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丝御姐霸道我动漫 抽插富婆

“那,待会儿再见。”王琦亦是和他们挥了挥手,而后继续往前走去。

推开下位区的房间,看了看房间里面的景象,何言风的脸上浮起一丝苦笑。

无论是中位区还是下位区,因为之前都已经参观过了,所以对于里面的布置,何言风还是比较熟悉的。

“不知道怎么搞的,心情有点复杂,第三期,刚刚开始,咱们就给干到了下位区。”何言风侧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阿依慕。

“这样更好,直接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阿依慕莞尔一笑,“【唱作人】这个节目,真是藏龙卧虎。”

“有没有觉得遗憾?”何言风再次问道。

“没有。”阿依慕摇了摇头,回复道:“我很喜欢《不得不爱》这首歌,而且我觉得,我们的发挥也没有问题。”

说罢,她还开口安慰了何言风一句:“输了就输了,没有谁是常胜将军,大不了下次重新赢回来。”

“其实我看的还是挺开的。”何言风笑着看向阿依慕,“就是有点愧疚,连累你跟我一起,蹲在这么一个房间里面。”

“说起来,这节目组也真是的,就算是下位区,也不能如此区别对待吧。”再次扫视了房间里面的景象一眼,何言风脸上的微笑转为苦笑。

“这里有什么不好吗?”阿依慕听了这话,脸上浮现出一抹轻松的表情。

说话间,她突然牵住何言风的手,向房间里面的一个位置走去……

与此同时,舞台上面,第二组竞演已经开始了,由葛铮对战丁凡。

因为上一期,葛铮获得了竞演的胜利,晋入了上位区,所以这次竞演他是被挑战方,有后发优势,所以此时此刻,舞台上面,演唱的人就是丁凡。

这次,丁凡带来的歌曲是《背后》,是一首很真挚、很真实的歌曲。

这首歌,讲的是丁凡自己。

主要唱的是他的人生经历,他年少成名、家喻户晓。

他光鲜亮丽,无数人羡慕。

这首歌,讲的就是隐藏在这些光环背后,那个身负重压、那个无人倾诉,那个强颜欢笑,那个默默流泪的真实的丁凡。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丁凡,他享受了这个年纪罕有的鲜花和掌声,以及围绕着他衍生出来的庞大经济利益,自然也要承受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压力。

十五岁出道,至今整整五年了,在这五年里面,付出的,收获的,一切冷暖只有他自己知道。

然而这一刻,这一切,都被唱出来了,被一首《背后》唱出来了。

虽然这一首歌,没有多么复杂的旋律变化,没有那么难的高音爆发,节拍也是相对比较简单的,就连编曲,也都在化繁为简,不过就是这么一首“简单”的歌曲,却让何言风听得十分动容。

也许这就是真情实感、真实感受爆发出来的魅力。
黑丝御姐霸道我动漫 抽插富婆

就这一首《背后》,让何言风看到了丁凡年少成名背后的心酸和苦楚。

何言风觉得,这是丁凡这三期比赛里面最好听、最感人的一首歌曲,比之第二期的《不爱就别听》更加优秀。

可就是这么一首优秀的歌曲,却在演唱临近收尾的时候出现了变故。

可能是情感太过投入,也可能是回想起往昔的一些事情,在歌曲临近收尾的时候,丁凡的情绪绷不住了,居然当场落泪,更咽了起来。

如果只是落泪,更住声音,即使发出哭腔,唱完这首歌,估计也不会影响到整体效果,兴许还会更加感人,更加动容。

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最后,丁凡的情绪竟是完全崩溃了,以至于收尾直接垮掉了,拖拖拉拉的,最后花了接近一分钟才唱完收尾的两句歌词。

唱完之后,满面泪痕的丁凡只是说了声“对不起”便匆匆离开了舞台,退场了。

看到丁凡退场,下位区里面,何言风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惜了。”

这首《背后》,其实挺优秀的,如果没有出现这样的演出事故,胜出的概率应该是极大的。

现在,想要获胜,希望已经变得十分渺茫了。

除非葛铮出现类似或者更加严重的失误,然而,以前者的老道,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基本为零。

果然,没有出乎何言风的意料,接下来,葛铮稳稳的一首摇滚情歌,几乎把胜利收入了囊中。

虽然成绩还没有公布,但是在何言风看来,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备战区里面,演唱结束之后的葛铮走到已经收拾好情绪的丁凡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还在读书呢,连一首像样的歌曲都没有创作出来。”葛铮对着丁凡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而且,发泄一下挺好的,人的情绪就是这样,如果一直在高压的环境里面工作,没有人能预料到,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因为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爆发出来。”葛铮继续宽慰道。

丁凡对着葛铮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开口说了声“谢谢”!

最后票数出来,没有任何意外的,丁凡落败了。

走出备战区,他的心情反而轻松了不少,他长长呼了口气,对着身边的节目组采访人员说道:“输了,挺好的!毕竟歌没唱好!输了也是正常的!赢了才是不正常的!”

说话间,他的脸上还浮现出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说完,他还自嘲地补充了一句:“这期如果播出,不知道我会不会在网上被喷出翔?”

情绪释放之后,带着比较轻松的心情,丁凡来到了下位区的房门前。

对于这次竞演的失利,他没有任何异议,没有任何不服,输的非常彻底,当然,对于这个结果,他也不觉得失望,实际上,在演唱结束之后,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的出现。

毕竟,唱成那个样子,连歌曲最基本的完整度都没有保证,怎么可能获胜。

带着压力尽去、轻装上阵的微笑,丁凡推开了下位区的房门,然后……他立刻退了出来,同时脸上的笑容随之凝固了。

“求求你们,给我换一个房间,哪怕比下位区房间的条件还差都行。”退出房间之后,丁凡可怜兮兮地对着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跟拍摄像师说道。

跟拍摄像师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做不到。同时也很好奇,房间里面不是只有何老师和木木老师吗,怎么会让丁凡畏之如虎。

抱怨只是随口的,其实丁凡也很清楚,节目组根本不可能为他单独准备一个房间,这么做,除了抱有那么一丝丝几乎不可能的希望以外,就是为了节目效果。

这点,对于经常出没于各大综艺节目的丁凡而言,可谓是信手拈来。

瘪了瘪嘴,丁凡只得无奈地再次进入下位区的房间之中。

然后,在房间里面,他再次看到了那令他抓狂的一幕。

只见在房间稍稍靠后的位置,在房间里面唯二的座位——一副跷跷板上面,何言风和阿依慕正你一头我一头,一会儿你上我下,一会儿我上你下,悠哉悠哉地玩着,脸上还带着十分享受的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