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子要我 调教校花

霍宸晞激动地转身盯住她,整个人十分激动,一双手更是情不自禁`地紧紧地掐住她肩膀,连自己手上使了多大的力气都失控了。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宸晞哥哥,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我的肩膀被你捏得好痛啊。”

欧阳米好笑地说着,又忍不住痛得皱眉,不得不伸手去掰开他的手。

霍宸晞急忙松开手上的力道,可是却又不想完全放开她,生怕她的跑了似的,急急问到:

“米米,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那……米米,你你还要会伦敦吗?你会……留下来吗?”

“暂时应该还是会留在宁城这边,但是伦敦那边,我过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会回去一趟的,毕竟我到宁城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很久没去看到我父母和二哥了,孩子们也很久没看望外公外婆了,我确实是时候回去一趟了。”

她认真地看进他的眼底,脸上是一片温柔。

“那、那我到时候跟你一起回伦敦怎么样?我也很久的没有看到欧阳叔叔他们了,我陪你回去也好让他们都放心!”

霍宸晞眼中的光芒几乎闪到了她的眼睛,一脸自告奋勇的憨傻样着实有些可爱,她看得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嗯,当然好,不过得等你养好了身上的伤,然后才能跟我们一起动身,不然你这么惨的样子,只怕我爸妈会以为我天天欺负你呢!”

她收了脸上的笑容,伸手摸上他的脸颊,可是刚要碰到他的伤口的时候,却又生生止住了,她不敢真的碰到,怕弄疼他。

这些伤口都是因为她才会有的,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疼。

“不用怕,我一个糙老爷们儿,哪有那么怕疼。”

霍宸晞察觉到她眼底袒露的心疼,打从心底里觉得开心,伸手按住她的手,让她的手覆在自己的脸上,也覆盖在那一片细碎的伤口上。

“哎!你疯了!你又不是木头做的,怎么会不怕疼呢!”

欧阳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连忙用力地把手缩了回来,不敢再靠近他的脸。

那万一手上的细菌什么的,感染到了伤口,导致伤口恢复不好,可就是她的大罪过了。

“米米,我确实不是木头做的,但是只怕你是块木头。”

霍宸晞答非所问,脸上却带着一片满足的笑意。

“宸晞哥哥你!你……”

欧阳米脸上滚烫,却奈何脑子像是短路了一样,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赌他的嘴。

他见她一脸羞臊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有心捉弄她,便又突然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十分夸张地说道:

“米米啊,难不成你其实是只喜欢我这张帅脸?所以才会格外地担心我脸上这个伤口的恢复吗?”

“你!宸晞哥哥,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误会我的好意?我是担心你的伤口感染……”

“唉……说来说去,米米还是对我这张帅脸有格外的执念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身上还有一样东西是吸引米米的,我也就知足了。”

他说着,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一双可怜的眼睛去看她,像极了一个被情所伤的多情公子。

欧阳米实在看不下去他那浮夸的演技了,心里一来气,索性决定逗他一逗:

“对,我其实就是喜欢你这张脸,要不是有你这张帅脸撑着,我早就撑不下去了。”

她刚一说完,就看到他的脸色突变,顿时心中暗叫一声要糟。

小 子要我 调教校花
果不其然,霍宸晞下一瞬间就紧紧地握住了她肩膀,问:

“米米,你是真的喜欢我这张脸吗?你要是只喜欢这张脸的话,我……”

“你就怎么样?”

欧阳米虽然有点心疼他,但是为了报刚才的口头上的仇,也存了想要试探他的心思,所以强忍住心里的心疼,继续问他。

他似乎的被问倒了,整个人愣住,眼神放空,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的思考她的问题。

欧阳米心中有些紧张,又害怕玩笑开得太过,正准备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却挺到他开口了:

“那我就把脸好好治好,以后的也好好地保护好我的脸。”

欧阳米听了他的回答,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直到笑得肚子痛,捂着肚子大笑。

“哈哈……宸晞哥哥,我就是说着好玩……哈哈……骗你的,你怎么还这么当真呢?”

她一边笑地抹眼泪,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话,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简单又真挚的快乐。

“你啊。”

霍宸晞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景逸从警察局内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场面,顿时觉得心头一酸——他的苦命老板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吧?

“老板,接下来是我直接送欧阳小姐回家?还是先送你去发布会现场,然后再送欧阳小姐回家?”

他强撑着笑脸打断了两人的甜蜜对话,垂头弓腰的,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唉,他自己也是个苦命的,只可惜指责所在,他就算是冒着丢饭碗的危险,也不得不准时推动必要的工作流程啊。

“宸晞哥哥,是什么新闻发布会?”

欧阳米好奇地问。

“关乎我的清白的发布会,现在已经到了澄清的最好时机,米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如果你跟我一起去的话,我还会有个惊喜要送给你。”

他笑着解释。

“还有这么特别的惊喜?我难道不去就没有这个惊喜了吗?”

她再次好奇地看向他,可是他却没有正面回应,只是但笑不语,一脸神秘。

“米米,你就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吧?”

霍宸晞转头看着她,眼神中一片平静,带着微许忐忑,可就是没有期待,仿佛需要作出选择的人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宸晞哥哥,不如你先说说这个的惊喜是什么?我再决定的要不要跟你一起去。”

欧阳米不上他的套路,反而眼珠一转,想要先探探虚实。、

“米米啊,这惊喜之所以叫做惊喜,就是因为你事先不知道的才能叫做惊喜啊。”

霍宸晞狡黠地一笑,四俩拨千斤般的将话题转开了。

米米果然的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总是试图用撒娇的方法在他的面前蒙混过关。

只不过这件事情,若是她不去的话,他一个人也没法完成。

“那行吧,就冲着你说的这个的神奇的惊喜,我也必须要跟着你去好好地坚实一下啊,不然岂不是浪费了你的一片好意?”

她笑起来,手上用力地回握住他的手。

“那我们这就出发吧两位,小的这就去给你们开车来。”

景逸见他们两个旁若无人、把他当空气一样的讨论着,终于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结论,他顿时高兴地脚不沾地的去开车了。

“你看景特助的背影,像不像一条单身狗啊?”

欧阳米看着景逸背影,似乎都能看到他叹气的动作,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

“哈哈……米米,你这个说法实在是太妙了,你别说,还真是有点像。”

霍宸晞十分配合地接话,还忍不住笑了出来,从前还不觉得,但是现在他的身边有了米米,这一对比之下,景逸似乎就真的透出两分单身狗的凄凉来了。

景逸开着车回来接他们两个的时候,看到就是他们笑着大闹的样子,他们却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露出了两分意味深长的笑容。

“老板,还有……未来的老板娘,你们都快别笑了,发布会的那边应该布置得差不多了,再去晚了只怕会引起媒体的反感。”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车门,在一阵懵然中看着他们两个手牵手坐进车子里。

“唉……”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家老板脸上开心的笑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无奈地发动车子。

车子在路上疾驰,车子内的三个人却都默契地沉默了下来,欧阳米难得坦然又放松地靠在霍宸晞的肩头,放空的视线不知道是在看向车窗外不断后退的的景色,还是在看着他的下巴。

霍宸晞眼神中始终带着柔柔的笑意,大部分时间看着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时不时地向她投去视线,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和她的视线对上,然后两个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整个空间里都弥漫着甜蜜的粉红泡泡,景逸坐在驾驶位上,压根不敢回头、也不敢从后视镜里面看一眼,生怕自己的视线乱瞟一眼,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画面,就会被老板白眼加扣奖金攻击。

好在,近在眼前的目的地拯救了他,他迫不及待地踩下刹车,心中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把这两位喜欢秀恩爱的给送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