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小说 忍不了了快让我进去

子牛小小蹙眉噘嘴,“不说宝格病了吗,还要死了吗,”

“不敢不敢,宝格这些日子几乎不吃东西,是真盼着您来…”桥眼嘴上这么说,心里是这么讲:何止宝格,太皇胃口也不好,吃是吃,可也吃不香呀,您这突然发脾气不来,威力可太大……

就差把她捧着进殿里去了,终于,祈年殿的人可以松口气咯。

她才出现在门口,宝格就冲来,子牛弯腰把它抱起,它不住舔子牛的脸庞呀,欢喜得!子牛咯咯笑“才说你要死了,这哪里是要死的样儿。”

太皇看似手上折子没放下来,看她一眼,又瞧到折子上,其实呀,唇边已经露笑。

哪知,这孩子根本没打算进来,就在那门边,一直蹲着逗逗宝格,小声和它说会儿话,玩了会儿,摸摸它脑袋起身就要走了!——宝格不舍极了,呜咽着还在扑腾她腿。太皇终于放下折子,“站住!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

子牛听了,嘴立刻嘟起来,不过还是远远站那儿跟他颔了下首,“见圣人安。”

“你来,”圣人声儿还是放柔和了的,

子牛却不动,“回圣人,我职儿上还有点事,得先走了。”说完,不待圣人反应转身拔腿就跑!宝格嗷一声追出去——“个小兔崽子!”圣人算是气怒了,放下腿丢了折子也跟着跑出来,“宫门都给我关了!今天我看你有多大的事儿!”

子牛呢,嘿,她不往宫门跑,真是个小兔崽子,她往园子跑,园子边边她晓得有狗洞,她钻出去!

宝格格外兴奋,它还以为子牛逗它玩呢,跑得也欢,边跑边扑。

一时鸡飞狗跳呀,

宝格追,圣人拖着木屐也追,內侍们怕圣人有闪失,还是追。

结果到了祈年宫玉羽潭边——这玉羽潭呀,是一汪直接由玉翅湖引进来的活水,常年清澈见底。宝格跑得快跟得紧呀,鼻子都碰到子牛小腿了,子牛又好笑又好奇,回头“小畜生,别再跟着了,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却话还没说完,宝格忽得腾身跃起,那个姿态勇猛又优美——搞得好!这一扑,子牛完全不及防,脚下一滑,啪叽,直挺挺摔潭子里去了!

“子牛!”是圣人惊喊她,因为眼睁睁看她后仰摔下去,

“圣人!!”这后头的声儿更不得了的惊吓,因为眼睁睁见圣人跳下去……

再待內侍们惊慌失措跑来,圣人已经捞起子牛一身湿淋淋往上头走了,潭水不深,但这个初春的日头,寒水依旧寒凉——圣人抱着子牛走,多少內侍要上前接,圣人根本不放手,沉着脸疾步往内殿去……谁也不敢多吭一声。几人去接也跳入水里的宝格,宝格像晓得做了错事的,呜咽着蜷缩一团。大伙儿是没见,圣人跳下来时是狠踢了一脚也跟着跳进水里的宝格的……

一路,在圣人怀里也窝卷着的子牛全身湿透,紧闭着眼,还在隐隐抖——吓的?她也怕水?冷的?毕竟寒水凉。都不是。是直挺挺仰摔下去的瞬间,一种渗进骨子里的恐惧忽而袭来——好像,好像,她从前被人这样推下万丈深渊过,那黑不见底的幽洞,四面刺骨的风灌来,还伴随着类似幽灵的呜咽,哀绝彻骨……

即使多名女侍过来将她脱衣攒干,

即使给她裹足了被子,
黄的小说 忍不了了快让我进去

即使太皇命人开足了地暖,甚至端进来了火炉,

子牛紧合着眼蜷缩着还在不停抖……

圣人几乎没有犹豫,脱去了外衣,解开被子要坐进去,子牛本能还不松手。圣人躬身挨着她耳旁,手扶着她脸庞拇指摩挲她眼睑,“乖孩子不怕,水凉有火攻,一会儿就不冷了。”圣人还以为她是怕水怕凉。许是感受到圣人的热源,子牛不自觉往他靠,终于松了揪紧被子的手,圣人坐进去紧紧把她抱进怀里,一手还完全掌心挨着她脸庞,小声不停地在她耳旁念“暖和了么,看看,火苗都燃起来了……”

內侍们放下了几层帘子,一层帘子外低头静立一名侍者,不敢有丝毫懈怠,主要靠耳听,眼睛是不敢乱看的……

“鹿血来了!”听桥眼端着鹿血急忙走来,一层帘子一层帘子地被搂开。

走到榻子边,桥眼单腿跪下,双手递上盛有鹿血小樽的托盘。

我朝起自关外,信鹿血能增阳补身,再说太皇颇懂医理,并未立即叫来御医也是瞧出子牛症状不过惊吓过度。用鹿血暖暖身子,激发一下斗志,人缓过来就好了。

上从被子里伸出手拿起小樽,桥眼放下托盘在旁小几上即退身而出,帘子再放下……

“来,喝点血噪,身子一下就暖和了。”圣人将小樽嘴挨到她嘴旁,

子牛迷迷糊糊,但依旧蹙眉躲,她闻到浓重的腥味儿,不喜。

圣人将小樽嘴追着她,子牛就是来回摆头不喝,

上叹口气,实在没办法,“闻着腥其实好喝,你看看我,我喝一口,真的好喝。”说着,樽嘴对自己唇边,嘬了一口,眼睛还看着她。子牛半眯开眼,嘟嘴睨着。“真的好喝,不骗你,来尝尝……”上哄啊,又把樽嘴对她,子牛呜咽一声抱紧他脖子,上只有赶紧拥紧拍拍,“喝了是对你好呀,气血上来了自然驱邪……”估摸是听到这句“驱邪”了,子牛似有松动,稍转过头来些。“乖孩子,尝尝,喝一口就习惯了……”再对上她嘴,子牛蹙眉皱鼻呀嘬了一口,

实在腥!子牛哈气,但,竟是一抹甘甜!

子牛没说退缩,又含上了樽嘴,

这下,犹如上瘾,越喝越好喝,最后圣人又着急,“诶诶,你个坏孩子,好喝就这贪了,这玩意儿也不能多喝……哎呀,不喝了,”终于抽出樽嘴,子牛意犹未尽,“骇人”的小红口还长着,嘴角点点猩红,说不出来的邪惧,又说不出来的艳……

圣人晃晃小樽身,所剩无几了,圣人放下小樽,拇指去抹她唇边的血红,“你看看你,一口气儿喝这些,待会儿物极必反又燥热起来怎么得了。”

鹿血已经有点效力了,子牛立即就有些来了精神,她就是个坏孩子,忽然任着性儿地起身张嘴搂着他脖子就咬上去,嘟囔“不得了就不得了……”

圣人到镇定,任她咬,就是摸着她脑后,挨近她耳旁小声,“你到底跟我怄什么气就明说,没由来地发脾气可不好,伤着自己了更不好。”

子牛松了嘴,就望着前头发怔。她闹是闹,还是有顾虑畏忌的,天子心,最难测,说了实情,后果会怎样……子牛也不是完全任性,她有时候又想得极多……

圣人见她这样——不知怎的,就是晓得她的心思。继续温柔地摸着她脑后,“你是好孩子,你说什么都不是错。”好了,圣人开口那就是圣旨,这也可算元帝此生仅有的“定性式承诺”:

你是好孩子,你说什么都不是错。

可以理解成因果关系。因为你是好孩子,所以你说什么都不是错。

也可以理解成并列关系。你既是好孩子,你说什么也都不会错。

无论哪种关系吧,圣人给出了如此“定性”,也就“承诺”了,你在我这块儿“总是好的”,“不会有错”。那还担心什么,有了我这句“令箭”,你只管啥“鸡毛”都拿来使,我怎么会怪你……

好,圣人也别担心,后头她多得是拿这句话“噎”他的时候,不过此一时,子牛还是有畏缩的。加之,鹿血的劲儿终于越来越上头,她只觉心口渐渐火烧,开始不耐地扳。

“子牛,”隔着单衣还能感受子牛身上是凉的,怎么这样了,还捂不热她呢。但是,她额上已经开始冒汗,拗动更甚,说明心躁无法。子牛竟然开始哭,她仰着头“疼,疼”地喃叫。圣人着急,扶着她后脑,“这是怎么了,哪里又疼?”

“背,背,”

圣人单手拦腰抱稳她,叫她靠在自己肩头,掀开她背后单衣看看——没什么呀,小子牛漂亮的蝴蝶骨完美无虞。又抚了抚,也无异状。此时圣人毫无玉念,他心里只有焦急心疼,因为小子牛的叫疼特别揪心,好像谁在挖她的背骨一样……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1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