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的句 花怜车文

楚寒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登时像气球被戳了个小孔一样,呲一下泄了出去,甚至没忍住,有笑意从楚寒抿紧的嘴角流露出来。

邓氏脸都被气得脸发青了,尤其在看见楚寒嘴角那笑意时,恨不能直接上去撕烂楚寒的嘴脸,拆她的台就算了,还当着她的面骂她儿子是憨包子,但邓氏还没来得及说话呢,田金蛋就捏着拳头冲了出来。

“你敢骂我是憨包子?!”

田金蛋听不懂什么机灵生气不生气的,但楚波那一句憨包子他听懂了。

“三弟,他说我骂他。”楚康像是听见什么惊奇的事一样。

田金蛋挥着拳头:“你敢骂我,我打死你!”

楚康:“我以为你这么蠢会听不懂的。”

邓氏:“……”

田金蛋:“……”

“啊啊啊啊!”田金蛋大叫着拳头就朝着楚康挥了过来,楚康头一偏就避开了,顺手一抓就将田金蛋的手腕给捉住了,那么一用力,嚣张的田金蛋登时疼得哇哇大叫,哭爹喊娘的嚎了起来。

楚康:“……”

就这种玩意儿还敢肖想他二姐,换做大熊哥来,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人给按扁。

邓氏吓得肝胆都险些蹦出来:“哎哟,这是做什么?快放手,你快放手。”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的句 花怜车文

杜氏刚冲过来呢就瞧见邓氏举着手要去打楚康,杜氏怒目圆瞪:“狗东西,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来我家打我儿子!”

杜氏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捉住了邓氏还没落下来的那只手。

“嗷!!!!”邓氏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你放开我娘。”田银蛋要冲上来帮忙,楚寒和楚波两人冲上去将田银蛋按得死紧。

场面一下就乱了起来。

蒋氏瞧着邓氏连带着两个宝贝孙子被人揍,一口怒气就蹿到了嗓子眼儿。

“你,你们!”

“田慧!你,你们还想杀人不成!”

田氏被蒋氏这一声吼得从惊愣中回过神来,迎上蒋氏的眼睛。

田氏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她幼时被蒋氏磋磨的画面,要是楚凡嫁到田家,就得如同她一样被人当牲口使唤还不算,还要整日饿肚子的场景,田氏心头的那口气一下就冲到了头顶。

“杀人?谁要杀人了,后娘莫不是老眼昏花看错了,他们不能还好好的能喘气儿,这怎么就叫杀人了。”

“你!”蒋氏手指指着田氏,被田氏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蒋氏本来就没打算怎么压抑的脾气彻底爆发了,“田慧,你想造反了你,老娘不管教你,你就皮痒了是不是?看老娘今儿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亲家母这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嫁到我们家的媳妇,要怎么教,该怎么教,哪还用娘家的后娘来教?”

老太太带着楚凡走来,沉声打断了蒋氏的话,老太太这话可没给蒋氏留一点脸面,蒋氏一时又气又尴尬的,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但蒋氏的厚脸皮,经过这么多年的打磨抛光,已非常人能比,蒋氏很快又调整好了面部表情。

“哎哟,是亲家母来了,慧娘嫁过来,我都还没机会得见亲家母,这要是在外面遇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亲家母是慧娘的姐姐呢,亲家母,你这长得可真年轻,一看就是那有福气的人,哪像我,就是那操劳的命儿。”

蒋氏下意识忽略了老太太口中的那句后娘,变脸似的亲亲热热的上前跟老太太寒暄奉承。

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年轻,蒋氏自认自己拿准了人心,便笑嘻嘻地看向老太太。

但凡是女人都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年轻漂亮的,老太太也不例外。

老太太就挺了挺胸膛,脸上露出两分笑来,只不过这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亲家母这话说得倒是不错,我这人啊,平日里就不爱把手伸那么长,该自己管不该自己管的都掺和一脚,伸长心放宽没那么多事要操劳资人自然就年轻有福气了。”

蒋氏:“……”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79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