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让我解开蕾丝胸罩 鼓励的话

“不行,绝对不行,大妹子本来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你伤害了她,这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王忠全,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趁早打消这个想通过关系走后马减轻自己的处罚,人在做,天在看,你想逃离法律的制裁,那是不可能的”

突然间,一个女人便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是吗?牛经理好大的口气,莫非非得让王忠全以死谢罪,你们才肯放过他”

牛大宝当时一惊,只见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走了进来,两个甜甜的酒窝挂在她的那张瓜子脸上,高高的鼻孔,浓浓的眉毛,长长的秀发披在肩的两边,一袭紧身皮衣将身材展露的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那超过36杯的地方都快要将衣服撑爆了。

“你是谁?”虽然牛大宝意识到来者不善,但是却很是疑惑,这个女人为何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而且还口出狂言。

女人看了一眼牛大宝,又朝着王忠全看了一眼笑了笑,径直走到牛大宝的跟前,将手提包里面的东西全部给拿了出来,坐在牛大宝办公桌的对面,翘起二郎腿,笑着说道:“那牛经理猜猜我是谁?”

牛大宝有点诧异,看着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尴尬都没有,而且还是那样的随意,就好像这里就是她的地方一样,这种无拘无束,而且还从容淡定的气质,让牛大宝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

“你就是那个打神秘电话的人派来跟我谈判的?”

那个女人换了一下腿,不禁将头发轻轻地往后摆弄着,不禁露出两个酒窝笑着说道:“看来牛经理还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不欢迎我的到来吗?”

牛大宝此刻的成熟,可不是像以前那样的无知与慌乱,他淡定地看了看这个女人,不禁坐下后,笑着说道:“来者是客,只是美女你也太心急了点,都说这陌生人见了面,也得自我介绍一下吧!你都不主动提起,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呢?”

皮衣女人站起身来,朝着牛大宝走去,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道:“听闻牛经理半年之内从一个小员工爬到经理位置,而且接下来还是总经理的热门人选,看来面对你这样有成就的男人,我不来个自我介绍也不行呀!”

牛大宝没有吭声,也没有任何表情,为了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个下马威,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女人没有想到牛大宝居然这么不给面子,顿时就脸色有些异常,但还是无奈地暗自笑了笑,退出一步之远,朝着牛大宝说道:“牛经理,我受主人之托前来和你对接,你可以叫我小凤,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是由我来和你对接,我们主人说了,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是吗?”牛大宝猛地抬直头来,瞪着这个叫做小凤的女人,那眼神里冒出一股杀气,显然他对这个女人的狂妄与无理有点生气了。

可是小凤却是微笑着,显得极为淡定,这让牛大宝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看来是在江湖上经过考验的,要不然面对他的眼神里冒出来的杀气,还能这样淡定微笑,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个善茬。

“牛经理,我跟着主人整整十年,经历过风吹雨打,所以你也不要给我吹鼻子瞪眼,我不吃这一套,我家主人说了,你会接受我带来的诚意,而且你也会交我这个朋友?”

牛大宝发现眼前这个女人可真不简单,就他身边的这几个女人,包括陈爽和何美丽,她们都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这个小凤身上的那股霸气确实与众不同,看来确实是在社会上经历过许多磨砺才铸造成这样的气质。

“好,有个性,有胆量,我喜欢,但是你告诉我一个小名,似乎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难道也是你们主人的诚意?”

看到牛大宝拍桌而起,那股霸气侧漏也确实跟别的男人不一样,这让小凤心里猛地震惊了一下。

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禁微笑着说道:“既然牛经理对我如此感兴趣,那我也就没必要藏着遮着了,我真名叫做刘彩凤,你可以叫我小凤”

牛大宝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然后才转到王忠全的身上,轻声地说道:“刘彩凤美女,莫非你真打算要替这个男人求情,这也是你们主人的意思?”

刘彩凤看了一眼王忠全,不禁点头道:“我家主人说了,王忠全的命我们也要留住,至于你要的筹码,我们可以再加一点东西,相信你会感兴趣?”

刘彩凤朝着王忠全使了使眼色,然后便看到王忠全朝着刘彩凤深深地鞠躬一下,很是感激地说道:“小姐,谢谢您”

“还不快滚”刘彩凤落地有声的训斥,害得王忠全恢溜溜地跑了出去。

牛大宝当时便疑惑起来,这个王忠全难道认识这个刘彩凤,为何要叫她小姐,这个刘彩凤到底又是什么来头呢?

看到王忠全走了,刘彩凤不禁冷笑道“家里的狗没有管住,放出来这么多年啥事都没有做成,还让我来给他们擦屁股,真是让你见笑了?”

“你说王忠全是你们家里的人?”牛大宝这可是更加疑惑了。

可是刘彩凤却是笑了笑说道:“牛经理,相信你以前并没有到这样的大企业做事吧!这只是一个开胃菜,以后还有更多佳肴等着你品尝呢?”

牛大宝倒吸一口冷气,真没有想到,这个刘彩凤居然如此大的口气不说,连王忠全都是他们的人,那王天成的企业里面,到底又有多少是这个刘彩凤的人呢?

“哈哈,刘小姐说的对,我只是一个介平民,出身卑微,怎么能跟你们这种大户人家比呢?”

老师让我解开蕾丝胸罩 鼓励的话
可是刘彩凤却瞬间就转换话题说道:“我家主人跟你通过电话,你既然答应了,那今天我也就把相关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看看这些资料,合同,协议有问题没有,要是没有问题,那你就签字吧!南北坡的煤矿经营权全部归你,当然,我家主人答应你的事情也会做到,只要你跟警方说清楚,明天我就让他们全部消失,永远不会再回到天心市”

牛大宝没有被这个狂妄的女人吓到,反而很淡定地笑了笑。

“牛经理,你笑什么,是什么意思呢?”

看到这个女人开始有所慌张了,牛大宝不禁冷笑一声道:“刘小姐,这么心急干嘛?这么多的资料,我一时半会也看不完呀!要不今晚先在水镜湖休息一晚上如何?”

可是刘彩凤却摇头说道:“也好,也不在这一时,反正这几天我都在天心市,等你看完了再通知我,至于留在你们这里休息就不必要了,这种三四线的小城市,我还真睡不着”

狂妄的刘彩风离开后,牛大宝不禁笑了笑,发现这个女人虽然精明,想在气势上压他一截,但是却有点本末倒置,没有抓到火候,刚刚她那瞬间的慌张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他不点头,这个女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刘彩凤走出牛大宝的办公室,上了一辆超级豪华的房车,坐在房车里面的沙发上,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给她倒了一杯水,脸色相当难看地说道:“凤姐,夫人刚才打电话来了”

刘彩凤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个女孩子,紧接着便板着脸说道:“她打电话干嘛,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女孩子低着头说道:“夫人说少爷被人打了,好像挺严重,让你回个电话?”

“什么,我弟又惹事了,这个长不大的孩子,真是气死我了,把电话给我拿来”刘彩凤刚才被牛大宝压了一筹,她心里本来就有气,此刻听到自己的弟弟惹事,更是无语。

接过女孩手中的电话,刘彩凤便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刘俊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被人打了呢?他在京都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电话那头却是哭着说道:“你弟弟那里被划伤了,医生说必须要到国外去做手术,如果不及时作手术的话,就怕到时候无法传宗接代了”

“什么,到底是谁打的,有没有抓到人,那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安排送他出国呀!”

听到刘彩凤生气了,母亲在那头却是有点害怕地说道:“小凤呀!你别生气,都怪爸妈没有教育好你弟弟,我们已经通过关系联系了国外的专家,今天晚上就会飞回来做手术,相信你弟弟到时候休息半年就可以恢复了”

“妈,我不想和你谈这些,你告诉我,是京都的哪个人打了弟弟?”

母亲在电话那头叹气道:“听你弟弟说,不是京都的人,好像是从天心市来的一男一女,女的长的挺有气质,而且有点姿色,男人是一个强壮的男人,名字好像是叫做什么大宝,等下我把监控拍下视频发给你,你帮你弟弟出口气吧!”

显然,刘彩凤对于母亲的宠溺特别反感,她没有多说话,直接挂了电话,然后便打开手机,看起了母亲刚刚发过来的一段视频。

看到视频里面的人时,刘彩凤当时便愣住了,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打伤她弟弟的人居然就是牛大宝。

“牛大宝,你居然敢动我弟,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以为京都刘家是这样容易被欺负的吗?”

刘彩凤看着手机上传来的视频,眼里冒着一股无比高傲的神情,看到牛大宝将刘俊狠狠地收拾一顿那趾高气扬的神情,顿时便将手机狠狠在砸向地上。

身边的女孩子吓得都不敢吭声,过了良久,她看到刘彩凤稍侯平静了一下后,才走过去将手机检起来,于往常一样,将手机放到了旁边的一个篮子里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0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