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和家里的狗天做 奴役 支配 性狂虐 电击 极端

而在这一期节目里面,他的屁股就没有离开过座位。

因为压根就没有一个人去挑战他。

干坐了一期。

把他的屁股都坐疼了。

结束录制之后,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汇合小玩子、宋菲菲和肖佩佩三女。

四人汇合,肖佩佩面带微笑,第一个开口问道:“黑大叔,今天的比赛怎么样?”

黑大叔伸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有些索然无味地说道:“没怎么样,就搁那儿整整坐了一个下午。”

“没人挑战你?”小玩子立刻凑过来问道。

黑大叔摊了摊手,露出一个疑惑不解的表情,“没有,估计小伙子们看我年纪比较大,都比较尊老。”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多想了,因为没有人挑战,总的来说,肯定是件好事。

思及此处,黑大叔直接转移了话题,“你们呢,抢到了什么位置?”

肖佩佩闻言立刻昂了昂脖子,摆出一副傲娇的模样,“我们战胜了一位挑战者,抢到了d区的一个位置。”

黑大叔随口夸赞了一句:“很不错。”

四人继续往外走,途中肖佩佩再次开口问道:“对了,刚刚我已经探听到了,下一期比赛结束,剩余的选手就要进入偶像之家了,黑大叔您若是赢了的话,有什么打算?”

黑大叔咀嚼一声:“偶像之家?”

肖佩佩解释道:“其实就是一栋宿舍楼,平时吃、住、训练都在里面,直到被淘汰为止。”

黑大叔立刻摆手:“那我可折腾不了。”

说完,他自嘲地笑了笑:“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估计,下一期,我就会被淘汰的。”

几人边走边聊。

行走间,宋菲菲突然问道:“黑大叔,那这一期你有没有在台上向阿香奶奶表白。”

黑大叔叹了口气:“我都没机会上台表演,怎么表白?”

“那还真是挺可惜的。”宋菲菲面现惋惜之色。

黑大叔蓦地想到了一件事情,“不过之前有个节目组的人采访了一下我,我隐晦地提了和阿香的事情,如果她看到的话,肯定会明白我的心意。”

肖佩佩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提醒道:“那个,黑大叔,前采不一定会播的。”

黑大叔闻言陷入沉默之中,片刻之后,喃喃自语起来:“照这么说,下一期,我必须要上台表演了……这是逼得我整活儿的节奏。”

小玩子盲目信任道:“黑大叔,我们都对你有信心。”

说完,她接着道:“现在我们还是先回去,把今天的好消息告诉何老师和木木姐他们。”

肖佩佩举手道:“今天晚上我请客。”

众人立刻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

建康市,麦田娱乐总部。

“这是怎么回事?”麦志康脸色阴翳,看着办公室里的三位下属,“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丁为民,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这个月的月冠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吗?”麦志康出声质问丁为民:“现在看看,咱们似乎连第二都快保不住了!”

“我们麦田娱乐砸了这么多的宣发资源下去,难道就是为了去争一个第三?”

面对麦志康的质问,丁为民满头大汗,“麦总,您听我解释。”

“《爱你没有后悔过》之前的成绩你也是知道的,这会儿之所以被超了,主要还是因为【唱作人】这个节目的热度实在太恐怖了。”

说到这里,他面现苦色,语气有些无奈。

最后,他无力地解释道:“这是我们谁都没有物料到的事情。”

“那你说说,现在我们还怎么办?”不过,很显然,麦志康并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

因为上次车祸事件,他们麦田娱乐交恶星辰娱乐,如果不是他哥哥麦志杰通过人情加利益的双重付出,这会儿,估计他还在里面蹲着呢。

那次事件也是让他心有余悸,同时,他已经明显看出了,自己哥哥对他已经失望乃至绝望了。

所以,这次事件之后,麦志康决定,收敛自己的性子,好好在麦田娱乐里面工作,挣回面子和信任。

谁曾想,第一个项目就出现了这样的纰漏。

虽然一个月冠的得失对麦田娱乐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他麦志康来说,意义可就不同了。

毕竟这是他决定认真之后的第一个项目,如果直接垮了的话,别人会怎么看自己。

扶不起的阿斗?

混吃等死的蛀虫?

总之,麦志康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为今之计,只有继续砸宣发资源,我相信,【唱作人】的节目热度不可能一直维持的这么高。”硬着头皮,丁为民继续往下说道。

麦志康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你相信个屁,你相信有个毛用。”

丁为民眼中说过一抹毅然,“麦总,不止是相信,我还有办法做到。”

听了丁为民的话,记起他的老本行,麦志康立刻联想到了什么,“你是说……”

包间内,八人围桌而坐。

八人分别是何言风、阿依慕、刘玉玲、虎虎老师、黑大叔、小玩子、宋菲菲以及肖佩佩。

“啧啧啧,何老师,你这是又要一飞冲天的节奏了。”虎虎老师捧着手机,看着里面月度新歌榜的排名数据,忍不住啧啧出声。

就在刚才,因为刘玉玲的一句“你们新歌的成绩还不错”,虎虎老师忍不住好奇拿出手机查了查。

当看到排在月度新歌榜第一名的歌曲赫然便是何言风与阿依慕合唱的《今天你要嫁给我》时,虎虎老师忍不住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刚刚听刘玉玲说那话的时候,他就猜测到了,眼前这对“狗男女”的成绩可能很好。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歌曲居然直接冲到了榜首。

何言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就别啧啧啧了,不就是暂时排名第一吗,还没拿到月冠呢。”

坐在何言风身边的阿依慕附和地补充了一句:“就算拿到月冠也没什么,又不是没有拿过。”

听了阿依慕这话,坐在虎虎老师身边的刘玉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木木姐,我发现,自从与何老师在一起,你变了。”

看到自己闺蜜那副郑重其事的模样,阿依慕好奇地瞥了过去。

刘玉玲嘴角含笑,接着道:“变得喜欢装逼了。”

“是吗?”

阿依慕毫不在意,随手撒出一把狗粮,“可能是因为何老师真的牛逼。”

何言风都被阿依慕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何老师,你和木木老师唱的那首《今天你要嫁给我》实在太好听了。”

宋菲菲亦是附和地说道。

“听得我都想谈恋爱了。”

小玩子则是露出一副憧憬的表情。

“别。”何言风赶忙摆手,“小玩子,作为高中生,可不能早恋。”

“如果让刘叔知道你谈恋爱是因为我的歌曲,我估计,以后再也吃不到他的烤串了。”

何言风语气夸张的调侃,惹得现场哄堂大笑。

哄笑之后,话题被何言风扯了回来,“今天晚上可是给黑大叔、小玩子、菲菲和佩佩庆功,恭贺他们成功进入下一轮,可不能喧宾夺主了。”

刘玉玲蓦地站了起来,她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道:“对对对,恭贺黑大叔,还有我们的佩乐菲组合。”

说罢,她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众人立刻会意,亦是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恭贺她们就可以了,至于我。”抿了口果汁,黑大叔哭笑不得地说道:“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坐在里面糊里糊涂的晋级了。”

宋菲菲立刻高情商地开口说道:“黑大叔,没有人挑战您,那是好事。”

“对,这就叫躺赢。”

肖佩佩更是敞亮,直接机灵地和黑大叔碰了碰杯,“庆祝黑大叔躺赢进入下一轮。”

说说笑笑,又过了几分钟,刘玉玲突然开口问道:“对了,有没有打探清楚,下一轮怎么比?”

这话甫一落下,众人便是齐齐把目光投注到了肖佩佩的身上。

“看着我干嘛?”

肖佩佩瘪了瘪嘴,摊了摊手,露出一个迷糊的表情。

“你不是有钞能力吗。”

阿依慕抿着嘴,开了个玩笑。

“我虽然有点影响力,但那也是海选阶段,进入正赛之后,就使不上劲了。”叹了口气,肖佩佩开口解释道:“别这样看着我,唐豆三背后站着那么多巨头和一线娱乐公司,最基本的赛事公正性,他们肯定是要保证的。”

“现在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下一期比赛结束之后,所有待在f区的选手都要被淘汰。”顿了顿,她继续说道:“还有下一期结束之后,获胜的选手就要进入训练营了。”

“何老师,下一期比赛结束之后,如果淘汰,自然最好,如果没有淘汰,我应该也会选择自动退赛。”

听到肖佩佩提起此事,黑大叔亦是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何言风在训练他们,带领他们参加比赛。

现在,他决定退出比赛,不管怎么样,都要和这个“老师”打个招呼。

“那您向阿香奶奶表明心意的事情……”

听到黑大叔准备退赛,何言风的脸上出现一丝关心之色。

“下一期,我会竭尽全力创造这个机会的。”

黑大叔抿了口果汁,语气蓦地变得坚定起来,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没办法,那个什么训练营,我是不可能进去的。”

他随口解释了一句:“别说那些训练我跟不上,就是跟得上,整天和那些跟女孩子似的男孩子在一起,我怕我会忍不住抽他们一顿。”

“哈哈哈……”

众人听了这话,尽皆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下一期什么时候开始录制?”

哄笑一声之后,何言风突然开口询问。

“十三号。”
我和闺蜜和家里的狗天做 奴役 支配 性狂虐 电击 极端

对这些事情无比熟悉的肖佩佩第一时间给出了答案。

“那就是还有一个星期。”

何言风闻言,微微咀嚼,而后开口说道:“这样吧,黑大叔,既然您已经决定,下一期就是您的谢幕演出,那么,我觉得,我可以给您准备一个大招。”

“什么大招?”

何言风的话惹得现场不少人都向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大招就是……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何言风扫视众人一眼,开口说道,不过话到一半却是突然收了回来,卖起了关子。

众人见此,脸上尽皆露出失望之色。

“何老师,那你有没有给我们准备大招?”

肖佩佩嘻嘻一笑,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内里满含期待之色。

何言风闻言,微微思索了片刻,而后说道:“如果你们能够进入前十,我会考虑给你们准备一个大招。”

“前十啊!”

小玩子听了这话,一张小脸立刻垮塌了下来。

在她看来,进入前十,无异于痴人说梦。

“怎么,这就蔫了。”

何言风见此,打趣地看着小玩子。

看到肖佩佩也是一副蔫蔫的模样,他继续说道:“怎么,你也觉得不可能,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肖佩佩。”

“怎么可能!”

肖佩佩听了这话,立刻振作了起来,眼眸之中蓦地放出一缕精光,“前十,我们势在必得。”

…………

晚上,回去的路上。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阿依慕突然开口问道:“你想给黑大叔准备一首新歌吧?”

“你怎么……”

何言风侧头看了阿依慕一眼,刚准备开口,却是蓦地想起,除了这个可能,自己也给不了黑大叔什么其它大招。

没有理会何言风的反应,阿依慕继续往下说道:“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月半小夜曲》吧?”

何言风微微一笑,一边驾驶汽车,一边回应道:“确实是奥语歌,但不是《月半小夜曲》。”

阿依慕听了这话,瞬间来了兴趣,“你还有其它的奥语歌?”

何言风自鸣得意,“不要怀疑你的男朋友,因为他就是一个音乐天才。”

“音乐天才?”

阿依慕重复一句,而后埋汰地说道:“我看是不要脸天才才对。”

九月七日,彭城。天朗气清,阳光明媚。今天是【唱作人】节目第三期拍摄的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