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老师 男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污文

视线再次回到台上,此时的主持人已经将评委介绍完毕,都是这一圈子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人物。

并没有过多的赘叙,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参赛的规则和评分制度相信在场的各位都已经清楚,便不再浪费时间,我们开始来进行最终的评选结果点评!”

主持人的语气逐渐地欢快,声音洪亮,“一共有近百名晋级的参赛画者,在这里,我会公布前十名的成绩,和剩余的还请诸位直接登录官网查询!”

“第十名,是来自云市的方宇,其参赛作品为坠落的神山!”

随着话音落下,是方宇的那副画被工作人员推了上来,在台上展示,的确就侗作品名一般,《坠落的神山》,这应该画的是当地的圣山,但是不知是因为信仰的凋零还是环境的问题,现在上面几乎已经难以见到一片绿色。

画作分为两部分,一座整体的山峰,被分隔为两份,一份为过去的未曾破坏的圣山,另一边则是已经荒凉得只剩下五彩带在随风飘动的画面,那种悲凉和无尽的哀意很轻易地便被展现出来。

能够看出,这个画家对于这种现象的可悲和惋惜,起到了很好的 呼吁作用。

能够进入前十,也算是不错。

接着便是在场的三名评委进行点评,依旧关于后方屏幕之上,不少其他的评委在网上留下的对于这幅画作的评语和评分。

一一进行下去,很快,便来到了第四名的宣读。

“第四名,让我们来看看,是哪一位选手!”

“是来自桑城的薛……”

盛笃行听着主持人的声音,心不由得紧张起来,捏着薛丁玲的手不由得收紧。

“思娜,其参赛作品为花童!”

“什么?”
白洁老师 男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污文

盛笃行不可置信,他并不是觉得这一次的第四名不是薛丁玲而感到不满,而是对于薛思娜的怀疑,他查过这个女人的过往,以及过去在国外的时候,的确是选择的油画方面,但是这个女人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即便是在各个名画家之下进行学习,也只是艰难地进步,再加上她自己的一些行为,不断摧残着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将心思放在绘画之上,又怎么能够取得第四名的成绩。

当那副画被推上来的时候,他的心中更是惊奇。

猛地看向身边的薛丁玲,一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不会傻到去认为是薛丁玲为了帮助薛思娜来帮忙画出的小时候的自己,只一个原因,这个画还真是可能是薛丁玲所画,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在变成了薛思娜的作品。

薛丁玲在听到了薛思娜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盛笃行的眼神,眸中不禁闪过一丝的紧张,心中却是想着,就这样吧,直接将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告知。

“笃行,上一次我是准备将这幅画画好之后就送给你的,但是从老师那边回来的时候,薛思娜邀请我,并且很是明显地想要看我的参赛作品,我就让她看了这张画,……”

不用薛丁玲多言,盛笃行也能够很快想到,这一切都是薛丁玲故意的,故意地将这幅画交由薛思娜,只要她敢将这幅画拿出来比赛,就有机会让她再也无法出现在比赛场上!

“没事,你做的很对!”

盛笃行看着薛丁玲有些紧张的眸子,安抚着,“我 并不介意,反正最终这幅画还是会回到我的手中,不是吗?”

“嗯!”薛丁玲认真地看着盛笃行,在察觉到他是真的没有生气后,这才安下心来。

她就是担心男人会介意自己利用他的画像来欺骗薛思娜。

其实在盛笃行的心中很是高兴,高兴薛丁玲会利用这种方式来给予自己安危,来利用这件事来直接打压薛思娜,对于自己来说,生气的是,薛思娜竟然还真的敢拿着别人的画作来参加比赛!

不过,并不用着急,再等等,等最终的结果宣读完毕,再进行拆穿也并不迟!

不是吗?

看着台上的那副画,那是自己小的时候,正在家中院子之中玩耍的时候被父母抓拍的,没有想到,会被薛丁玲以这样的方式展现在大众面前,似乎还蛮不错!

可惜了,现在拿着这幅画的是薛思娜,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其丑陋的面貌揭穿。

前十名的选手都将站在台上进行称赞,到最后还会进行合照。

薛思娜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会获奖,也来到了现场,径直走向了舞台,伸手接过了奖杯,脸上的神情是抑制不住的欢愉,她并没有注意到场下另一边的薛丁玲,亦或是说,她的视线就没有在台下的观众上停留,在她的心中对于此次能够获奖已经很是得意,虽然是第四名,但是这个奖项的含金量是过去以往自己参加的各种小比赛所不能够比拟的,即便是第四名,今后的自己也将是被别人追捧的对象。

和身边其他的极为前十站在一起,那种傲人的神情很快便将身边原本还想要搭讪的人直接劝退。

终于,来到了宣读第三名的时刻。

主持人看着手中的结果,有些惊讶地出声,“呀,没有想到,第三名竟然也是桑城的选手,而且,和第四名的看起来还有亲缘关系呢!”

说着,也便笑了起来,没有耽误功夫,而是直接宣读结果,“第三名,也是同样来自桑城的薛丁玲,参赛作品为荆棘之行!”

《荆棘之行》是薛丁玲早就想好的参赛作品,是早些年的时候自己在看到一个描写,说是不论前路多么的苦难,充满了多少的艰辛,也会一往无前,直指自己的目标,绝不会放弃。

而在自己遇到盛笃行之前,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将会循规蹈矩,难以有很大作为的人,但是从他将自己从泥泞黑暗之中拉扯出来,开始迎向光明,甚至于,还给了自己一个能够再一次回到自己最为热爱的职业之中,那种欢喜,就像是给予了自己一种重生。

而这副《荆棘之行》正是这样的寓意,以大量的黑色,各种层次来描绘着画作中间的那个人的前进方向,不断地攀登,向前进,即便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他依旧是没有放弃,似乎只有往前走,不断地往前走,就能够迎接光明,那种让人充满希望的光亮,不断地激励着他,促使着他来到了荆棘之林的边缘,只是这里与光明之间相隔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一旦向前跨越一步,都会难以生存,但是那人依旧仰着头,紧紧地盯着那片光明的天空,而在他 的背后,则是隐隐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在形成。

黑白之间的对立,光与暗之间的调和,以及绝望与希望之间的反差,很容易就让人不自觉地沉溺了其中。

当时在绘制这幅画的时候,薛丁玲几乎是整天地都沉浸于此,她想要的是那种在冲破一切枷锁之后,即便前路有着再多的艰辛和苦难,他依旧只想要的光,最终将这幅画的基调变成了现在这样。

若是只看下半部分,只会让人沉浸在无尽的黑暗和痛苦之中,但是如果和上面的那片光明相结合,倒是有一种新生的感觉,不禁让人感叹,画作之中的那个人的意志力,已经坚定的信念。

盛笃行捏了捏薛丁玲的手,示意女人可以去台上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