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李雪梅 没穿内裤被同桌摸

英茧依偎在父皇身边坐着,“看它这么喜欢子牛,叫子牛起吧。”

太皇也没说话,俱看向宝座下头的子牛。

子牛正在来回走动,豹崽就跟着她嗅着走,子牛也觉得好玩儿,一抬脚,它从她脚下穿过去,糊里糊气,走过了才发现子牛放下的脚在后方,又翘着小尾巴回头再找来嗅。

“子牛,你给它起个名儿吧。”英茧唤她。

子牛站住,也没推辞,想想,“小苕货,”她低喃,笑着用脚还是逗它,

诶,豹崽好像听到了,一暴躁,龇牙要咬她呢!更把子牛逗开心。太皇走下来,也是笑“它们也有灵性,你瞎喊它们,照样惹怒它们。”弯腰抱起豹崽,豹崽还在挣脱要扑子牛,太皇慢慢顺他颈后的毛。

子牛看它的样子,圆溜溜毫无杂质的眼睛,脑子忽一震!想起,宝格……或许她内心从来就没逃脱对宝格的愧疚……“宝格,”不由自主喃出,

奇了怪了!小豹崽一听这个名字,立即安静下来,眼睛看着无比软糯可爱地还看着子牛,但在太皇怀里已经温顺如猫咪,掉在下方的尾巴也撒娇地摆。

“叫什么,”太皇还没听清,

“宝格。”子牛忽有一抹确定!坚定说出这个名字,并头回这么勇敢地伸手抱向豹崽。豹崽投入她怀里,就似久别重逢,依偎在她颈项边慢慢舔,子牛也似再无害怕,她轻轻抚摸它的后脑,小声“我一定再好好保护好你。”豹崽真的一声呜咽,更投入她颈怀里。子牛心无法自已地震颤着,竟然湿红了眼!

见此,太皇内心最柔软的一面似乎也被牵动,他伸手过来也摸着豹崽,说,“你确实是个好孩子。”因为他自己不也说,小兽有灵性,它能这样“依恋”子牛,说明子牛一定“天性纯善”,叫这类猛兽天生都亲近她……

确实也因为“宝格”,太皇与子牛彼此都有了新的认识,进入了新阶段……

……

黑黑的肥岳李雪梅 没穿内裤被同桌摸

果不出所料,顾未以全系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景界第一高等学府,燕堂学院。天朝景徽上就是一只燕子。

今天是发放录取通知书的日子。燕堂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发放上百年的传统都是“飞鸽传送”方式:一只受过专业训练的飞鸽,脚上绑着录取卡片,飞到你家门前,有喜降临!当然随着科技发展,“飞鸽”在某些发达地区已由“无人机”取代,更安全,更高效。

已是燕堂学院大一学生的成渝,既是作为学长,又是尽地主之谊,特别为顾未在“千禧堂”开了这场大Party,大喜大庆接顾未这张“录取通知书”!

翀心来,还是颇引人瞩目的,除了她本人耀眼,关键是她牵来一只好大好漂亮的凤凰风筝!

今儿天也好,飘在廊头,异美非常!

成渝两手插裤子口袋仰头望着,笑着对顾未说,“她倒有新意,送你个这。”

顾未轻轻摇头,“给子牛玩的吧,我才没福气得她这个。”

翀心走来,顾未两手抱拳一躬身,好“感激”呢,“您肯移驾亲来,我真是不胜荣幸!”

翀心一声“放屁!”,从包里掏出个大红包丢给他,“这是我的,”又指指天上飘着的凤凰,“那是子牛的。”

眼见顾未抱着大红包一副无法形容的惊喜呀!真有点傻乎乎,“真的?!凤凰是她给我的?!”

翀心两手放前,真淑女,仰头微笑看着凤凰,“所以说,你千万别辜负她,子牛是有心的,早半个月就在为你准备礼物了……”忽然住嘴,翀心首次都僵愣了,因为看看小未激动的!——他一把抱住翀心,重重在她耳边发誓,“我若有负她一天,叫我永世不得超生,做那腌臜稀烂之地里最叫人唾弃的鬼,任人欺辱宰割!”最毒的誓了……小未立即又放开她,跑去外头叫道,“快放下来我摸摸!…”真正像个孩子!

“神经病!”翀心冲他背影骂道,不过下来也是笑着的。

成渝走至她身旁,“子牛今天能来么。”

翀心拿出手机看看,“今天她当值,说是来的,还是看她几时下班,她说到时会给我来电话。”

“好,我们等她。”

翀心微笑,晓得这场“庆贺”主角看似顾未,一切“所向”还不是为子牛,主要她要开心……

正说着,忽听,“成哥,今儿有热闹怎么也不通知我。”

迎面走来几人,打头是个很清秀的男孩子,说话的也是他。与他并排走的,还有个好漂亮的女孩子,容貌确实出色,翀心都多看两眼。

成渝这边的人已经忙跑来,“莱阳放进来的,我们也不好阻拦……”

接着就见莱阳随顾未走进,站在门口。莱阳喊道“安隐,说进来不闹事的!”

这个被换作安隐的清秀男孩儿,回头,一眼却是直视他身旁的顾未——是了,进来时,顾未在拐角多心爱地仔细看取下来的凤凰风筝,他们没见到他站那儿。

“你就是顾未?”再开口倒是那个女孩子,转眼就是一脸愤恨呐,声音都变得尖细,痛恨地指着他,“就是你泼粪到宝格坟头的是不是!!”

来者何人?还真有点来头。

男孩儿叫曲安隐,女孩儿叫曲罗月,是一对姐弟。他们还有个最小的妹妹,叫曲妙智。

这个曲家,几百年来的皇商,家底可谓不简单的丰厚。

从前呀,士农工商,商人的社会地位相对来说是最低的。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老帝皇们一直重农抑商。所以,曲家有这高的地位,祖上其实也是读书的仕宦人家。曲家第一代曲公为紫薇舍人,此职很有历史渊源呢:“紫薇舍人”实际相当于中书舍人,《新百官志》记载“开元元年,改中书省曰紫薇省”,其权职、品阶历代均有变化,但职务皆为文职。

“珍珠如土金如铁”,毫无疑问,曲家肯定有钱。他家从来都是“现领内府帑银行商”的身份。帑,贮藏钱财的府库。曲家是从国库支领银子为皇家采办各项物质的商人,这可和寻常商人不同,直接为皇家提供物资,他家在中都及各州大府门脸铺面房屋无数,其财力可见一斑。

这对儿姐弟的父亲曲万方,是第一百六十代曲公了,依旧手握“内务府采办”,而且私人生意越做越大,海外利益也重。关键是,曲万方与少帝私交极好。还有,他最小的女儿,曲妙智,是有名的神童,据说,尽管只有十五岁,却已是少帝皇后有力候选人之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1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