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cao了一晚上 学长突然打开了遥控器

“而我本就是剑修,剑意融合之下,便产生了这样奇异的变化!”

吴敌不傻,仔细一想,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一柄剑乃是半成品,由锻千山亲自操刀,借用吴敌手中的地煞阴毒火所锻造而成。原本这剑坯还要在洪炉之中养上许久,经过千锤百炼,法力洗涤,才能成功出世。

但现在,却因吴敌的存在,吴敌乃是降服地煞阴毒火之人,这剑坯由异火锻成,自然会亲近这异火主人。

而又有吴敌的剑修修为,剑意接触之下,竟双双融合,这一点是吴敌怎么也没有料到的。

“恐怕连锻千山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

吴敌心中暗忖,眼皮轻跳,“只不过,这样的变化,对于我而言,到底是好是坏呢?”

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就算吴敌一点也不懂锻造的门道,却也知晓,能让锻千山如此亲力亲为,辅以极其罕见的异火锻造,这剑必定无比的珍贵。

而眼下,这剑坯却与吴敌的剑意相融合。

这也就意味着,假以时日这剑一旦出世,立刻就会循着吴敌的剑意而去,就相当于自动择主!

这件事情,吴敌想想也觉得头大。只因他很明白,能让锻千山如此尽心尽力,甚至找寻到异火为之锻造剑器者,绝对不会是什么一般人。

“恐怕经过此事,又要惹上大麻烦了。”

吴敌心中暗道不妙,但事已至此,却已没有了回头路。

我被cao了一晚上 学长突然打开了遥控器
这也该是天意,锻千山没有察觉到剑坯的异动,而吴敌本就因见识到了锻千山的手段,领悟到了火法真意,进入了无知无我的入定状态。

这种状态下,吴敌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而他身上的剑意则是由身体自发的释放护主。

可以说,走到这一步,充满了巧合,也充满了必然。

“债多不压身,反正都惹了这么多麻烦,也不差这一个了!”

吴敌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自嘲笑道,

“再说,有了这宝贝,实力提升上来了,还怕他人不成?”

说着,他再也没有顾忌,猛地一口将四周的剑气尽数纳入体内。

若是此时有人在洪炉之中,便能惊奇的发现,吴敌一口将所有剑气吞入体内,整个人立刻膨胀成了一只大皮球。

“看来,还得入定三天,才能完全消化掉这股剑意!”

剑意入体,吴敌只能苦笑,虽然这剑意不会伤害到他,可这剑意之中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大。

他可不想就这样圆滚滚的走出去,不然的话,非得被笑话死。

反正身处这洪炉之中,得天独厚的环境,正适合潜心修炼一段时间。而吴敌身上的伤,也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这几日消化这剑气,正好给了他充足的时间。

何况这里可是飞绝峰,是锈剑山庄,吴敌思忖,哪怕是小祖宗和龙蟒联手追杀到这里来,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拿他没辙。

真以为锈剑山庄是吃素的啊?这里面的哪一个人,不是狠角色?

哪怕是看上去最人畜无害的小师妹明月江秋,那也是孤身一人闯荡白羽宗还全身而退的存在。

更不用说看似憨厚老实的大师兄岳为轻,能采取七种毒蛊金蚕的丝线编织成金丝织,这家伙看似普通,实力却也是深不可测。

而无论是谁,想要踏入洪炉之中找吴敌的麻烦,就必然要经过锈剑山庄的这几关。

更遑论,锻千山这积年的高手,真正的顶级存在,一把十二万九千六百斤重的太虚锤,足以把任何来犯之人锤成白痴。

想到这里,吴敌闭上了眼,再无牵挂,脸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再次入定!

……

化外,飞绝峰外。

形容有些狼狈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了飞绝峰的山脚下。

“这什么鬼地方,先是有吹宙外罡风的鬼峡谷,又有万毒缠身的毒林!”

白若溪脸上带着一种恨得牙痒痒的笑意,银牙紧咬,显然,她也先后闯过了其他两大绝地。

“倒是那火原,地火虽凶猛,却并无什么异常,也是奇怪。”

她倒是不清楚,地火原中原本凶猛无比的异火已被吴敌取走,否则的话,只怕也要经历一番苦难才能渡过。

“现在又有这样一道高耸入云,仿佛剑刃一般的山峰!”

“难怪万里无人烟,这种地方,鬼才能生存!”白若溪骂骂咧咧,一双美目,却已攀上了飞绝峰尽头。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8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