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扒开腿用震蛋器作文 爸爸不要啊

唐若雪走入游艇,查看江燕子情况。

今天如不是她们舍身相救,估计自己就撑不到叶彦祖到来了。

她向来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江燕子救了自己,她自然不希望她出事。

她没有走入舱室。

只是站在外面,隔着玻璃窗扫视。

她发现江燕子躺在桌子上,浑身是血陷入了昏迷。

一个青衣女人正给江燕子处理伤口。

青衣女人年纪跟清姨差不多,只是气质非常寒冷,看起来就跟一座冰山一样。

她的眸子也是带着摄人寒意,被看一眼就会浑身不自在。

唐若雪是第一次见这女人,联想清姨对自己说过的话,很快判断她就是凤雏。

凤雏左手拿着一把银针,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

她也不打麻醉,就这样一边施针,一边挑出匕首碎片。

很快匕首碎片就被她清理干净,当当当丢入了一个托盘。

接着,她又给江燕子喂入了几颗药丸。

她的专业和干净利索,让唐若雪看到了叶凡的影子。

毫无疑问,凤雏也是一个医道高手。

“放心,她没有生命危险。”

看到唐若雪担忧的样子,清姨又出声安抚了一句:

“我擅长枪械,凤雏精通医术,卧龙武道深不可测。”

“我们都是经过你爹点拔一番成长起来的。”

“他针对我们的身体和心性特征给予不同的秘籍和技能。”

“所以你不用担心江燕子安全,凤雏一定能让她平安无事的。”

清姨又补充一声:“卧龙身体临时有变故去突破了,他暂时不会跟我们会合。”

“好的。”

“清姨,我爹以前真是狂的没边,还处处欺负人吗?”

唐若雪先是点点头,随后想起唐熙官的话,艰难问出一句。

清姨眼睛眯起一笑:“你又听到了什么谣传?”

“没什么谣传。”

唐若雪苦笑一声:“我想多了解一点我爹年轻时候。”

她虽然是唐三国的女儿,也知道唐门那段恩怨,但对父亲的昔日行径却不了解。

清姨她们是跟着父亲走过来的人,唐若雪就想要从清姨口中得知。

她想看看,父亲是不是跟辰龙和唐熙官描述的那样可恶。

“你爹年少的时候,就跟《危城》里面的那个军阀少帅一样,喜怒无常,不可一世。”

清姨也没对唐若雪太多隐瞒:“他招惹了不少人,得罪了不少人,也做了一些错事。”

“只是家族庞大,执掌百亿,老门主宠溺,又加上天赋过人,性子桀骜不是很正常吗?”

“换成其余同龄人在你爹当时位置,只怕会比他更加疯狂更加气势凌人。”

“而且你爹的疯狂已经过去了,他也受到了天堂坠入地狱的惩罚。”

“他也意识到自己错误,不仅冒险给昔日老朋友收尸,还竭尽全力保全我们三个。”

“这些年更是夹起尾巴安分过日子。”

“你跟着他生活二十多年,应该看得到你爹早已改过自新。”

“所以你没有必要再揪着他昔日的行径耿耿于怀,更没有必要去质疑他曾经是怎样一个人。”

她叹息一声:“再说了,你爹也就活到今年秋天了。”

听清姨这一番后,再回想唐三国这些年,唐若雪的心情好了不少。

“别想你爹了,现在想一想下一步怎么办。”

清姨话锋一转:“唐熙官死了,但唐青蜂还没死。”

“听说他们拿到的是校长格杀令。”

“一定会对你不死不休的。”

“凤雏虽然又带来一批人,但比起唐门在神州的底蕴,我们还是太渺小了。”

“我们撑得了一时,撑不了一个星期。”

“而且还有一个宋万三暗中虎视眈眈,咱们必须提前想好应对之策。”

“实在没有筹码,咱们就撤回新国。”

她提醒一句:“那里是我们地盘,应付唐黄埔他们容易很多。”

唐若雪抿着嘴唇神情多了几分冷冽:

“过两天就是商盟会议,这时候回去就功亏一篑。”

“而且我们横死这么多人,不找回一点彩头,对不起江燕子他们。”

她想到唐熙官要杀儿子就更加森寒:“也对不起忘凡。”

“可我们现在的力量只够保护你。”

清姨也没有自大:“要反击很难,搞不好会给对方趁虚而入。”

“不用我们的人手。”

唐若雪微微挺直身躯,话锋一转:“我们的一千两百亿还没转给陶啸天?”

“还没有。”

清姨微微一怔,随后接过话题:

“虽然帝豪银行家大业大,但前天刚刚抽走一千亿,资金多少有些缺乏。”

“再抽调一千两百亿需要两三天时间,签订的协议也是一个星期内放款。”

“所以陶啸天还没拿到钱。”
美女被扒开腿用震蛋器作文 爸爸不要啊

清姨低声一句:“你想要反悔?”

“没有就好。”

唐若雪目光变得锐利,随后她拿来电话。

她直接拨给了陶啸天:“陶会长,下午好。”

“喂,唐总,唐总,你总算打来电话了。”

听到唐若雪的声音,陶啸天一副焦急的态势:

“我听说你被袭击了,第一时间打你电话,结果怎么都接不通。”

“我还亲自带人赶赴去希尔顿酒店想要保护你。”

“结果去到酒店门口被警方拦住了,怎么都不肯让我进去看看。”

“看到那么多尸体,我都快急死了,担心唐总有什么意外。”

“现在听到你的声音,我真是激动死了,这简直是世界最美妙的东西了。”

“因为这意味着你平安无事了,天佑唐总,天佑我陶啸天啊。”

陶啸天很是夸张:“唐总,你在哪里?我派一百个人去保护你。”

“谢谢陶会长的好意,只是不需要了,我有自己人手。”

唐若雪语气淡漠:“打这个电话是想要向你求证。”

“我毙掉一个杀手之前,他为了活命对我说,这次对我袭击有你陶氏兴风作浪。”

“唐校长杀手大批进入海岛,身为地头蛇的陶氏早已察觉,但却故意放纵毫不作为。”

“目的就是陶会长也想要我横尸街头,这样一来就不用还一千亿了。”

唐若雪追问一声:“不知道这个口供有没有水分?”

“污蔑,污蔑,绝对的污蔑,我们是盟友,还是签过盟书的盟友。”

陶啸天闻言勃然大怒:“而且我对唐总万分欣赏,恨不得把唐总捧在手里。”

“我怎么可能对唐总下手呢?”

“就是杀唐总的念头都不曾有过。”

“唐总一定不能相信小人,这肯定是唐黄埔的杀手挑拨离间。”

陶啸天拍打着胸膛出声:“你等着,我抓到凶手,亲自杀死给唐总看看。”

“陶会长这样说,那我就相信了。”

唐若雪淡淡一笑:“你说得对,我们是盟友,不该相互怀疑。”

“不过我这么信任陶会长,陶会长是不是也该履行盟友义务?”

“他答应过我好好保护我安全和共同进退的。”

“可现在我在海岛遭受九死一生的袭击。”

她反问一声:“陶会长是不是该替我讨回公道?”

陶啸天哈哈大笑:“唐总放心,我已经撒出人手,不惜代价挖出凶手。”

“好,那我就等着陶会长!”

唐若雪干脆利落回道:“只要唐青蜂脑袋一掉,一千两百亿即刻奉上!”

陶啸天的笑声嘎然而止……

在唐若雪跟陶啸天通电话时,叶凡正摘下面具丢掉车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3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