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体育生 被自己的外甥

聂铭忽然加快了脚步。

身后的云亦烟见状,还纳闷了一下,聂铭怎么走得这么快啊。

她也加快脚步,正想跟上去的时候,却听见霍景尧的声音:“等等。”

云亦烟没有回头看,以为不是在跟自己说话。

可是,霍景尧的声音,再一次的通过现场的音响,传了出来:“亦烟,等一等。”

她这才停下来,回头望去。

台下还坐着很多人,云亦烟不好意思久留,也不好大声说话,只能用眼神看向霍景尧。

她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不解。

霍景尧还是温柔的注视着她。

他迈步朝她走来,牵住了她的手,把她带回了台中央。

“你……”云亦烟试图挣脱,小声问道,“你干嘛,有什么事吗?”

霍景尧笑了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里这么多人呢,有什么话台下说,回家说,都可以啊。”

“不,一定要在这里。”

云亦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站在台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可是她的心里,却一个劲儿的在犯嘀咕——

霍景尧到底要干嘛?

就在她满腹疑惑的时候,霍景尧忽然单膝朝着她跪了下来。

云亦烟立刻惊讶的捂住了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他他他他……他这是干什么!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还有起哄声:“答应他!答应他!”

这都还没开始呢,霍景尧只是单膝跪地,怎么这些观众这么懂事,这么上道啊。

“亦烟,”霍景尧一手拿着话筒,一手举着戒指,“为了这一天,我筹备了很久。可以说,为了能够向你求婚,许诺一个未来,我在无数次的治疗时,都凭借着这个念想,挺了过来。”

治疗的过程,如何艰辛,如何痛苦,霍景尧是亲身经历过的,云亦烟是亲眼看到过的。

虽然,如今是大功告成,欢庆胜利的时候,但那些苦难的日子,也依然刻在心底里,不曾忘却。

云亦烟的眼睛里,闪着点点泪光。

“我一度以为,我不可能再给你一个未来,不能够再陪着你过一生一世。所以我提出离婚,所以我千方百计的推远你。但是,现在,我可以有底气的问你一句,亦烟,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吸了吸鼻子,喉间发涩,眼泪在下一秒,就会忍不住掉落眼眶。

“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

霍景尧的眼里满是真诚。

他爱她。

他也只爱她。

确诊的那一天,他以为再也不能够看到她头发花白的模样了,没想到,他迎来了这一天。

在这一刻,没有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他们在一起。

霍景尧很紧张,手都在抖。

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他挑选了好久好久的戒指,肯定是价值不菲,足以配得上她的。

云亦烟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腕:“霍景尧,你别抖。”

“我紧张。”他微微叹气,“你还没答应我,亦烟。我的一颗心,现在就被你这样悬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嫁给我吧,我会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

台下的起哄声,更大了。

“嫁给他!”

“快答应啊!”

“快点把戒指给她戴上!”

“喂,你不嫁我就嫁了!”

云亦烟眨了眨眼,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

她用力的点点头;“愿意,我愿意。”

霍景尧激动得立刻把戒指套上了她的无名指。

云亦烟看着那枚婚戒,象征着幸福和美满。

霍景尧起身,一把抱住了她。

台下,每个人都在鼓掌,都在为这份爱情欢呼,感动。

“亦烟,”霍景尧紧紧的抱着她,“我欠你一场求婚,也欠你一个告白。没有想到,在今天,都补齐了。”

云亦烟的手搭在他的后背上:“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永远不会分离。”

“是,是……我爱你,亦烟。”

“我也爱你。”

这场求婚,策划已久,圆满成功。

男男体育生 被自己的外甥
许医生看得也是热泪盈眶。

这一对,能够走到今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付出比别人多很多的辛苦。

今天是一场成功的发布会。

总结的时候,几句话就云淡风轻的概括了整个治疗过程。

可是,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当药物出现副作用的时候,当治疗时,身体出现排斥反应的时候……霍景尧是怎么凭借着过人的毅力,挺过来的。

许医生一直都知道,霍景尧的求生意识,非常的薄弱。

他一度担心,霍景尧会受挫,大失信心。

没想到,霍景尧的坚韧,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而这份坚韧,是因为有云亦烟在。

有了软肋的同时,就有了无坚不摧的盔甲。

发布会现场的每一幕,都通过直播,传达到屏幕前的各位眼里。

霍家。

霍父霍母沉默的看着电视。

霍母已经哭得变成了泪人,但只是不停的擦着眼泪,没有哭出任何声音,死死的压抑着。

而一向是肃穆威严的霍父,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他们没有想到,霍景尧根本不是什么出了车祸,双腿残疾,而是因为得了渐冻症,导致的下半身失去知觉……

霍景尧竟然连他们都瞒着,一瞒就是十年!

如果没有治愈呢?是不是,这个真相,就会一直埋藏着!永远都不会公开!

“痊愈了就好,就好……”霍母不忍心再看,“亦烟也终于再次成为我们霍家的儿媳了。”

霍父起身,走到了窗户边,双手背在身后。

半晌,他说道:“都过去了,一切都会迎来新的开始。”

傅家别苑。

“呜呜呜,太感人了,”时乐颜一边哭,一边擦着眼泪,“太不容易了啊。霍景尧终于是痊愈了,亦烟不用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他会离开她了……呜呜呜呜。”

傅君临只觉得头疼。

听到她的哭声,他完全是又头疼又心疼。

“好了。”他说,“这是好事,皆大欢喜的结局,你至于哭成这样吗?”

“我感动啊!我激动啊!我就是要哭啊!”

“等下胜安和云歌看见了,还以为我是在欺负你。”

时乐颜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那我就是想哭骂,我控制不住,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哭不哭了。”傅君临叹了口气,把她拥入怀中,“你应该想着,怎么痛宰霍景尧一顿,或者让云亦烟请客。”

“这是肯定的啊,还用得着你说。”

傅君临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晚上大家一起聚聚。这是好事,一定会好好庆祝。”

“呜呜呜呜好,”时乐颜点点头,“我太开心了呜呜呜……”

傅君临一个头两个大。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2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