望,她能改变心意,喜欢自己。ぷ999小@说首發        

忽颉利闭上了眼睛,克制内心涌动的情潮。

而卫生间里……

陆执面对着墙壁,兀自生气。

他发誓,再也不跟以宁假扮兄妹了!

再答应跟以宁加班兄妹,他就是猪!

……

另一边。

雅来到阿日拉夫人的卧室前。

佣人拦住了她,道:“雅小姐,夫人已经歇下了,她说,今晚请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她。”

“我也不想打扰阿姆,可颉利哥喝多了酒,身体很不舒服。我劝他去医院,他也不听。家里其他人,拿他更没办法。我只好来找阿姆了。”

雅口口声声都在替忽颉利着想。

佣人面露难色。

沉默了片刻,还是让开了。

雅赶忙走进了卧室。

阿日拉夫人已经躺下了,今儿哭了一整天。

她脑子迷迷糊糊的,只想早点休息。

可刚酝酿出了睡意,耳畔便传来了雅的呼唤。

“阿姆,您醒醒……出事了……”

阿日拉夫人睁开眼睛,疲惫的看着雅,问:“怎么了?”

“阿姆,不好了。颉利哥喝多了酒,闯入翠花的房间,把她给……”雅说话间,眼里噙满了泪水,“您赶紧去看看吧。”

阿日拉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她一直知道,颉利对翠花有意思。

可他不是不喜欢强迫女孩子吗?

今晚为什么要这样?

还偏偏在月牙儿忌日这天……

阿日拉眼前天旋地转,几乎要倒下。

雅看出了她的不适,赶忙搀扶住了她,“阿姆,你可要坚持住。”

阿日拉夫人泪流个不停,可还是坚强的说:“你扶我过去。”

“是。”

雅架着她,勉强把她搀扶了起来。

……

两人走出了卧室。

佣人紧张的上前问,“夫人,您怎么起来了?是有什么事吗?吩咐我们去做,您先歇着吧。”

“不用,你们都别跟来。”

阿日拉夫人沉声命令完,继续往前走。

佣人们听言都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

超污小说 好大好粗 沙奈朵和主人啪漫画
都不让他们跟着。

要知道,在阿日拉夫人跟前伺候的,可都是她的陪嫁女。

阿日拉几乎没瞒着他们什么事。

如今却宁可带着雅,也不带着他们。

这十有八9是有大事发生了。

雅和阿日拉来到江以宁的卧室跟前。

里面依稀能听到暧昧的声音。

阿日拉身体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下。

可还是强撑着身体,推开了门。

吱嘎……

随着门缓缓地打开。

里面的场景映入了眼帘。

她的外孙此刻正躺在江翠花的床上……

阿日拉夫人瞬间炸了。

冲上前,一把掌狠狠地甩在了忽颉利脸上,哭喊着说:“畜生!你怎么对得起翠花?你怎么有脸去面对,你死去的妹妹!”

他们家的女儿遭受了屈辱的对待!

现在,他们家的男儿,又这样对别人家的女儿!

她到底做了什么孽!

阿日拉夫人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原本躺在床上的忽颉利,被这一巴掌打懵了。

他不再伪装,赶忙坐了起来。

“阿姆。”

“别叫我阿姆!”阿日拉夫人怒吼,“畜生!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断绝关系!我明天一早,就回蒙国!”

说完,她要走。

可刚迈开脚步,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雅想要上前搀扶。

忽颉利却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一脚踹开了她。

“贱人!滚一边去!”

雅被凌空踹飞,后脑勺撞在了墙上。

脑子嗡的一声。

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

紧接着,她掉落在地上,疼痛也随之袭来。

她抱住自己的脑袋,哭着说:“阿姆……”

阿日拉夫人见到这一幕,高高的扬起手,想要给忽颉利,再来一巴掌。

忽颉利却沉声说,“阿姆,这一切都是雅设的局,您看清楚了,心藏蛇蝎的人是她,不是我!”

“阿姆,我没有……颉利哥把所有事,都推在了我身边……可我真的没有……”雅哭的可怜兮兮。

阿日拉夫人选择相信了她,“她怎么设计你?你不情愿的话,谁能把你弄到翠花的床上?忽颉利,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你自己想办法,给江家的人一个交代!别来打扰我们!”

说完,阿日拉站起来。

拉着雅的手,说:“我们走。”

忽颉利的肺都要气炸了。

难怪江家两兄妹,要费那么多心思,拆穿这贱人的真面目!

若非他们留有一手。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