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体育课轮流 好想吃你的秘密花园

欧阳米笑着抬眼,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收回了视线。

他松开了她的手,往前走了两步,朝着江枫喊了一句:

“江枫,你赶紧的给我安排个人,我做完笔录还得赶着回家呢。”

“知道了,小秦,你去给他安排。”

江枫笑着看他跟着老秦走进去,然后又走到欧阳米的身边,一脸调侃又八卦地问:

“米米,你怎么,突然又改主意了?”

“江哥哥,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欧阳米觉得脸上一烫,不好意思地垂头去看地板。

“我就是怕啊,米米,宸晞在生意场上是浪里白条,手起刀落雷厉风行,怎么夸他聪明都不为过,只是一碰到感情上的事情就变得格外的轴,脑子不带转弯的。”

他说着叹了一口气吗,朝着霍宸晞刚才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说:

“小时候我和他打了那么多架,只是因为某一次有个高年级的孩子欺负他,我看不过冲了上去,和他一起挨了一顿胖揍,从那之后他就一直把我当做过命的兄弟,从来没变过,米米你要知道,他真的是一个很看重感情的人。”

“江哥哥,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欧阳米猛地抬头看向他,眼神中的多了两分严肃的正经。

“米米,有些事情本来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本不该多嘴的,可是从你回国和他重逢的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心情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受你的影响。

他会为你对他展颜而开怀大笑,为你的拒绝而难过,也为了你的态度不明而感到苦恼。

米米,也许这些你都不知道,他也不会让你知道,因为他不想看到你为难,可是我作为他的兄弟,看到他难过苦恼的样子,忍不住替他感到难受。”

江枫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她的脸色,却看到她的眼眶突然红了,眼中聚起一片朦胧的水雾。

“我刚才看到你因为担心他而赶过来,本来是应该要为他感到高兴的,可是我却又早早地替他担心起来,你是不是又是一时兴起,或者是心情好了就来撩拨他一下,撩拨完之后又要把他推开……”

“不是的!江哥哥,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因为心情好了所以才来撩拨他一下!”

欧阳米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不住地摇头,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落。

“那你到底又是为什么,对他的态度总是的反反复复的呢?米米,你要知道爱情本来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可是宸晞却经受住了称得上严酷的考验——

你不在他身边的七年里,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找其他的女人来代替你,你回国之后他比谁都高兴,天天在我面前嚷嚷着喝酒庆祝你回归,可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找我喝酒却都是借酒浇愁,我……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都有点摸不准你的态度了,更何况是本来就很没安全感的宸晞呢?

米米,他比谁都担心你某一天会走,可是他却从来都不说!”

欧阳米听着江枫作为霍宸晞好兄弟,一字一句的质问,才知道原来自己回国之后,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对宸晞哥哥造成了这么多的伤害。

“江哥哥,是我不配,是我不值得宸晞哥哥的喜欢,我……”

“欧阳米!我跟你的说这些不是为了要听你的忏悔、自责,我只是希望你知道宸晞他为了和你在一起,做出了多少的努力,我是希望无论你你下定什么样的决心,至少也要正视他的这些努力!”

江枫说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像个哥哥那样,原本是想要骂醒自己不争气的妹妹,最终却只是无奈地叹气收场。

“江哥哥,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这些,我一直都知道宸晞哥哥为了我,做了很多事情,就连他今天受伤,也是为了帮我找出幕后真凶,为了还我一个清白。

“米米,唉……多的话我也好说,毕竟感情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确实不好多嘴,算了,就不多说了!”

江枫说着,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将转身走了。

何许知也正好从车子里出来,眼中带着两分探究和笑意看向他的背影,蓦地开口取笑到:

“哟,没想到,原来你也有不歧视女人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你看哪个女人,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呢。”

“就你有嘴叭叭,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有心思开玩笑?”

江枫回头看过去,也不甘示弱,两个人瞬间就拌起嘴来了。

何许知推开了身边扶着她的警察,然后朝着江枫伸出了右手,用眼神示意他来搀扶自己。

江枫眼神一动,略一思索,便伸手搀住了她的胳膊。

成年人之间的勾引,用不着那么多的废话和动作,一个的眼神足以。

“你是个什么官?我听他们都叫你头儿。”

何许知随口问起来,沙哑的声音带着别样的魅惑力,可是在这份奇妙的魅惑背后,又藏着两分狂放不羁,交织成十分独特的人格魅力。

“也不算个什么大官,宁城市公安`局局`长,我叫江枫,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枫。”

他笑着,扶着她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慢慢地走近了门里。

“哟!这还不算个大官呢?”
小柔体育课轮流 好想吃你的秘密花园

何许知笑着调侃,微微歪头对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江枫被她的笑容迷了眼,眼神中的透露出两分憨傻气,乐呵呵地接话:

“嗯,你觉得是就是吧,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欧阳米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相互搀扶着走远的背影,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心酸感。

她和宸晞哥哥之间,什么时候才能……不对,确切地说,关键在于她什么时候能够正视自己,直面自己对宸晞哥哥的感情。

“宸晞哥哥,真的对不起。”

她望着警察局大门的方向,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人出入了,没一会儿,天空竟然阴沉下来,刚才还晴空万里的,突然间就变得阴云密布了。

她抬头望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片刻,竟然有凉丝丝的雨滴落下来。

她伸出手,接住了一丝微微的凉意,不过转瞬就化成了一片暖意,像是霜雪融化在了她的手心里。

霍宸晞终于做完笔录出来之后,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样一副景象——

她沐浴在朦胧的雨幕中,雨下的并不大,反而好像在她的周身晕出了一圈朦胧唯美的光晕,并不怎么灿烂夺目,反而像是润玉一样,有一种柔软慈悲的美感。

他看呆了片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急忙走到她的身边,撑起自己的外套挡在她的头顶:

“米米,你怎么站在外面淋雨,也不知道进去躲一下雨?淋感冒了可怎么办?”

霍宸晞牵住她的手,带着她一起往警察局大门走去。

欧阳米则一边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一边侧头去看他脸上的笑容,她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他一起笑起来。

“米米,你笑什么?”

他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屋檐下,直到停下脚步,他也没有再放开她的手。

今天发生的一切,米米对他的态度的转变,就好像是一个甜蜜虚幻的美梦一样,他甚至又隐隐地开始担心起来,米米是不是又在酝酿着什么要离开的计划,对他的态度突变也是为了跟他做最后的道别。

“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的宸晞哥哥,真的太帅了!”

她笑着转头看着他,笑得弯弯的眼睛中,笑意如此真实。

可是霍宸晞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和回应,心里的不安却更重了。

欧阳米认真地看着他眼底传出来的不安全感,才真正地认识到,刚才江哥哥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他说宸晞哥哥没有安全感,说他的情绪因为她而波动。

那些话不是恶意的指责,而是真正的事实。

“宸晞哥哥,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直面眼前遇到的问题,和你、还有哥哥,以及所有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们,一起面对眼前的问题,我不会再逃避了。”

因为她的逃避,所以才会让宸晞哥哥代替她受到了这许多的伤害,如果她这一次的退避,导致了宸晞哥哥受到了伤害,那么下一次呢,如果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她还要再逃避吗?

而那个时候,逃避又是否真的有用呢?

下一次因为她的逃避,而受到伤害的人又会是谁呢?会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兄长们?还是她的孩子们?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她已经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逃避就会有用的,就算她逃避了,麻烦也还是会继续找上门。

“米米,你说的,是真的?”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