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b动态图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视频

倪嘉树笑:“你业务还挺繁忙。”江帆无奈咧嘴一笑,走到一边小声:“阿哲,什么事情?哦哦,对,我就是想说,让你把那套复式的洋楼给小栋,对,也省的你姑姑、姑父过来再看了,他们时间本来就紧

迫,对这边楼市也不清楚,你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送小栋吧,你也不缺钱,诶诶,好嘞,成。”

尽管极小声,但江帆的声音还是被大家听见了。

姜丝妤讶然:“阿哲的房子给小栋?还是萌萌要买房子?”

江帆:“是他俩想给小栋在南英首都买套房子,也算是给孩子自己一套固定的资产。”

江帆缓缓地将陈坚夫妇的想法,全都说了。

也把陈坚夫妇多年的心血都花在陈绾绾身上的事情也说了。江帆叹气:“就这样了,他们还想着资助别人呢,那个小丫头,我跟娜娜之前遇见过,确实可怜,可是医生也说了,她就算手术成功也活不过20岁。萌萌太傻了,阿坚陪着

犯傻。我之前也动过角手术费的念头,可是知道做了手术也没用,就叮嘱娇园的兄弟给她多做点好吃好喝的。没想到萌萌给她转到私立医院去了。”

姜丝妤全都懂了:“原来如此。”

洛天娇:“小妤,萌萌在妤树一直没有股份分红吧?”姜丝妤温声解释:“对的,因为李斌一直在拿股份分红,今年才刚退休,他陆陆续续已经拿了4个多亿的分红了。妤树有不少元老的,不仅仅萌萌一个,如果他们父女都在

妤树各吃一份红利,董事会早就闹起来了。我想的是,李斌今年刚好退下来,就把李斌的转给萌萌。”

“阿弥陀佛,”洛天娇默念着,又道:“萌萌这孩子真是菩萨心肠!咱们就应该多疼疼她。”

倪嘉树侧目看向姜丝妤:“李斌是上半年退下来的,马上过年了,萌萌应该可以拿到至少7个月的红利吧?”“妤树近年来全靠她了,”姜丝妤也知道李萌琦真的特别辛苦,有时候晚上十一二点还在跟她打电话谈事情:“我跟川川商量一下,毕竟这是川川的岳母。而且,阿坚跟萌萌要给小栋买房子,一点消息都不透给我们,显然是不想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川川可以透过绾绾,让绾绾这个做姐姐的给弟弟出一份力,这就成了他们娘家自己的事情,

我们假装不知情就行了。”

舔b动态图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视频
倪子昕笑:“小妤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姜丝妤:“……”倪子昕噗嗤一笑,又赶紧解释:“我不是说你以前没有人情味,只是,回想你十几岁的时候,油盐不进,也不知道怎么与人相处,那时候的你,跟现在的你,已经是天壤之

别。”

倪嘉树握紧了姜丝妤的手:“我们是夫妻,夫妻嘛,就是要共同成长,一起进步的。”

B市。

李萌琦已经把徐心怡的情况跟倪暮凡交代清楚了。

李昊哲的乔迁之喜他们赶不上了,因为恰逢年底,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们处理,李萌琦忙的焦头烂额,实在是忙,所以只能除夕的前一晚再飞去南英过年了。

而就在这时,夏寻打电话给李萌琦:“萌姨?有个情况,我要跟您说明一下。”

李萌琦:“你说,是不是小心怡的情况不好了?”

夏寻:“不是的,是小心怡之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找过来了,他说了一些情况,说希望能与资助人见一面。”

于是,李萌琦百忙之中,抽了时间驱车前往夏寻的办公室。

那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也在。

夏寻笑:“你们都没吃午餐吧?我们医院伙食不错,我去给你们打两份,你们慢慢聊。”

他关门退出去。

那位中年资助人,马上望着李萌琦,双方一番寒暄,对方从布袋里取出一样东西,递上,又道:“其实,小心怡并不是正常的孩子。”

李萌琦:“我知道。她有先天性心脏病。”

她接了那东西,打开看清楚后,吓了一跳!

上面的绵帛明显很有年代了,而且上面深色的是……血书?

“这是什么!”

她大声询问,站起身,吓了一跳:“这……”“当初裹着小心怡的襁褓。”负责人道:“我不得不跟您说清楚,这孩子是我祖母的祖母的祖母……都记不清多少代了,一直供奉在小棺材里的。到了我这一代,她忽然醒了,婴儿啼哭,我才把她抱出来。我知道这件事情匪夷所思,你可能不信,但是,这是事实。您资助了她,明知她活不久还资助她,说明您心善。所以……我有必要跟您说清楚,免得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萌琦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

她只是随手救了个孩子,怎么还救了个小怪物?

望着面前的血书,她努力镇定,一字一字看过去,顿觉这些文字并像是宁语,反倒有些像南英文字,但又比南英文字象形一些。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她脑海中腾起:“难道是南英的古老文字?”

福利院负责人张了张嘴,小声道:“您、您认得?”

李萌琦摇头:“我不认得,不过我家有亲戚在南英生活二十多年了,所以我们家里人都会说南英话,也认得一些南英文字,觉得有些像。”

负责人想了想:“也许这就是缘分。”

李萌琦将其收起来,起身在不远处找了个空白的牛皮档案袋,装了进去。

她觉得这东西有些诡异,不敢直接塞包里。

等夏寻打了两份饭回来,李萌琦笑着道:“寻寻,萌姨拿了你一个档案袋。”

夏寻瞧了眼,笑了:“您也太客气了,这种小事儿不用说了。”

李萌琦跟负责人吃饭,夏寻又出去了。

很明显,他是想给他们充足的时间与空间聊事情。

吃饭的过程里,很安静,两人明显各怀心思。等李萌琦吃完,她已经想明白了,抬眼看着对方:“你好,这件事情虽然匪夷所思,但是我并没有完全不相信你的话,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小心怡可能也真的有特别的

身世也说不定。”

负责人惊喜地看着她:“您能相信我,我真的太高兴了。”李萌琦道:“我既然资助了她,就会尽全力救她的性命。至于别的,该保密我会保密,该查我会查,有任何线索,我会及时与你沟通,你这边有任何想起来的,也可以直接

联系我。”

她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上:“这是我名片。”

对方接了:“谢谢。”

李萌琦又道:“您的电话,方不方便给我呢?”

负责人:“方便的方便的。”

对方用手机拨了李萌琦电话,李萌琦手机响了,立即掐断,把号码存起来。

负责人先走了。

说来也巧,夏寻刚回办公室,李萌琦就接到了倪暮凡的电话:“萌姨,我找到了合适的心脏。

对方是南英首都儿童医院一名因车祸而导致脑死亡的女童。

她车祸前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任何隐性疾病。

她家人已经在上午签订了放弃治疗与器官捐赠的协议。

如果您这边确定要她的心脏,我就先帮您定下来,只是她离不开许多医疗设备,不能经受长途飞行。”

李萌琦赶紧点开扬声器:“圈圈,夏寻就在这里。夏寻,圈圈找到了心脏,是车祸脑死亡的女童的,但是那边不能飞过来。”夏寻马上道:“我们可以飞过去给小心怡做手术,心脏与其他人体器官不同,取出身体后第四个小时就是一道大关,心脏细胞功能开始衰竭,器官在其受体中发生故障的可能性急剧增加,所以四小时内移植效果最佳。南英飞宁都十多个小时,再加上往返机场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小心怡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再拖延,早一天做手术,就早一天

有希望活下去。”

倪暮凡:“小心怡现在可以坐飞机吗?”夏寻脑子转的极快,几乎是脱口而出:“渡轮,心脏不用承受十几个小时的高空压力,渡轮+高速,把行程路段经过的国家海关、轮岗司机与车辆、渡轮的船全都提前安排

好,无缝衔接地接力送人,40个小时内就可以赶到。”

夏寻说的这个法子,代价极大。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2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