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票按在镜子前啪 白丝h文

免得他一个一个问了。

太子:……

他仔细的盯着周满的脸看,见她一脸莫名其妙的回望他,他便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于是微微蹙眉,“那行宫为何宣召老谭太医?”

“那是给……”满宝说到这里顿了顿,这才想起来魏大人生病的事算机密,他现在的脉案都是和皇帝的封在一起,除了萧院正和她外,没人有查阅的权限。

太子就盯着她的脸问:“说!”

满宝瘪了瘪嘴,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老谭太医是去给魏大人看病的。”

太子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魏大人怎么了?”

满宝含糊道:“身子不太好。”

太子就用眼睛瞪她。

满宝便道:“殿下,现在魏大人的脉案是和陛下的封在一起的。”

太子便垂下眼眸思考,虽然周满说的不多,但这句话本身就表明了很多。

只怕魏大人很不好了,不然父皇不会既宣召老谭太医,又将他的脉案和自己的封在一起。

太子瞥了一眼紧张的周满,不再为难她,挥手道:“行了,你下去吧。”

满宝松了一口气,这才躬身退了出去,也不吃太子妃给准备的甜点了,直接往崇文馆去。

找到自己要找的书后就走。

皇宫里还是太危险了。

太子看着她跑远,这才回头看向太子妃,嗤笑了一声道:“今儿你们吓她了?”

太子妃就嗔怪道:“明明是殿下吓她的。”

太子妃将一盘点心放在桌子上,扶着腰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所以父皇无事,只是魏大人病得厉害吗?怎么竟要瞒着外人?”

太子若有所思道:“短时间内应该无事。”

不然皇帝不会隐瞒,以他爹的为人,魏知要真是重病处理不了公事了,他肯定会让对方休息,安心养病,然后隔三差五的去问候以示恩宠,顺便也问一下政事,将对方肚子里的东西都榨出来。

需要隐瞒,说明病虽重,却有可能治愈,目前看着应该无碍。

太子垂眸沉思,那如果魏知离开,那谁会接他的位置呢?

门下省这个位置可至关重要,陛下的旨意都需要先过门下省审核才能发下去。

消息灵通的一些人也在想,谁适合接替魏知的位置呢?

除了皇帝和魏知自己,此时怕是没多少人觉得魏知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停留太久。

就是此时和魏知在同一个院子里公办的韩尚书几人也都暗暗思索,不知他们是否能有更往前一步的机会。

满宝则在太医院里翻箱倒柜的寻找安眠的方子,尤其是香料一类的。

被男票按在镜子前啪 白丝h文
她蹲在地上,将翻出来的方子一目十行的扫过,眉头越来越紧。

刘三娘捧着几本书如风一般走进来,“师父,这是我才从书架上找出来的,您看看。”

满宝就将方子收了塞回去,起身接过看了一眼便抬头看向刘三娘,见她肚子小巧却又圆溜溜的,便伸手摸了摸道:“走路慢一些,不要太快了。”

她笑道:“你这一胎养的不错。”

刘三娘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

满宝翻了翻书,颔首道:“不错,这几本书我都用得着。”

刘三娘不由好奇,“师父,这安眠药是要给谁用的,为何要侧重香料呢?安神药的效果不是更好吗?”

“他需要吃别的药,加了安神药有些冲了药性。”满宝没有高声她是给谁用的,将书收好后问道:“你知道太医院里谁对香料有研究吗?”

刘三娘想了想后道:“要说在这方面钻研比较深的,应该是以前的计太医。”

她道:“以前我做医女的时候,计太医就喜欢用熏香与人治病,他常给人治外伤,有些小贵人吃不下止痛和麻药,但一看到刀子就哭,他就会给他们熏香,闻上两三刻钟病人就昏昏欲睡,此时清理伤口就会容易些。”

满宝眼睛大亮,“这个好呀,有些病人年纪小,的确是喝不下汤剂,也不适合汤剂的,熏香有危险吗?”

刘三娘沉吟了一下后道:“倒是听祖父说起过,熏香也是有危险的,若是吸入过多,可能就醒不过来了,所以计太医每次都不敢用多。”

满宝就思考起来,看来以后有机会还得拜访一下计太医。

满宝便小声问道:“刘太医和计太医关系如何?”

“还行吧,”刘三娘道:“不过计太医和谭太医关系最好,不然您问问郑太医也不错,以前郑太医就在计太医手下的。”

还是计太医致仕以后,郑太医才能独自开方看诊的成为主医的。

满宝心中就有数了,“我知道了,回头我找时机去拜访。”

满宝拿了书正要离开,出到院子里,就见卢太医他们正在院子里围着一张桌子说话。

她便好奇的上前,“这是什么?”

突然看见她,卢太医等几个才从太医署里回来的太医吓了一大跳,“周太医何时回来的?”

满宝扬了扬手中的书和纸张道:“回来找几本医书,明儿就要去行宫了的,这是什么?”

“哦,”卢太医等人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这不是头伏吗,天气越来越热,我们太医院便包了一些药包打算分下去,从医女医助开始,每个人都有一份啊。”

满宝拎起一袋,用菜色的绳子编织的篓子,里面放了好些药包,她闻了闻,看到上面有写字,就翻了翻,发现有消暑的药包,还有驱虫的,止腹泻,治疗时疫的,都是平常就能见到的药包。

不是很贵重,但重在贴心。

满宝就转了转眼珠子道:“只给在职的人发吗?我看已经致仕的老太医们那里也送一份去,反正东西也不贵重,聊表我们的心意吧。”

东西的确不贵,这几年致仕的太医也不多,如今还留在京城的更没有几个了。

所以卢太医直接就能应下,不过他没应,因为他觉得很好奇,“你素来不管这些庶务,今天怎么有兴趣?”

满宝道:“就是一建议,突然想起来就提了,您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满宝放下手中的药包,转身道:“我的那份回头让三娘领回去就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卢太医等人目送她离开,彼此对视一眼后便心中有数了。

他们没有开口问皇帝宣召老谭太医的事,因为知道周满没有主动提及,那就是机密,他们问了也得不到什么消息。

但看现在周满的神情和行事,他们也就心中有数了,皇帝应该没什么事。

于是大家气氛一松,该干嘛干嘛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2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