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媚肉濡湿(高H) 三代同床呻吟

“我那不一样,我是人民公仆,这是我的职业和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

江枫总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故意和自己抬杠,忍不住就想在这个辩题上取胜,这个显瘦弱小的女人,竟然成功地激起了他的胜负欲。

“那你就用这个角度来看我不就通了吗?侦探也是我想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你想做人民公仆,我想成为名侦探,都是信念而已。”

女人笑着说话,虽然不久前还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但还是的保持着强大的逻辑和清醒的思维。

江枫微微一愣,这女人还真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啊。

他心中突然某个地方像是被轻轻地搔到了,嘴已经先于大脑的理智控制,脱口问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何许知。”

“倒是个好名字,和你本人的气质竟然是一点都不像。”

江枫微微轻笑一声,看向她的眼神中闪着两分熠熠生辉的光彩。

霍宸晞在一边看得脸上带笑,他这个好友,只怕是遇到了克星了,看他脸上的那个傻笑的样子哦,真是带着两分憨傻气。

“行了,你还有没有的程序要走的?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家了,这一天给我奔波的,我也是真的累了。”

霍宸晞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把江枫从看着何许知的呆愣状态中,叫回了神。

“哦、哦,还要跟我回局里一趟,做一下案情记录,这几位都要跟我走一趟。”

江枫虽然把视线从何许知的身上收了回来,却在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时不时地拿眼睛扫她一眼。

这个女人的身上,好像闪着某种他许久不见的光芒,让他总是忍不住地想要去看她。

“那行,尽快搞完,我还想早点回家呢“

“你个臭小子,就想着回家,心里还有没有一点你兄弟我的位置了?我今天为了你,还带伤奔波,你却连半点安慰什么的表示都没有,你真是我兄弟吗?”

江枫忍不住吐槽。

霍宸晞转头看见江枫的右手确实还打着绷带,伤势都还没好全,心中感动,可是嘴上却丝毫不嘴软,吐槽他:

“就你这一身铜皮铁骨的,还用的着我来安慰你?我一个大男人,安慰你这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子?我看啊,你与其酸我,还不如早点娶个媳妇,自然就有人安慰你心疼你了!”

霍宸晞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去看那边的何许知,当即引得江枫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

“臭小子!就你长了一张嘴会叭叭的!”

江枫说完,也下意识地去瞧那边何许知的态度,却发现人家好似根本没有听到这边说话的声音似的,专心地看着医生为她处理着小腿上的伤口。

江枫无奈,只能扬声吩咐现场的其他队员:

“所有人,现场整理好了之后,就准备收队了!”

“是!”

[综影视]媚肉濡湿(高H) 三代同床呻吟
其他的人都齐声回应,没多久,一行人搀扶着伤员、医护人员抬着昏迷的宁青青,刚走出别墅门,穿过了的一群前来报道的新闻记者,才上了警车。

警察局门口,江枫的车子刚停稳,霍宸晞才抬头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欧阳米正站在车外,紧张地朝着他坐的这辆车子张望着。、

“米米!”

霍宸晞打开车门喊了一声,就看见她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

“宸晞哥哥,你身上留了好多血!你没事吧?”

她一抬眼就能看到他身上的血迹、还有衣服上的破损处还露出了伤口,脸和头上的红酒液虽然已经稍微清理过了,但还是留着一些痕迹,混合着脸上被碎玻璃片划出来的伤口,看着还是有两分可怖。

“米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你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受伤了?”

“电视上都已经报道新闻了,我能不知道吗?”

欧阳米一抬头,眼睛里已经全是泪水的,她在新闻里看到他满身是血的、被景逸搀着走出那个别墅的样子,心都揪紧了,要不是看他还能自己走路,她真的要担心死了。

“新闻这么快就报道了?”

霍宸晞微微一愣,伸手想要去摸她的头发,却在看到自己手上的血迹的时候,又准备收回自己的手。

“宸晞哥哥!”

欧阳米见到他迟疑的动作,伸手一把揪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双手紧紧地覆在他的手上,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侥幸和喜悦。

仿佛比自己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之后,还要感到后怕。

“宸晞哥哥,你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好不好?”

她微微抬头,一双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袖,眼神中满是祈求。

“米米,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是在担心我吗?”

霍宸晞脸上微微一笑,心中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的大男孩似的,微微低头和她平视,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眼神中带着两分温柔的探究。

“宸晞哥哥!那么危险的事情,你交给警察去做就好了,干什么非要自己去冒险呢?你连武器都没有,可是警察有枪啊!”

“米米,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在担心我?”

“我、我……我是在担心你又怎么样?咱们俩是一起长大的交情,我担心你的不是很正常的吗?”

欧阳米被他问的急了,脑中一个念头闪过,顺口就说了出来。

霍宸晞见她垂头脸红的样子,眼中的笑意更甚,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揪了一把,轻笑道:

“小丫头,你担心我就担心我,干吗还非要扯上什么从小的交情,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从小到大的交情吗?”

“我、我……我不跟你说了,要不是哥哥说要我来看看你,我才懒得来呢!”

欧阳米说着,转身就要走开。

霍宸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胸腔里传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还好你是来的这里找我,还好你没有去新闻报道里那个别墅里找我,我真怕吓到你。”

他笑着牵住她的手,她微微用力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真正地甩开他的手。

他脸上的笑容放的更大了,最终又忍不住红了脸。

“宸晞哥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她垂着头低声问他,手心里出了一阵汗,眼睛不敢直视他。

“江枫说还要做个笔录。”

“好,那我在这里等你。”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