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曰批的全部过程 一指松二指紧是什么意思

他抿了下唇:“挺协调的。”

“会不会很大?”

周鼎:“……”为什么要用这么端正的语气说这种很黄的话啊?!

他暗暗吸了口气,干巴巴道:“不会,很协调,这么大差不多。”

“那就好。”夏郁点点头,像是很满意周鼎的评价。

“今天谢谢你了,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吧,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尽管喊我就好。”

周鼎嗯了声:“再见。”说完,转身就走。

转过身的瞬间,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周鼎边走边懊恼自己不会拒绝人,同时又对自己拿夏郁这种天然系毫无办法感到无奈——对方总是做什么都一本正经且自然,从不多想,也没有烦恼,最后感到尴尬和困扰只有自己。

呼……

最近还离夏郁远一点好了。

在他走后,夏郁轻轻关上门,并给自己点了个赞。

——rh买对了。

他给雕像画的已经远超常人,就这还觉得很正常……

那周鼎岂不是比想象的还要美味?

之后两天是周鼎近期过得最舒心的两天。

他们社团组织团建,地点是南山温泉度假村。

美景加温泉确实能够陶冶情操和身心,但归根结底,周鼎觉得主要还是因为这两天没有遇见夏郁,以及他选择了放过自己——不再纠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也不去想和夏郁相处时发生的尴尬事,或者说压根不去想夏郁这个人,以及接触这个人后所带来的一系列事情。

别说,效果还不错,昨晚他就睡得非常安稳,也没有再做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周队周队,吃鸡来不来?”

周鼎看了眼身旁跟他一起泡温泉的巫乐几人,有些无奈:“不玩,你们也不怕手机掉水里。”

“不会的。”

“不可能,我戴了防滑手套呢。”

“抓紧点就行。”

周鼎不顾劝诱,毅然拒绝了朋友们的组队邀请。

他靠在温泉池边,头上顶着一块叠成方形的毛巾,长臂舒展,肌肉放松,眼帘渐渐阖上,准备休息一会。

他们社团成员一共来了十六个,一个大温泉池正好能够容纳。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有好几个队员还带了女朋友过来,所以这时候都跟女朋友泡鸳鸯浴去了,这个大池子里就只剩下了七八个人,一安静下来就显得有些冷清,一点点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得非常清楚。

“跳哪?”

“随便,林凡标点。”

“选个偏点的,我想苟一苟。”

“你回去的车票买到没?”

“啊,中午的虾和鱼真好吃……”

周鼎猛地从朦胧中睁开眼睛,他扫视了一圈,又听了一会后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好像听到了夏郁的名字,但仔细听,又没有人在聊他。

幻听了?

他抬起手揉了下耳朵,没有多想,再次闭上了眼睛。

但这次闭上眼睛后,他再没有办法重新进入之前那种心平气和的状态。

夏郁这两个字就像扔进湖水里的小石子,轻轻小小,却能把原本平静的湖面完全打破。

周鼎的脑子里又开始出现他不太愿意想起的人事物。

——夏郁,梦境,还有画。

他越不想去想,这些东西反而更加勤快地在他脑子里晃。

“哗啦——”一声,周鼎撑起身站了起来。

“周队你不泡了?”

周鼎沉沉地嗯了声:“太热了,我出去买点饮料。”

“这有传呼机,直接让服务员送过来就行。”

周鼎道:“我顺便出去透透气。”说完,他去衣柜那儿拿了身浴衣换上,然后大步往外走。

出了包厢,他来到二楼阳台。

这儿没有人,周鼎开了一点窗户,任由冬日的冷风吹进。

寒冷又清新的空气透过缝隙吹在脸上,一下就把身上泡温泉导致的热意压下去许多。

觉得身心和大脑都降完温了,周鼎才拉上窗户,倚在窗边,眺望窗外的风景。

南山温泉度假村不光温泉出名,风景也非常不错,一眼望去都是绿色的植被和清澈的湖泊,还有……

嗯??!!

周鼎目光一凛,视线在酒店的门口聚焦。

他看见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身影从出租车上下来,那人的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下车后在酒店门口左右望了望,然后走进了酒店。

因为对方戴着棒球帽,周鼎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那个人很像夏郁。

穿着打扮像,身高外形也像。

但夏郁怎么会在这儿?不应该啊。

周鼎皱起眉,转身就往楼下走。

对方这时候应该正在办理入住手续,他现在下去正好能跟对方碰上。

他所在的这家温泉酒店很大,五层以下都是娱乐区,六层往上是住房区,他在的位置是二层的最边上,所以下楼后还得再走一大段路才到最中间的服务台。

好在他腿长步子又大,不到两分钟就到了门口大厅。

周鼎没有走得太近,只远远地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心神大定——那人不是夏郁!

虽然很像,但并不是。

周鼎顿时松了口气,可这口气才松到一半,他又像意识到什么似的脸色又在骤然间变得难看起来。

夏郁夏郁夏郁。

又是幻听又是认错,这个人为什么老在他的脑子里晃来晃去?

周鼎蹙起眉头,转身往回走,心里再一次烦躁起来。

他不知道的是,他刚走,门口就又进来了一个人。

和正在前台处办理手续的人打扮得一模一样,也是一身白,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只是这人多了个白色的口罩。

站在前台处的年轻男生转头道:“小叔叔,我登记好了。”

夏郁收回看向左手边的视线,冲自己的侄子点了点头:“房卡拿了吗?”

“拿了。”

夏郁轻嗯了声:“走,上楼。”

自从那天之后,夏郁就没有去找过周鼎,没去篮球馆,也没有再刻意跟他偶遇。

他觉得凡事都得张弛有度,也该给周鼎一点时间缓一缓。

而且之前几次试探的效果都非常不错。

他觉得在周鼎的心里自己的名字应该已经和**绑定,只要一看见或者一提及,就会条件反射地想到性,想到午夜的梦,想到矛盾无比的性取向。

——他在周鼎的内心一定无比深刻。

当然,缓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不能让周鼎彻底松弛,两天的放松时间已经是极限。

他要乘胜追击,加快节奏。

所以今天他过来了。

进入房间后,夏郁没有急着收拾东西,而是问自己的侄子:“想先休息还是先去泡温泉?”

夏奕想也不想地点头:“泡温泉!”

夏奕是夏郁的亲侄子,今年十七,正在读高三。

他们学校半个月才放一次假,他不想回家,觉得太浪费宝贵的休息时光,所以放学前就给夏郁打了电话,说想出去玩一玩,夏郁就说带他去温泉酒店,当然长辈那儿他也都让夏郁出面,要他自己说的话长辈们肯定都不会同意。

夏奕往床上一摊,惬意道:“真舒服,小叔叔世界第一棒!”

夏郁笑了笑,毫不留情道:“泡完温泉就写作业,你妈把你的作业单子都发给我了,我会盯着你做完的。”

夏奕顿时露出痛苦面具:“啊,我好惨!”

两人曰批的全部过程 一指松二指紧是什么意思
“等上大学就舒服了。”夏郁心里毫无负担地骗小孩。

又道,“对了,晚上我要出去一趟。”

“去干嘛?”

夏郁悄然弯起眼睛:“看到了一个朋友,过去聊聊天。”

周鼎回去的路上一脸烦躁,但进入温泉包厢后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人看出他心情的变化。

又泡了一会后,大家一起吃了晚饭。

吃完晚饭,周鼎随口找了个理由先回了房间。

他定的是单人间,为的就是好好睡觉。

在这儿睡的第一个觉确实挺好,就是不知道今晚睡得怎么样,希望能和昨晚一样好。

心里这么想着,周鼎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一本册子。

这是酒店本身就放在这的,册子做得非常华丽,木质的外壳,看起来像一本魔法书,打开后,周鼎也确实在其中找到了自己需要的魔法。

——海外深夜付费频道。

毕竟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既然脑子里一直是个男的在晃来晃去,那他就再加一个女的进去,他倒是要看看最后到底是谁会从他的脑子里滚出去。

周鼎冷哼了一声,拿出遥控打开电视,按照册子里的指示打开了那个充满魔法的频道,然后又拿出手机,按照电视里的指导进行付费订阅。

做完这些他没急着看,而是走到门口把门锁上,然后又把两层遮光窗帘都拉上,最后再在群里发了个消息,说今晚想早点睡,有什么事明天再找他。

全部妥当之后,周鼎在床上躺下,取消了暂停。

下一秒,柔和欢快的音乐响起。

一开始出现在镜头前的是一幢看起来已经放学了的学校,天色微暗,唯有一个教室里还亮着灯。

里面有一个女生正在埋头写作业,她长得非常可爱,大眼睛,黑长直,头上还扎了个粉色的兔耳发带,白衬衫黑短裙,衬得她肌肤莹润,红唇诱人。

忽然,她站了起来,起身走向厕所。

却不想,刚上完厕所从里面出来,就被旁边男厕里忽然伸出的一只手拉了进去。

周鼎:“……”

怎么感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感觉?

大概是为了让电影增加美感,所以厕所里干干净净,白色的瓷砖像新的一样。

身材高大的男人把女孩拉进了厕所隔间,关上门后直接对着女孩来了个门咚,把女孩困在了胸前,强行接吻拥抱一番后,男人又按着女孩的肩膀让她在马桶盖上坐了下来。

周鼎:“……”

不止一丝丝熟悉了。

好在和他想象中的不同,女孩挣扎了起来,推开男人后双手在门上用力拍打——

“咚咚咚!”

“咚咚咚!”

“有人在吗?”

周鼎皱起眉:“?”

这什么奇怪配音?

等女孩被重新抓回,但敲门声仍然响起时周鼎才发现是真的有人在敲他的门!

他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关掉电视后来到门口,拧着眉一脸不高兴道:“谁啊?我不是说了我……”

“是我。”

周鼎的表情凝在脸上:“……夏郁?”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