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一下 小sao货是不是欠调教

他确实不高兴,甚至还有点失落。

因为他以为夏郁是过来找他的。

他还猜测夏郁是不是改变主意了,不再执着他的身体而是想跟他正常交往,却没想到,夏郁居然这么干脆地就把他撇到了一边。

他对陆思危说着以前对他说过的话,用着以前对他用过的套路。

他喊陆思危“陆队”,夸陆思危的形体好看,还要看陆思危的腹肌!

一桩桩一件件,全是在复制他们的过往!

越洗,周鼎的眉头就拧得越紧,心里的火气也越加旺盛。

洗完澡后他回到宿舍,终是忍不住地给夏郁发消息——

【周鼎:你这就找到新目标了?】

【夏郁:嗯。】

周鼎头一次觉得“嗯”这个字竟然这么碍眼,他抿了下唇,又继续回复——

【周鼎:恭喜你了。】

【夏郁:谢谢。】

草!

周鼎没忍住,在心里吐出一句国骂。

同时,一股又堵又酸的感觉充盈在胸腔里,逼得他不得不用力地呼了下气。

他坐不住了,起身走到阳台上,一把打开了窗。

瑟瑟冷风劈头盖脸地涌了进来,周鼎盯着屏幕上那几个字看了又看,二十年来头一次感到了什么叫憋屈。

【周鼎:你不觉得你这样很随便吗?】

【夏郁:我在被你拒绝后才找的下一个。】

周鼎梗了一下。

【周鼎:陆思危不是gay。】

【夏郁:你怎么知道?他告诉过你吗?】

【周鼎:……没有。】

【夏郁:那就有可能是gay,就像你,你之前也不觉得自己是gay,然而事实证明你是,只是没意识到而已。】

周鼎深吸了口气。

【周鼎:所以你想像套路我那样套路陆思危吗?也要摸他的腹肌给他看你的画?】

【夏郁:可以试试。】

【周鼎:如果他是gay那你也要邀请他跟你上床?】

【夏郁:不然呢?】

不然呢?

不然呢???

周鼎真的被气笑了,心里压着的火往上蹿了蹿,他站在寒风里用力敲击手机屏幕。

【周鼎:你也太随便了!】

【夏郁:我不随便。】

【夏郁:人都是我仔细挑过的,而且我很有原则,不碰和女生交往过的人,不碰有对象的人,也不碰直男,而且只挑单身。大家都是单身,试探一下又有什么问题?我总得先确认对方是不是gay。如果确认对方是gay,我才会更进一步,如果觉得对方是直男,我就会放弃。】

【夏郁:我试探的方式也都不过分,你看巫乐和陆思危,我甚至还没说什么,他们就主动冲我露了腹肌。】

【夏郁:所以,我只用寻常的事情去试探,不会刻意引导,而我的试探一般也只有gay才会有不一样的反应。】

【夏郁:另外,我是在被你拒绝后才主动接触下一个人。】

【夏郁:你还觉得我随便吗?】

周鼎看着手机:“……”

他被夏郁一连串的回复堵得说不出话。

确实,夏郁说的没错,做的也没错。

他也确实不随便,甚至还挺细致,挺挑剔。

但是……

但是……

但是了半天,周鼎也说不出下句。

火气忽然就灭了,他垂着眼,神色渐渐颓唐。

外面的天越来越暗,路灯也一盏盏亮起。

从屋里往外看,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用力深呼吸了一下后,周鼎决定给夏郁道歉。

【周鼎:对不起,我不该说你随便。】

【夏郁:没关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周鼎又盯着手机等了三分钟,确认对方不会再发消息过来后才按灭了屏幕。

他望向窗外,感觉有什么东西结束了。

朦朦胧胧的,抓不到摸不着,刚体会到一点感觉,就戛然而止了。

回屋后,他一抬起头就发现屋里另外五个人都在看他,见他回看又默契地一齐避开他的视线,把头低下。

屋里寂静无声,只有欲盖弥彰的翻书声。

周鼎:“……”

他没说什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继续复习下一门考试科目。

巫乐悄悄坐直身,伸手戳了戳坐在他旁边的林凡,等林凡看过来后冲他用力挤眼睛:他怎么了?

林凡摇头:我不知道。

巫乐又冲赵修楠抬抬下巴:你知道吗?

赵修楠也耸了耸肩:不造。

巫乐又冲另外两个人挤眼睛,结果都一无所知。

巫乐摊摊手:怎么办?

其他人:你问呗。

巫乐:……

巫乐手抵在唇边低咳了两声:“周队,你……唉算了,你看手机。”

说完他就在手机上给周鼎发道:【你是不是失恋了啊?】

虽然他也不知道周队什么时候谈恋爱了,但刚才的样子明显是被分手了啊!

难怪下午那么不高兴,他说了还不承认!

周鼎看了眼手机,没有在上面回复,而是叫道:“巫乐。”
蹭一下 小sao货是不是欠调教

他的声音很沉,面色也很平静,但听在巫乐等人的耳朵里,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

巫乐小心翼翼地应道:“诶,我在呢。”

“你……”

周鼎舔了舔唇,“你跟人上过床吗?”

巫乐:“哈?”

其他人:“哈??”

周鼎又问:“你们对跟人上床是什么想法?”

巫乐愣愣地道:“啊,就,顺其自然?我还没经验呢……你你你你问他们!”

周鼎又侧身看向其他人,神色一本正经,像是在问什么非常严肃的问题。

赵修楠茫然道:“……额,这能有什么想法?这不就很正常的事吗?就,别搞出人命就好。”

宋栩也有点茫然,但还是道:“只要你情我愿,喜欢就上咯?做好措施就行。”

周鼎又看向另外两个人。

林凡:“我没经验。”

贺新阳:“别看我,我约达人,我没节操的,这事对我来说跟吃饭喝水没啥区别,下了床就互相不认识,我的意见没什么好参考的。”

顿了顿,又问,“你问这个干嘛?我们平时聊骚你都不参加的,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难道……有妹子约你?”

周鼎别开视线,含糊地啊了声。

“你喜欢人家吗?”

周鼎:“……有点好感。”

贺新阳:“那就答应呗!这事儿本来就女孩子吃亏,现在人女孩子都主动约你了,当然是答应咯!”

巫乐举手:“谁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谈恋爱了?你什么时候跟人谈的?”

周鼎想了想,搪塞道:“网恋。”

“卧槽!网恋奔现啊?周队你挺会玩儿啊!”

“牛逼!约约约!上上上!”

“这还要纠结什么?上就完事儿了!”

周鼎皱起眉:“你们真这么想?这种事情你们一点都不纠结的吗?”

“人家主动约你奔现你又对人家有好感,双向奔赴的事情有啥好纠结?”

“是啊,你情我愿啊,难道周队你不愿意?”

“不是吧不是吧?我们周队这么能忍的吗?”

周鼎:“……行了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都看书去,我再想想。”

见巫乐又要张嘴说话,他赶紧又道,“停!都别说话!我自己想,你们该干嘛干嘛!”

说完,周鼎起身回到了床上。

他躺了下去,日光灯的光芒映在他的瞳孔里。

一直过了许久,他才终于动了。

周鼎抿唇看向手机,眸子沉沉的,像是做好了某个决定。

晚上十点,夏郁洗完澡后躺在宿舍的床上看说明书。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