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跳d感觉怎么样 不…不要…别这样太大了

宣鱼不愿意,“我不要,要走一起走。”

庄俊也是脸色很沉,“郭嘉嘉,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吗?不是你在电视里看到打打杀杀的假片段,是真的。”

郭嘉嘉同样是不服气看了过去,“谁说我不知道的,你们以为我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金丝雀吗?我告诉你们,我郭嘉嘉不是不会,只是你不配,现在知道了吧。”

“别跟我说什么开不开玩笑,你在玩泥巴的时候,你嘉姐就已经玩弹弓了。”

郭嘉嘉吹了一下口哨,朝那边挥手,然后给宣鱼一个眼神,在看不到的地方宣鱼腹语说话    ,那声音不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我看到他们了,在这边,快点过来。”

庄俊和宣鱼朝里头跑去了,给他们留下一个假象。

听到动静,瞬间那双双眼睛就看了过去。

“快追,他们在那边。”

因为郭嘉嘉身形偏胖,穿上那男人的衣服身形看上去就无二了,再加上刻意抹黑的脸就更加像了。

岸上的人也惊动了,马上所有人一冲朝那边过去了。

郭嘉嘉带着他们朝反方向追。

那些人也个莽汉子,连人都没有看清就跟着追。

跑累了,郭嘉嘉掉队了。

一只手突然搭上了肩膀,叹息道:“胖子,你吃了大力丸是不是,跑这么快,我都追不上了。”

郭嘉嘉下意识,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

那男人瞬间警惕起来,“你不是胖子?”

郭嘉嘉又是一记拳头砸过去,那男人就直直到了下来。

郭嘉嘉把他拖到一边,抓起旁边的枯枝挡了挡,然后在那男人身上摸出一把枪,别在腰后。

那是郭嘉嘉第二次摸真枪,第一次是在军营的时候,因为好奇拿起爸爸的枪把玩了一下,不过被训斥半死。

自那以后,她就从没有碰过了。

就连她来警局这边说是锻炼,可要真的是她不喜欢的事,谁也强迫不了她,她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成为真正的警察,拿着枪正大光明和歹徒对决。

没想到了,来了这么久了,她连枪长啥玩意她都没摸过。

现在才算是真正拥有,漆黑通体,有些沉,可能是因为长期用,枪头都有些磨损。

郭嘉嘉马上掉头往另外一边走。

庄俊那边已经上了船。

却一直没有看到郭嘉嘉。

好不容易看到郭嘉嘉朝他们这边过来了,又有几个人出来了,正好看到他们。

“他们在这里,快开枪。”

枪对准了这边,好在有礁石在这里挡着,他们才没有直接被打成蜂窝煤,郭嘉嘉从包抄的,那些人显然是还没有认出郭嘉嘉。

只是对着庄俊他们开枪,并没有打郭嘉嘉。

庄俊得到指示,把船开走了。

那些人冲了下来,但是要下来距离到船,也有一小段距离,更不要说还有一块这么大的礁石挡着了。

因为郭嘉嘉离得近,那些人也是松懈了一下,反正有自家人嘛。

胖子枪法向来很好,一定可以的。

郭嘉嘉故意朝庄俊他们那边开枪,不过枪枪都是空枪。

渐渐的那些人也是起了疑心。

“胖子,你干什么吃的,快开枪打死他们啊。”

但是得到的只有一片冷漠的回应。

好在郭嘉嘉已经上船了。

刚才在岸边说话的头儿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低骂了一声,“玛德,狗东西,我们被耍了。”

“船上那个不是胖子?”

“是警察。”

那男人气急难忍,“一群废物东西,还不快追。”

东西东西没有拿到手,现在还被三个警察戏耍了。

说出去简直不要气死人。

枪声渐渐小了,郭嘉嘉抬头看着那边,已经看不到人影了,她一颗心才慢慢冷静下来。

宣鱼也是劫后余生的感觉,半天缓不过神。

还不容易快靠近码头那边了,宣鱼发出的信号菜被接收到,庄俊紧了紧衣服里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东西已经破了一个小口子了。

而且他刚才那些人打斗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皮肤,现在那东西沾染在了上面,会不会……

他呼吸紧张了起来。

郭嘉嘉和宣鱼也看了过去。

她们也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第一次玩跳d感觉怎么样 不…不要…别这样太大了

宣鱼惊呼一声,“庄队,这东西弄你伤口上了有没有事?”

郭嘉嘉抿唇,沉重了起来,“庄俊,你最好是下船了赶紧去看看。”

庄俊不说话了,把那东西放一边,然后咬着牙关舀海水上来洗那伤口,因为痛他咬的面部表情都狰狞无比。

看着都觉得疼,更不要说当事人了。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水,而是含盐极高的海水,庄俊一直没有停,直到快到岸上了,他才是终于忍不住到了下去。

宣鱼和郭嘉嘉都慌了。

宣鱼不知所措,她身上还带着那东西。

现在他们唯一的主心骨还晕了,这可怎么办,从码头到城区也要一段时间,更不要说这里的码头还很乱。

三个人引了不少视线看过来。

宣鱼小心翼翼走着,郭嘉嘉背着庄俊,咬牙一步一步沉重挪着走。

好在,局里来人了。

看到副驾驶座上,爸爸从上面走下来。

郭嘉嘉一时间酸意涌上心头,她更咽了一声,“爸……”

这声爸包含了多少委屈心酸。

郭相生看着女儿这样,心里也不是滋味,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不愧是我郭相生的女儿,好样的,爸爸以你为荣。”

后面的警察马上下车搭手,也是第一时间联系了救护车,送他们过去了。

宣鱼和郭嘉嘉上了车。

一路上郭嘉嘉哭个不停,哭累了,然后就开始说自己刚才在岛上那些光辉事迹了。

郭相生了解这个女儿,所以他没当回事,他心里坚信肯定是庄俊的功劳。

不过庄俊怎么突然晕了。

郭相生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郭嘉嘉面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在打斗得时候受了伤,然后伤口沾上了这个东西。”

宣鱼从口袋里拿出一袋有些重量的粉末。

只是瞬间,郭相生呼吸就沉重了,“这是……粉?”

郭嘉嘉嗯了声,“这应该就是你们之前一直再找的。”

“现在我们手上拿到的,应该是一小部分,大部分应该还在小岛里面,我建议是先封锁小岛,让小岛附近的渔民先离开,到时候在想法办法攻克这个南关。”

郭嘉嘉的一席说辞让郭相生第一次正视起了这个一直以来吊儿郎当的女儿,整个人就好像被人换了芯片似的。

郭嘉嘉怎么会不知道爸爸心里想的什么,嘟囔着开口,“爸,你脑袋里想什么东西呢?我是郭嘉嘉呀,你的女儿。”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觉得我会有些怪,但是你还不了解我,其实原本的我就是这样,我平时是喜欢玩了点,但是我主次我还是分得清的。”

“只是平时比较低调了一点,你也不要怪,以后习惯了就好。”

郭嘉嘉还颇有些得意拿出自己的战利品,“爸,给你看看我的战利品,我自己拿到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就是用这个东西吓跑了他们。”

郭相生看到女儿手里的枪,马上把它拿了过来,严厉开口,“这枪我帮你没收了,这是赃物,你不可以拿。”

自家女儿拿点小心思,他还不懂。

这丫头估计是想占为己有。

但是这东西是要入档案的,而且极具杀伤力,要是稍微不小心就会走火,是种很危险的武器。

郭嘉嘉气鼓鼓不服气,“爸,那你把你的枪给我玩。”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