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嗯啊哦嗯

男孩儿抬起拎纸袋的手掂掂,“还是热的,桂花奶糊,上回你说想尝尝的。”

小子牛还是有礼貌的,“谢谢。”不过没去接,她脚一滑再次上板,稍蹙眉头,“可我现在不想喝热的。”

男孩儿笑,看来他有两手准备,“行,也有冰的,桂花荸荠水。”说着时,那头站驾驶门边的男孩儿赶紧从车里又拎出来个纸袋举着,顽皮又傻里傻气,像耍了小聪明得逞。

翀心戴着大墨镜,就是唇边一抹轻笑。不稀得了,想讨好她的,还少了?子牛除了自身嘎里嘎气,看似“不懂风情”,还有就是她确实也不在乎这些。

“搁着吧。”她就要再滑过去。男孩儿也没追上,两个纸袋都搁在了车顶,人也没走,靠车边看来要等。

子牛却没滑几步,她腰间绑着的小腰包里的手机响起,

再次站住,

只见她接起,“哦,好。我在……”她看看路牌,后头翀心也看过去,告诉她“杨柳西街”,子牛再对电话说“杨柳西街。”

放下手机,她走近翀心几步,“英茧叫车过来接我,”她又看看自己腕子上的表,“我两点钟的班,她有事儿找我,我直接回食堂吃饭了。”翀心将斜背的小包搂到前头来,从里头掏出一小瓶辣椒酱给她,“你们食堂有面吧。”子牛接过来笑着点头,“有。”这是翀心自己做的“魔鬼辣”,本来打算一会儿她两去吃面“开尝”的。

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嗯啊哦嗯
“那你现在就回北州么,”子牛边把小辣酱塞进她腰包里,问。“嗯,应该赶得上11点的高铁。”翀心也看看表说。翀心周末来,本就是跟她约着一起玩滑板的,现在她有事,翀心自然也先回去了。“我先尝尝,如果差味儿我再调,你生日那天肯定调出一碗叫你满意的辣口面。”小子牛腰包鼓鼓,抬脸笑眯眯向翀心。翀心也笑得纯幼,“嗯。”用力点头。

子牛栓好腰包,又看向那头成渝,小声对翀心说,“诶,正好他们有车,叫送送你。”她走过去,抬手还是要了那袋子热的“桂花奶糊”,“谢谢你们送她去高铁站吧。”

那有什么问题。成渝还是把荸荠水拿过来,“都拿去喝吧。”子牛摇头,“喝不了那么些。翀心,你喝么。”喊翀心。翀心大大方方“喝。”

不多会儿,来接子牛的车停靠在道旁。有明显的宫禁标志,车、行人,更是望而不敢靠近。

小子牛跑几步,又转身倒着走对翀心说,“这副板轮子溜滑多了,回去帮我谢谢小宁。”

“好咧。”翀心冲她比了个OK。

那头子牛上车走后。这边翀心再次戴上墨镜,丝毫不怯场,女王一样登上车,成渝随其后。焦行过来捡起了两副滑板,放在副驾座位上,再上车驶离。

“你就是翀心?”

成渝靠向椅背微笑问,

翀心右腿压左腿,手里拿着荸荠水喝,自在得很,“是呀,你还认得我?”

“认得,听顾未提起过,你们是同学。我叫成渝。”

“哦,幸会。”翀心那可是“独当一面”的“女王”,信息网不会比他们差,成渝的大名肯定听说过。但这会儿也不得稀奇在乎,跟顾未和解后,翀心基本上也没“仇敌”了,她不招惹别人,别人也别想轻易招惹她!

“你9号生日?”

“嗯,这你都知道。”

“顾未说你和大公主是一天生日。”

“有缘不是。”看得出翀心尽管“不在意”,可应有的谨慎还是有,不多话。

成渝拿起魔方轻轻转,小笑,其实也真诚,“今年看来不会为难子牛了,你和大公主都和她好,一天生日,她跟谁过去呢。”再呼出一口气,“大公主生日那天,她和苏肃订婚,京里大庆,热闹也乱糟糟。”他扭头看翀心,“你如果还想在京里办生日,我可以帮忙。”

翀心晓得他是不知道自己也与英茧相识,还约好一同过生日,但,这也是翀心第一次听说“英茧生日这天要与苏肃订婚”——不免还是有些惊诧……

“多谢,到时再说吧。”

翀心是这么回他。心里难免有担心:子牛知道这个消息吗……

车一路开进大内,至储华宫。

子牛下车望见不仅英茧站那儿,竟然太皇也在。觉察自己这一身便装不可,遂转身想先回避,换了志服再来。

哪知已经都看到她了。

小子牛还是那身玩滑板的装扮,下车来,时髦又酷又仙的小姑娘。真叫人眼前一亮!

“子牛!”英茧唤她。子牛只有跑过来。

小子牛还是很讲规矩的,先向太皇、英茧一颔首行宫见礼,而后才走到英茧身前,小声“我去换了志服就来。”英茧两手捉住她肩头“这样挺好。”又望向她父皇“子牛多青春活力。”太皇微笑背着手往储华宫西侧花园走去。

“干嘛去,”子牛好奇问英茧。

英茧牵着她手——英茧真把子牛当她的小幼妹了,好事儿都想着她。“去看小豹子。上回不跟你说过,那只被狮子抚养的小豹子要送宫里来,今儿就到。”

哦,子牛也来了兴致。是的,这可是件怪事呢。热河盖亚草场养着许多野生动物,那日工作人员惊奇拍到这么一幅画面:一只雌性狮子正在哺乳两只小豹崽!

怎么就说“怪”呢,

要知道,在自然界中,狮子和豹子同属于大型猫科动物,它们对猎物等资源的需求十分相似,是竞争猎物和空间的有力对手。一般情况,狮子会杀死豹子或其幼崽,甚至抢走它们的猎物;而豹子则会抓住机会杀死没有成年狮子看守的狮子幼崽。两者的目的都是压制对方,减少竞争对手的数量,好让自己的猎物更充足,领地面积更大,面临的威胁更少。

更何况,目前,这只母狮还有三只幼狮要喂养,怎么可能“如此大方”还去喂养“敌人的孩子”?

不久,令人伤心的消息传来:在工作人员连续观察两周后,在一个水坑旁,发现了其中一只小豹崽的尸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1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