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bl* 我帮你把奶吸出来吧

她之后又道:“先生,以你之修为,断不要在红尘老人身上动什么不该动的脑筋啊!他的修为,只怕是我师父来了,也无必胜把握啊!”

陈扬道:“这些我都知道。”

云霄心道:“你既知道,却为何又一意孤行?

她决定不管怎样,都陪陈扬度过这三天。

在红尘山里转了一圈后,陈扬和云霄又回到了那个院子里。

陈扬开始盘膝打坐,感应四周一切。

他在红尘山转的时候,就是想找到莫语的蛛丝马迹,但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眼下便也是想感应到莫语的一丝气息……

奈何,什么都感应不到。

整个红尘山里,似乎就只有红尘老人和那阿尘两个人类。

陈扬不禁狐疑:“莫语去了哪儿?莫不是已经遭了不测?”一念及此,他心中便是五内俱焚。

若是莫语真的已经不在了,那他做再多的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就是宰了红尘老人又如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第三天。

按照和红尘老人的约定,三天过后,陈扬就该离开了。云霄希望陈扬不要轻举妄动,等这三天一过,便和她马上离去。

陈扬没有答应,而是顾左右而言他。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让云霄先走。

云霄感到无奈,道:“先生,我已经言尽于此了。若你真的一意孤行,到时候惹怒了红尘老人,请你原谅,我的确没办法和你站在同一阵线。因为你这根本就是送死!”

陈扬道:“仙子为我所做的一切已经是仁至义尽,无须再为我做任何事情了。”

云霄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她心里有感觉,这货来是有很强烈的目的的。而且,三日之后,他依然不会走。

她只是不明白,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白白送死呢?

夜幕降临的时候,阿尘刚好从宅子里出来,她扫了一眼院子里的陈扬和云霄,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院子。

陈扬立刻跟了上去。

云霄吃了一惊,也立刻跟在陈扬后面。她不知道陈扬要发什么疯,也懒得多问什么了。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bl* 我帮你把奶吸出来吧
那阿尘刚出院子,就感觉到背后有人过来了。

她转身就看到了陈扬和云霄一前一后的跟了过来,立时警惕无比,道:“干什么?”

陈扬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阿尘对陈扬一点好感都没有,闻言冷笑,道:“不管你问什么问题,我都不会回答你。眼下这里可不是什么红尘关,你若想对我出手,就是死路……”

她话还未说完,陈扬已经先出手。

一瞬间,陈扬就掐住了阿尘雪白的脖颈。

云霄在旁吃了一惊……她心中预感不妙,觉得事情正在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阿尘顿时呼吸困难,虽然她修为高深,但陈扬的这种控制是对她整个身形的一种逼迫。

陈扬双眼陷入血红,狞笑道:“是吗?”

阿尘涨红了脸,想挣扎却又挣扎不开,吃力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家主人面前对我出手,你今天死定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死之前,你一定先死!”陈扬冷冷道。

“先生……你……”云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阿尘呆了一呆,眼中闪过一抹惧色,但很快又平复下来,冷笑道:“此处乃是我家主人的道场,在他面前,你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是吗?”陈扬也冷笑,道:“我现在就捏断你的脖子,看看你家主人到底是否能救你?”

阿尘觉得主人是可以救她的,但她不明白为什么主人一直不出手。万一主人不愿意救自己呢?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恐惧在心中油然而生,眼神也就不再那般坚定了。语气也不自觉的软了下去,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陈扬一字字道:“我问你,莫语呢?”

阿尘一呆,道:“什么莫语?”

陈扬一直在观察阿尘的细微表情,便发现她听到莫语二字后所表现出的茫然并不是装的。

“你跟了红尘老人多少年?”陈扬又问。

“一百年!”阿尘老实回答。

陈扬暗道:“一百年?莫语随红尘老狗来仙界可还没满一百年啊。为什么阿尘会没见过莫语?”

他百思不得其解,接着又问阿尘:“数十年前,红尘老人曾经离开过一次红尘山,去往了地球。当时他带了一名女孩回来,那个女孩呢?”

阿尘道:“我家主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去一趟,我不知道你具体说的是那一趟。但是我家主人从未带过什么女孩回来!”

“你撒谎,我杀了你!”陈扬暴怒,眼下也不管阿尘所说是真是假了。他只知道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我没有,我一句谎话都没有说!”阿尘骇然。

陈扬眼中的煞气着实是吓到了她。

云霄怕陈扬真的杀了阿尘,马上抓住陈扬的手臂,以法力传输过去,喝道:“住手!”

陈扬激愤之下,确实是差点失手杀了阿尘。他对红尘老人以及红尘老人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痛恨。

好在云霄的法力传输过来,瞬间让他清醒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1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