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污污 两个女的磨豆浆描写

看到丁凡露了一个头之后又快速退了出去,紧接着,又走了进来,何言风也不在意,面带微笑,打招呼道:“嗨!”

“嗨!”丁凡十分尴尬,半晌之后,才憋出一个相同的字。

看到何言风和阿依慕玩的起劲,丁凡欲哭无泪,“何老师、木木老师,你们俩能不能体谅体谅我?”

“怎么了?”何言风故意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刚刚输了比赛,来到下位区也就算了,没想到还要遭到你们的无形暴击。”丁凡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们这样虐狗有意思吗?”

说话间,他还冲着正在一上一下玩着跷跷板的两人投去一抹幽怨的眼神。

“有意思吗?”何言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问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儿。

女孩儿立刻笑着回应:“挺有意思的。”

“天呐!我不想活了!刚刚输了比赛,还要被虐狗,这世界,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听了阿依慕的话,丁凡立刻露出了大男孩的耍宝本性,语气夸张地嚷嚷了起来。

旁边的摄像师,监视器后面的韩墨,坐在跷跷板上面的何言风和阿依慕看到这一幕,尽皆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凡,你要看开一点。”何言风边笑边开口安慰道:“你要想,反正又不是你一个人,很快,就会有人来陪你了。”

“不行,不能这样,我要反击,我要反抗,我也要玩玩。”在旁边对着空气撒了一通,发现何言风和阿依慕两人仍旧在自顾自地秀着恩爱,丁凡立刻凑了过去。

总之,不管怎么样,也要阻止他继续秀下去,否则,自己肯定会被虐得死去活来的。

“你确定,你要玩?”看着气冲冲走到自己身边的丁凡,何言风的语气之中充满了玩味。

虽然听了这话之后,心里蓦地生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为了避免继续被秀一脸,丁凡还是坚决地说道:“确定。”

“好。”说罢,何言风直接起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同时起身的还有阿依慕。

两个人同时起身,让出了两个位置,然后,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丁凡,想看看他怎么玩。

“……”丁凡瞬间无语了,当然和无语同时的,还有一种情绪,叫做尴尬。

如果不是教养不错,他都想直接吐槽出声了,不带你们这样涮人的。

男男污污 两个女的磨豆浆描写
一个人,让我怎么玩跷跷板,玩个锤子啊。

被何言风和阿依慕这么直愣愣地盯着,丁凡觉得,自己的尴尬癌马上就要犯了。

丁凡纠结了,这个时候,自己到底要不要坐上去,如果坐上去,就自己一个人,会不会显得很傻。

呃,不用提了,肯定会。而且那模样还会很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可是如果不坐的,这没脸没皮的一对狗男女待会儿估计又要肆无忌惮地玩起来了。又要开始虐狗了。

“那个,我发现,我突然就不喜欢玩跷跷板了。”天人交战了片刻之后,顶不住那种尴尬和傻劲,丁凡选择了败退。

“阿姐,你看,小凡多好,多懂事,知道把跷跷板让给我们玩。”何言风得了便宜还卖乖。

丁凡听了这话,嘴角抽动的厉害,差点就忍不住吐槽了出来。

“确实是个不错的小伙子。”阿依慕亦是配合地开玩笑道:“话说,小凡,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要不要姐姐给你介绍一下,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何言风闻言立刻补充说道:“当然,如果你喜欢异域风情的,也可以让你木木姐给你介绍一个西疆女孩子,要知道,西疆的女孩子可都是能歌善舞的,和你很配噢。”

丁凡狂汗,今年才刚刚二十的他,在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可谓是彻彻底底的初哥,被两人这么一调侃,脸颊立刻变成了红苹果。

“不用,不用!”满头大汗的丁凡赶忙开口拒绝道,

“不用?”阿依慕听了这话,立刻意会到了另外一层意思,开口笑问:“这么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咳咳咳……”阿依慕的话令得丁凡猛地咳嗽了起来,他赶忙开口澄清道:“木木姐,你可别胡乱猜测了,我可没有女朋友!”

阿依慕却是微微一笑,同时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不用急着澄清的,大小伙子的,谈个女朋友多正常。”

虽然明知道阿依慕就是在拿自己寻开心,丁凡还是认认真真地解释道:“那个,木木姐,我现在正处于事业转型期,加之,我年纪还小,所以暂时还没有谈女朋友的打算。”

阿依慕闻言,忍不住叹息着摇了摇头,“那就可惜了,本来,我还想要介绍一位大美女给你认识的。”

三人聊天之际,当然主要还是何言风和阿依慕在拿丁凡寻开心,在打趣他、逗他的时候,舞台上面,第三组对决已经开始了。

首先出现在舞台上面的是童悦,由此能够得知,接下来竞演的唱作人就是她和教主。

这期,童悦带来的歌曲是《悦来悦好》,是一首很温馨的歌曲。

虽然比之第一期的《破茧成蝶》略有不如,但比之第二期的歌曲质量却是高出不少。

只可惜,这一期,教主化身秀妻狂魔,唱了一首《不期而遇》,狠狠撒了一把狗粮出来,在把观众喂饱的同时,也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这次竞演的胜利。

看着舞台上面,教主在肆意地秀恩爱,虽然教主夫人不在现场,但歌词之中的句句表白,几乎把幸福倒溢出来了,丁凡的脸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还让不让人活了。

房间里面一对在秀,舞台上面还是在秀,就问,单身狗到底得罪谁了,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处罚。

十几分钟之后,童悦也来到了下位区。

看着下位区里面正在坐跷跷板的何言风和阿依慕,童悦也是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你就这样干站在里面,怎么熬过来的?”指了指坐在跷跷板上面的何言风和阿依慕,童悦有些同情地对着丁凡问道。

“本来,我是准备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面,转移一下的,可是……”丁凡摇了摇头,说这话时,其中的心酸都快满溢出来了。

童悦闻言,感同身受,立刻接着丁凡刚刚那话的话尾,瘪着嘴说道:“没想到,教主哥竟是好样不学,居然也来虐狗。”

“哈哈哈……”看到两人这一唱一和,耍活宝似的情形,何言风和阿依慕尽皆笑出了声。

“好了,好了,你们过来玩吧,我们不坐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