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高h触手play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视频

从周鼎那儿离开,夏郁心情不错地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夏奕正躺在床上打游戏,听见门响回头看了眼道:“你去泡温泉了吗?怎么衣服都换了?”

夏郁在床上坐下:“嗯,跟着又泡了会。”

他看着手机,随口问夏奕,“作业写完了吗?”

“早写完了。”

“好。”说完夏郁没再多问,他拿出平板和笔,腿一盘,作出要画画的姿态,但笔在手中转了好几圈,也没能在板子上落下。

他单手托着下巴,还在回味周鼎那完全怔住的模样。

呆呆的,傻傻的,偏长的眼睛几乎瞪成了圆形,喉结上上下下滚啊滚的,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意料之外的纯情。

让人看着就想逗他。

不过也不能多逗。

夏郁很清楚,这种感情小白一旦撩过火,后果就不是自己可以承担的了。

毕竟他只想睡人家的**,并不想对对方的感情负责。

所以他刚才在周鼎那儿才会一直在强调自己想睡他是因为喜欢他的**,蛊惑他跟自己试一试也只是试试上床、试试**的滋味,而不是说试着谈感情之类。

简单来说就是他只向对方发出了约邀请,仅此而已。

到目前为止,夏郁还是非常认可自己的一系列安排的。

不管是腹肌事件,还是奶茶店的轻微试探,以及他宿舍里的那些露骨画像,他发起的所有进攻都只是为了让周鼎把**与自己关联。产生的效果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预期——腹肌事件给周鼎带去了春梦,奶茶店的邂逅让可爱小给给成功帮助周鼎打开了男男之爱的大门,还有宿舍里的那些画像,直白地用器官带给了周鼎正面的性冲击。

接二连三,全在隐晦地勾起周鼎脑中那根关于**的弦。

确认那根弦被勾起后,他下一步、也就是今天要做的,就是直白的、直接的当着周鼎的面,把那根琴弦用力拨动,让周鼎正视自己的**,并且感受自己的**。

握着笔的手在腿上做了个弹琴的动作,夏郁悄然勾起唇角。

他觉得自己全部都做得很好,接下来……

就要看周鼎是什么反应了。

这种事情还是你情我愿才最好。

所以他在发出邀请后没有强迫周鼎立刻做出答复,而是说完就离开了房间,并给予了周鼎足够的考虑时间。

不过按照他对周鼎的了解,他猜周鼎接下来的策略还是那个字——“逃”。

事实证明,他猜得没错。

第二天,夏郁带着自己的侄子一块儿参加了酒店举行的烧烤趴。

偌大的草坪上摆着无数个烧烤架,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边吃边烤。

巫乐邀请夏郁他们加入了篮球社那边,二十几个男女生凑在一块儿,热闹又喧嚣。

充满香气的白烟在空中弥漫,巫乐被辣椒粉刺激得直打喷嚏,夏奕是个自来熟,热情地凑上去帮忙。

周鼎也在旁边帮忙,他低着头,闲聊一般地问道:“你是夏郁的朋友吗?”

看到夏奕的第一眼,周鼎就认出了对方,是昨天那个错让他以为是夏郁的人。

“不是啊,我是他侄子,亲的。”夏奕头也不抬地往大鱿鱼上撒孜然粉胡椒面。

周鼎又问:“你多大了?”

“十七。”

“你们怎么会想到来这儿?”

“小叔叔说这儿有温泉,可以放松放松。”

夏奕抬头看周鼎,“哥们,你好高啊,一米九有了吧?”

周鼎道:“一九三。”

“嚯,真高,我要能一米八我就满足了。”夏奕眼里露出艳羡的神色。

这时,一直在树荫下躲懒的夏郁走了过来:“你们在聊什么?”

夏奕道:“小叔叔,你朋友都好高!”

“他们打篮球的当然高。”

夏郁在夏奕身旁站定,从他手里接过了刷子,给烤肉继续刷油,“那边有滑板,你不是喜欢么,要去看吗?”

“要!”夏奕顿时兴奋起来,放下东西就往另一边跑。

“你们弄吧,我也过去看看。”说完,周鼎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夏郁低着头,没有去看周鼎离开的背影,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往他身上飘一下。

——周鼎的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因为这不是一次两次了,从今天见面开始,周鼎就一直在逃避跟自己对视和说话,即使只是无意中对上了目光,他也会神情一顿,立马移开,毫不掩饰他的逃避。

夏郁对此完全不介意。

既然周鼎躲,那他就追咯。

但他不会刻意地凑到周鼎眼前,也不会故意地去跟他搭话,他只是静静地出现在周鼎的视线范围内。

从那天开始,周鼎经常出现的地方变成了夏郁经常出现的地方。

食堂、食堂门前的必经之路、篮球馆、篮球馆前的必经之路……

拜自己极度自律的生活习惯所赐,周鼎完全躲不开夏郁。

他总会在食堂和篮球馆看到夏郁,看到抱着书的他,看到抱着画板的他,吃完饭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他,进球后随意往观众席上一瞟也会看到他。

每次看到夏郁时他都非常安静地在做自己的事情,一点没有影响到他,却强势地入侵了他的生活。

而夏郁做这些……

只是为了睡自己。

周鼎觉得很无语,又觉得有点好笑和无奈。

见得次数多了,他也不像一开始反应那么大了,情绪和思想都变得平静了许多,不再为自己是不是gay而纠结,也不会一看到夏郁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对待性取向和性都变得更加地坦然。

是gay没关系。

有**也没关系。

跟男生谈恋爱也没关系。

但不谈恋爱只上床就很有关系。

镇定下来后,周鼎理智地剖析过自己的内心——他对夏郁是很有好感的。

夏郁的长相、身材、气质都很戳他,甚至有些过于精致的行为,比如总涂护手霜、随时随地带湿纸巾和手帕等等,如果别的男生做,他肯定会觉得很矫情,但放在夏郁身上,他只觉得夏郁就该这么精致。

所以经过冷静的思考,周鼎觉得如果夏郁当时提出的是他谈恋爱,那么他现在也许会答应。

但如果只是上床……

周鼎并不想向**屈服。

周四晚上,在宿舍看书的周鼎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夏郁的消息。

这几天夏郁每晚都会给他发消息,而且每次都是一样的内容——

【夏郁:考虑好了吗?】

之前几次,周鼎都是回复“没有”或者“……”,这次彻底想清楚后,他不打算再磨蹭,飞快打字道——

【周鼎:我拒绝。】

【夏郁:好。】

收到这个“好”后,周鼎再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夏郁的新消息。

也是从这个“好”开始,之后两天周鼎都没有在食堂和篮球馆见过夏郁,不管是他吃完饭后抬起头,还是投篮后扫视球场,都没有再看到过夏郁的身影。

夏郁干脆利落地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这么一来周鼎反而有点不习惯起来,但也还好,就这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他适应了。

不过是回到原本的正常生活罢了。

周日下午,周鼎从图书馆出来后跟队友们一块儿打篮球。

篮球社的人已经回家了一半,甚至连5v5都凑不齐,只能3v3。剩下几人所在的院系都放得晚,下礼拜还得再考一周。

他们打完球后坐在场边的休息,一队员忽然问道:“嗯?美院也没放吗?”

巫乐正低头系鞋带,闻言道:“放了啊,前两天就放了。”

“那夏郁怎么还没回去?”

这话一出,另外几个人都一齐回过头看向观众席。

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坐在后排,面前架着一块画架,画架后正是大家都熟悉的夏郁。

巫乐知道情况,他解释道:“夏郁被他老师留下来帮忙判卷了,他有个老师怀孕了,精神不怎么好。”

说完站起身冲夏郁挥了挥手,大声道,“夏郁!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坐前面?”

周鼎低头喝水,眉心微微蹙起。

——还不死心吗?

男男高h触手play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视频
观众席上,夏郁站了起来。

他收起画板,背着包走到前排坐下。今天他穿了件款式蓬松的白色羊羔绒大衣,衣服上都是小小的羊毛卷,看起来毛茸茸的,有点可爱。

他冲众人点头打招呼,道:“你们都还没考完吗?”

巫乐回答:“我们都下礼拜考完。”

又问,“你在画我们吗?”

夏郁点点头:“嗯,放假了有些松懈,几天不画画手就生了,教室又没人,一个人太冷清,所以就过来看看。”

巫乐探头去看夏郁的画板:“是在画我吗?”

周鼎垂着眼,轻松地用一根手指转起了篮球。

夏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次不是。”

“啊……”

巫乐肩膀一下垮了,“是周队吗?”

篮球在周鼎的手指上转得飞快。

夏郁摇摇头:“也不是。”

周鼎一把捏住了篮球,不转了。

夏郁毫无察觉似的继续道:“上次那个女生约了好多图都是画周队的,我有点画腻了。额,我这么说的话周队不会介意吧?”

周鼎面无表情地嗯了声:“不会。”

“那就好。”

夏郁把收好的包打开,把画纸拿出来给众人看,“这次画得是你们副队,陆思危。”

说着冲陆思危点点头,语气认真地道,“我觉得陆队的形体很好看,看起来比其他打篮球的男生要纤细一点,给我的感觉有点‘文气’,但是又一点不缺力量感,肌肉的排布也都非常漂亮,很适合拿来练形体。”

陆思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谢谢夸奖,我还是头一次被男生这么夸,哈哈哈哈,谢谢啊。”

夏郁笑笑:“不用客气,我只是在说事实。”

“我身材也好啊!”

巫乐在一旁不服地跳起来,“我都有六块腹肌了,剩下两块再给我点时间我肯定能练出来!夏郁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腹肌?”

陆思危啧了声:“人夸我身材好呢你蹦出来干嘛?就你有腹肌?我也有六块呢!”

“嘿呀,你跟我比?”

巫乐正好无聊得发霉,一有机会立刻咋呼起来,“你那腹肌一看就吃蛋白粉吃的,我这是练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好吧?不然你撩起来我们比比?让夏郁评评看到底谁的身材好?”

陆思危也站了起来:“草,比就比,我怕你?有本事直接把衣服脱了,我还有胸肌呢你有吗?”

“我怎么可能没有?来来来脱脱脱!赶紧的!”

两人走到夏郁前方,说着就要一齐把上衣脱掉。

就在这时,周鼎忽然起身按住了两人肩膀,他拧眉道:“行了行了,打完球一身汗臭还往别人面前凑,有没有点素质?赶紧去洗澡!”

巫乐翻了个白眼:“……队长,你好扫兴啊。”

陆思危放下了抓着衣服下摆的手:“我同意巫乐的话。”

周鼎一人踹了他们一脚:“滚滚滚,快去洗。”

对另外的人也道,“你们也去。”

把人踹走后,周鼎回头看了眼夏郁。

对方单手托着下巴,眼睛对着他的位置,但视线却穿过他,落在了往更衣室走的两人身上。

刹那间,周鼎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堵。

这么快就换目标了吗?

浴室里,周鼎跟队友们一块儿洗澡。

巫乐正在打肥皂,边打边问:“周队,你跟夏郁是不是闹矛盾了?”

周鼎揉搓头皮的手一顿:“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感觉你刚刚的反应不太对,好像不怎么高兴。”

周鼎沉默了几秒,道:“没有不高兴,我只是觉得……觉得夏郁一来就把我们都衬得邋里邋遢、脏兮兮的。”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3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