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两个 上面一个吃的 嗯…啊潮喷喝水高H

“宸晞,我想我应该找到你说的那个宁青青了。”

江枫话音刚落,昏迷的女人似乎是听到外界的动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是引入眼帘的却是满目断肢残骸,还有浓重的腐烂味和蠕动的驱虫。

“啊——嘶——”

她尖叫一声,挣扎着想要从一片断指残骸里爬起来,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反而还因为身体的动弹,而感受到了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她一转头就看到了江枫,挣扎着伸出一只染血的右手,朝着江枫伸过去: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

江枫看着眼前一脸苍白的女人,和那只染满了鲜血手,眉头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心中微动,然后转身走下了梯子。

江枫下了梯子,转身走到外面,决定还是换一个心里承受能力强的人去处理。

刚才那个画面对他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实在是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在把那个宁青青弄下来之前都忍住不吐出来,还是让组里的“铁面秦公”去把人弄下来吧。

他在房子里大喊一声:

“小秦,你去,把上面那个女人弄下来。”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从一个卧室里面走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头儿,人在哪儿?”

“那个房间的天花板上,体重目测在一百一上下,你应该没问题,去吧。”

江枫伸手揉了一下眉心,顺手指了一下刚才的房间。

“好的。”

秦怡点头应了一下便转身进了那个房间,她跨进房间的瞬间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腥臭味,可也仅仅是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看向臭味传来的方向,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便径直走到了天花板上开着洞口下,抬头看着那个还在洞口里挣扎着呼救的女人。

她登上梯子,才发现女人身上是全裸的,周身又都是血迹,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

这才是头儿不愿意自己动手的原因吧,不然就凭这些个断肢体残骸就能把他吓退?

“头儿,你帮我找件衣服过来。”

她才喊了一声,回头就看见江枫的手里,已经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衣服,站在梯子旁边了。

她接过了衣服,给宁青青穿上,然后才动手把她从尸堆里拖出来,然后把她扛在肩膀上,带下了梯子,一直走到客厅里放到沙发上。

宁青青裹在宽大的外套里,瑟瑟发抖,一双沾满了血迹的双手,死死地揪住外套的衣领。

“宁青青,你现在还能说话吗?”

江枫走到旁边俯视着她,却发现她的眼神中一片空洞,除了恐惧之外没有别的情绪,一张嘴就是“救命”“救我”之类的,看起来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心里创伤。

“头儿,急救车过来了,咱们还是先让医生给她处理一下伤口吧。”

秦怡伸手给宁青青拉了一下衣服,却感受到她明显的瑟缩,想必是很害怕别人的接触。

医生进来之后,想要给宁青青检查身上的伤口,可是她却要拼命似的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衣服,不让任何人掀开她的衣服。

“看来她不只是身上的伤口要看,建议她之后再去看看心里科的医生。”

医生微微叹了一口气,只能给她注射了一针镇定剂,然后,掀开她身上的衣服一看,饶是她有这么多年的从医经验,还是被她身上密布的各种细密的伤口给震惊到了——

各种叫的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工具弄出来的伤口,有些一眼可以看出来是用尖锐的锥子扎的、有些是用纤薄刀片的割的,有的地方甚至直接被剜掉了一块肉,留下一个深深的血窟窿,突兀地留在洁白的肌肤上。

通过这些伤口,不难看出来,她在被解救之前到底遭受了的怎样非人的折磨和虐待。

“我想也是,不然她都根本没法开口说话。”

江枫双手抱胸站在一边,说完,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地转头去看霍宸晞。

霍宸晞却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在宁青青的身上,而是站在窗户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宸晞,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宁青青和蒋老怪的事情,还有另外的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江枫走到他的身边,眼神打量着自己这个好友。
车上两个 上面一个吃的 嗯…啊潮喷喝水高H

“我原本是在查我和米米的不雅照在网络上流传的事情,景逸查到了当年和米米有仇的女人,就是那个宁青青,她竟然在六年钱改头换面进入了我的公司,而且还坐到了董事长秘书的位置,我们就顺理成章地怀疑她在这件事情中动了手脚,找了私家侦探跟踪她。”

霍宸晞说着,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宁青青的方向,又迅速地收回了视线:

“本来我还以为她是和周礼文联手合作,才会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只是没想到,她的合作对象竟然是董事局里蒋老怪,私家侦探今天也是跟踪她才到了这里,还好我们的努力的总算没有白费,把这个蒋老怪住了个正着。”

他说着叹了一口气,一想起那个房间里的天花板上还藏着那么多的尸体,他就忍不住为那些冤死的女孩感到不值,他要是早一点发现蒋老怪是个这样的人,或许那些人也不用枉死了。

“唉!不对啊,那你说的那个私家侦探呢?我怎么没看到……”

江枫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双眼睛往私下打量了一圈,但是却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私家侦探,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喏!不就躺在那边的沙发上吗?”

霍宸晞微微一偏头,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向躺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女人,正是之前给他指出了宁青青所在的房间的女人。

此时她身上的药性稍微解开了一点,看到他看过来的视线,脸上还能勉强对出一个笑容来回应,并且还哑着嗓子,艰难地说了一句:“谢谢!”

她那个时候都差点绝望了,生怕霍宸晞什么都没找到,没有看到宁青青就直接转身离开,那她独自面对杀疯了的蒋老怪只有死路一条。

还好、还好他坚持继续找宁青青,还好他没有被蒋老怪的偷袭打到,要不然她可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多亏了这个男人够聪明,反应也够快,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猜到了,她就是那个来查探的私家侦探,还好、还好,今天真的是有惊无险又幸运的一天。

“算了,我也是看你挣这一笔钱也是不容易,差点连命都搭上了,我也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他轻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

“你说你一个女人好端端地做什么私家侦探啊?多危险?”

江枫却直接把霍宸晞心里想的话都直接问了出来,眉头皱得死紧,眼神中有不解还带着两分嫌弃,嫌弃这个女人的不自量力,一个武力值这么弱的女人,竟然还敢来盯蒋老怪这种连环杀人变态,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沙发上本来躺着养伤的女人闻言,立即挣扎着抬起上半身,看向江枫的眼神中带着两分倔强和不屈,沙哑着嗓音道:

“你、你少……看不起女人!”

她的声音因为被下过药,又因为气管被蒋老怪长时间掐住,所以显得格外的沙哑低沉,像是在她的喉管里洒进了一把沙子似的,显出几分男声的感觉来。

“你怎么也不跟我明说,你是个女人?你若是跟我说你是个女人,我也不会让你做这些动作了,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

霍宸晞看着她,心中有些自责。

“霍总,我拿了钱就会把事情办好,就算退一万步,像您刚才所说的,我看到蒋老怪要宁青青的性命,我也无法见死不救。”

她一边伸手揉着脖子,感受到自己的手上和身上逐渐恢复了力气。

“要我说你们女人就不该敢这么危险的工作!”

江枫听了她的说辞,还是忍不住否定。

“就是因为有不少人和你抱有一样的想法,所以我才不得不隐瞒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女人抬头看向江枫,眼神中掠过一抹犀利的光。

江枫听到她的话,突然愣在原地,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为了一个职业,这样豁出去自己的小命,真的值得吗?”

“这位先生,你自己就做着这个的世界上最高危的职业之一,不也照样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吗?”

女人嘴角勾起一个冷淡的笑意,面容清冷,可是一双眼睛中却好像藏住了熠熠星光似的,发着光亮。

霍宸晞听着她的话,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心中忍不住生出两分敬佩之意——

在现在社会中,难得还有活得像她这么通透又有信念感的人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