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写作业的时候上她 舔花蕊

吴济舟终于不再沉默,“想过,刚开始的时候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后来也慢慢习惯了,谁没想过人生的结局呢?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而已,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我也知道自己没活路了,其实我他吗的也是受害者,是被骗上了贼船,上了船之后就身不由己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

“正巧,我其实也对这帮人恨之入骨,恨他们当初骗我上船,你既然要对付他们,我就告诉你,你既然有这老头的照片,想必已经搞清楚了他的身份,这老头每年都赞助一些研究机构,其中有三家是他常年都在赞助的!”

“这三家机构也为他服务,比如这次根据你的指纹做一个指纹贴,根据你的高清近距离双眼照片提取虹膜信息并复制在隐形眼镜上,再提取你头发丝里的dna信息,在短时间之内克隆出一块皮肤,就是这三家研究机构做的”

“如果你们能够找到那个老家伙的老巢,说不定能够从他遗留下来的物品,比如转账账单之类的查到他曾经赞助过的其他研究机构,都是一些不被官府许可的私人研究机构,最好把这群王八蛋全部干掉,把他们的机构也一把火都烧了,这帮人都是一些疯子,就想着研究一些害人的玩意!”

“他常年赞助过的三家研究机构分别在瑞国的······比国的······梅国的······”

唐小川听完后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此前我身上有一张卡,被他搜走了,卡上有三百万,这些钱对于你这样的大佬来说还入不了你的眼,我相信你也看不上,作为一个临死之人,我想请你帮我这张卡转交给我女儿!”

唐小川问道:“为什么不交给你老婆?”

“我人都没了,老婆将来可能改嫁,我可不想把拿命换来的钱便宜了一个陌生男人!”

“好,我答应你!”唐小川说完站了起来。

吴济舟连忙说:“我还没说我女儿在哪儿呢!”

“你现在被警方通缉,他们会找到你女儿了解你的情况的!就算他们找不到,我也能找到!”

“嘭”的一声,吴济舟挨了一拳昏了过去。

唐小川起身向兵哥歪了歪脑袋:“把他扛上车!”

兵哥走过来把吴济舟扛在肩上跟着唐小川回到飞行器上,飞行器起飞之后在不久一条行人车辆稀少的马路边停下,昏迷的吴济舟被丢了出来。

“兵哥,打电话报警说吴济舟在这里,让他们赶紧过来抓人!”

“是!”

等兵哥报警之后,唐小川抬起手腕:“老雷,通知战哥展开行动,把这些作恶多端的私人机构夷为平地!”

“是,先生!”

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里,世界各地有多达十几家地下私人研究机构遭到了破坏,不仅在进行秘密研究的研究人员被埋在里面,而且地面建筑也莫名的倒塌、垮塌,特别是那些进行秘密人体研究的机构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留下,设备被破坏殆尽,资料尽失。

这天晚上唐小川在进行完直播之后,在随手短视频的商城里买了两张高仿真生物面具,来自未来世界的玩意的确不是现代科技能比的,它的制作材料完全就是与人的皮肤一模一样,就算近距离观察和触摸也无法分辨,戴上它之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啊——你,你是说?”关靖雯看见一个陌生人穿着睡衣出现在房内吓得大叫。

唐小川连忙把面具取下来,“老婆,别喊,是我!”

刚跑到房门口的关靖雯停下回头一看,瞪大了眼睛,“老公,这、这是怎么回事?”

她写作业的时候上她 舔花蕊
唐小川笑着问:“你还记得宇文焘戴的那个面具吗?跟真人差不多的,我找人照着做了两张,这就是其中一张,以后如果出去吃个饭、逛街什么的可以戴着它就不怕被人认出来了,行事就方便了许多!”

关靖雯听得眼睛一亮,“这个法子倒是不错得很,自从我稍稍有些名气之后,个人生活完全被大乱了,大白天的都不敢随便出门,出门被人认出来就被围住了,真是没什么个人隐私了!另外一张呢,我能不能用?”

“另一张就是给你做的嘛!”唐小川说完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另外一张面具递给关靖雯。

在他的指点,关靖雯很快就把面具戴上了,凑到化妆台的镜子前一看,“这面具的长相还行!”

唐小川笑了。

傍晚,中州大学。

一辆黑色豪车缓缓在8号女生宿舍楼前停下,一个穿休闲服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引得许多刚刚从食堂回来的男女学生们纷纷扭头看着他和他身后的车。

年轻人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中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

年轻人问:“吴琼是吗?”

“······对,我是,你是谁?”

“你爸托我给你带一样东西,我就在你宿舍楼下!”

“······好,我马上来!”

过了两分钟,一个披着长发的女生出现在宿舍楼门口,靠在黑色豪车旁的年轻人看见了她,举手挥了挥。

女生见状走下台阶来到了年轻人面前。

“我爸呢?”

年轻人看着她,沉默了一下说道:“车上说吧,有些话不方便让别人听到!”

女孩想起前几天警察来找她了解情况的事情,她这几天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每天晚上都没睡好觉。

年轻人拉开了车门,女孩犹豫了一下就钻了进去,年轻人关上车门后来到驾驶位坐下,他没有开车,说道:“你爸的事情你知道吗?”

吴琼沉默了几秒钟,“前几天警察来找过我,他们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你爸被抓了,现在应该被关在看·守·所,其实我跟你爸并没有什么关系,完全就是陌生人,他被抓之前托我把一张卡交给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张卡你收好!”年轻人掏出一张卡转身递给女孩。

“你爸说卡里有三百万,是专门留给你的,不要告诉你妈,我个人认为他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不知道密码,他没有告诉我,如果你也不知道,那就去监狱看看他,顺便问他密码是多少!”

吴琼接过卡,手在颤抖。

“谢谢!”

年轻人从车内后视镜看到女孩流下了眼泪,“想听听我对你爸被抓的事情的看法吗?”

女孩缓缓抬头,过一会儿点点头。

“其实我觉得你爸被抓不是一件坏事,他即将为他做过的错事接受惩罚、付出代价,以我的判断,他的刑期应该在十年左右,出来之后还不到六十岁,如果他的身体够好,差不多还有二三十年可活!如果他继续潜逃,他将在余生之中都在担心受怕中度过,不仅是他,而且你和你妈妈都将承受更多,他接受了法律的制裁,从前所作的一切都将一笔勾销,无论对他,还是对你们母女都是好事!”

“他做那一行,或许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给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无论他犯多大的错,其他人可以不原谅他,但你必须要原谅他,因为他是你爸爸!生活还要继续,你也有你自己的人生,心理上不要背负太多的包袱!”

女孩听了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足足过了几分钟,才说:“谢谢,听你说了之后我心里舒服多了!”

年轻人问:“吃晚饭了吗?”

女孩摇了摇头。

“我也还没吃呢,一起吧,我请你!”

“不,我、我请你!”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4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