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用白丝帮我打脚枪 好难受真的撑不下去了

他往前了,但夏郁又没有退,于是力道在瞬间加大,周鼎脊背酥麻,额头涔出细密的汗。

服务员端着餐盘走过来:“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龙吟草莓,配菜是您要求的新鲜草莓。”

夏郁点头:“放下吧,谢谢。”

服务员放下餐盘,目不斜视地退出房间。

门被关上,包厢里再次剩下他们两人。

夏郁没有说话,而是歪着头端详起了周鼎隐忍的表情。

他看到了周鼎额角的细汗,也注意到了他放在桌上的紧紧攥起的手,还有上面凸出的青筋。

那是一双充满了男人味的手,手指修长,骨节明显。

真诱人。

“你要把我的脚烫坏吗?”说着,夏郁把脚收了回来。

他没有立刻穿鞋,而是在桌下动了动,仿佛脚底还残留着那种被硌到的感觉。

他忽然也觉得有点热。

“吃草莓吧。”夏郁说。

周鼎如释重负,他不停地深呼吸,试图缓和胸腔里奔腾的**。

他又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想到草莓清甜凉爽的口感,就要伸手去拿,然而手刚要碰到草莓,整个托盘便被夏郁拿到一边。

周鼎抬眼看向夏郁,眼里露出疑惑。

夏郁没有解释,而是起身走到了周鼎身旁。

他伸手覆上周鼎的后脑勺,细长的手指穿进发丝,紧贴头皮,薄薄的指腹沾染上温热湿润的汗水。

他一点也不介意,还曲起一条腿架在了周鼎腿上。

这样一来,他们靠得更近。

接着他拿出一颗草莓,在周鼎茫然的眼神中用手指抵着塞进他的嘴里。

他的手指碰到了周鼎的嘴唇,碰到了他的牙齿,也碰到了他的舌头,像不经意的,又像是故意的。

夏郁垂眸看着他:“咬碎它,不许咽。”

周鼎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咬了下去。

才咬了几下,下巴便被微凉的手指捏住。

接着黑影靠近,温热的湿濡感在他的唇角蔓延。

周鼎睁大眼睛,好不容易消下去一点的火再次卷土重来,气势汹汹的,像是要把他所有的理智烧光。

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夏郁,看着他舔掉自己唇角的草莓汁水,看着他喉结一滚,把草莓汁水咽下去。

他觉得自己在夏郁的眼里看到了跳动的火光。

周鼎的目光颤了颤,声音也有些沙哑:“夏郁……”

夏郁自顾自地咂了咂嘴:“好甜。”

说着他手指用力,迫着周鼎张开了嘴巴。

草莓的碎肉和红红的汁水沾染着整个口腔,凑近了还能闻到甜腻的水果香气。

夏郁垂眸:“伸舌头。”

然后又塞了一个草莓进去。

他问周鼎:“会接吻吗?”

然而周鼎此时脸颊通红,脑子都快冒烟,即使听到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夏郁见状笑了笑:“没事,我教你。”

说完,他微眯起眼,低下头,重重地吻了上去。

周鼎瞪着眼,只觉得整个脊背都在一瞬间麻痹。

他的心跳得奇快,身上的汗也涔涔而出。浑身的血液像是被点燃了一般,沸腾着涌向四肢百骸。

嘴唇好烫,脸颊好烫,浑身都好烫。

他几乎忘记了如何呼吸,只能僵硬地靠着座椅,瞪着眼,任由夏郁施为。

“闭眼啊……”

低笑声在耳边响起,一只微凉的手覆上了他的眼睛。

眼前瞬间陷入漆黑。

周鼎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一般,像是要把耳膜震碎。

他还闻见了夏郁手上的香味,淡淡的,却直往他鼻孔里钻,宛如助兴的情药,让他从鼻子到肺都痒了起来。

他一动也不敢动。

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夏郁抬起头,从他的唇上离开,他才像条缺氧的鱼似的,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

等大脑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他发现夏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们下半身紧紧相贴,所有的反应都瞒不过对方。

周鼎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是甜的,不知道是草莓的味道,还是夏郁嘴里的。

夏郁看着他笑:“第一次跟人接吻吗?”

周鼎眼神飘忽,几乎不敢直视夏郁的眼睛,他啊了声,点点头。

“看着我。”

下巴被手指捏住,周鼎被迫跟夏郁对视。

只看了一眼,他的眼神便又忍不住地往旁边飘,脸颊和耳朵也再次热烫起来。

夏郁眼眸微垂,大拇指摩挲着周鼎的嘴唇,揩掉他嘴角因为之前没能含住而流出来的口津。

他语气轻轻地说:“为什么不看我?我不好看吗?”

周鼎立刻道:“当然好看!”

说完又顿住,“可、可是我……”他吞吞吐吐的,脸红得像是要滴血。

夏郁看在眼里,轻轻勾起了唇角。

他伸手抓住周鼎的一只手,慢慢抬起,放到了自己的脸颊边。

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眼睛也刻意地微阖一点,长睫扇动,眸底隐约流转着光芒。

“既然好看,那你……不想碰一碰吗?”

说着,夏郁歪头,把脸颊整个贴上了周鼎炙热的掌心。

他侧头看着他,眼眸漆黑,上挑的眼尾在这一刻显得勾魂夺魄。

周鼎呼吸一窒,脑中轰隆作响。

——他听见了理智坍塌的声音。

十点,周鼎开车疾驰离开车库。

他没有回校,而是车头一拐,进入了最近的一个商场,然而冬季的龙城商场统一十点关门,九点半时商家们就陆续关了店门,等他停好车进入商场,一个开着的服装店也没找到。

他只好离开,边开边寻找卖衣服的店。

终于,他在路边找到了一家。

他停好车,进去后价也不讲,拿了条合尺码的裤子就进了试衣间。

换好后直接转账付款,带着团成一团的旧裤子离开。

裤子被他扔在了后座上。

他极力不去注意,却总觉得鼻尖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腥气。

他又只好把窗户打开,任由刺骨的冷风吹进。

可那种令人羞臊的味道和脸颊、耳根上的热烫一样,像是绑定了他,怎么也甩脱不掉。

回到学校后他想干脆把裤子扔掉,否则进了宿舍被舍友看出来就太尴尬了。

但又舍不得。

因为夏郁坐过,摸过。

周鼎红着脸,拿着裤子在寒风里站了二十分钟,最后顶着“看出来就看出来老子不管了”的表情在宿舍大门关上前冲了进去。

果然,他一进宿舍,所有人就立刻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巫乐手里的泡面叉子都掉了:“……周队,你这造型是要去炸学校吗?”

脖子往上都是红的,右手还捏着个团成团的布包,像喝醉了酒,又像受了刺激要闹事。

林凡也从书本里伸头看了眼:“你喝酒了?”

周鼎手握成拳抵在嘴前:“没有,我很好。”

说完他低着头,在众人的注视中大步走进浴室,并且一进去就反锁了门。

贺新阳眼尖,他说:“周队裤子换了!”

又道,“我没闻到酒味,应该是的真的没喝酒。”

巫乐茫然道:“那他是咋了?”

贺新阳嘿嘿一笑:“脸红成那样,又换了裤子,要么尿裤子了,要么蛇裤子里了,就这俩,否则反应绝对不会这么大。”

“嘶!你说得有道理啊!”

巫乐一拍大腿,“他下午考完试就不见了,去哪也不跟我们说,你说他是不是去见那个网友了?”

贺新阳点点头:“有可能,待会你问问。”

然而周鼎根本不给他们问的机会。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后他就飞速上了床,被子一盖,说了声“我要睡了”,就谁的问话都不回了。

巫乐小声问贺新阳:“他怎么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害臊呗,小处男就这样,以后见多了就习惯了。”

贺新阳瞅了周鼎的方向一眼,几乎用气声道,“你要不信,去浴室看看就知道了,那条裤子他肯定洗了。”

巫乐还真去看了,出来冲贺新阳竖拇指:“果然洗了!”

贺新阳意味深长地冲巫乐眨了眨眼。

接着两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班长用白丝帮我打脚枪 好难受真的撑不下去了

床上。

周鼎根本没心思去管舍友们的想法,他正在懊恼自己没有发挥好。

他回想起酒店里的一幕幕,只觉得自己就是个年久失修的木头人,不光脑子不灵活,嘴巴也不灵活,手脚身体全都跟锈住了似的,接吻笨拙,触碰也笨拙,他甚至把夏郁的舌头咬破了,还把……还把夏郁给捏疼了。

啊……想死!

想时光倒流!

想一切重来!

一直被夸身法灵活的篮球社王牌完全想不到自己会有如此粗笨的时候。

他记得夏郁笑了好几次。

肯定是被自己蠢笑的吧?

感觉更想死了。

太耻辱了。

居然表现得这么差。

夏郁会不会后悔跟他约了?

一想到夏郁这个名字,心跳就不由自主地加快。

周鼎摸出手机,在微信里翻出和夏郁的聊天框,点开他的名片和朋友圈看了又看。

然后他又想到什么似的,切进网页,搜索起了体检这个关键词——

【体检报告一般几天出?】

【体检报告可以加急吗?】

【龙城哪家医院体检出报告最快?】

【龙城有没有医院可以当天出体检报告?】

……

……

搜了半天,结果全是二到三天出,或者三到五天出,甚至还有一周左右出的。

可夏郁跟他约的是明天。

来不及了,他只能戴套。

虽然他本来就想戴的,但是夏郁那么说了之后……

他又不太想了。

谁能抗拒得了这种毫无阻隔的亲密接触呢?

反正他不行。

想着想着,口舌便又有些干燥起来。

周鼎用力闭了闭眼,努力把乱七八糟的念头从脑子里清除出去。

这时候他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他还有其他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深吸了一口气后,周鼎把平板拿了出来。

可爱小给给给他发的教程全在这个平板里。

虽然他已经大致都看过了,但今天夏郁一个吻就撩得他毫无反击之力,甚至差点缴械投降,让他深刻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和菜。

这可不行。

要是技术不好,夏郁下个月肯定会把他换掉的吧?

不可以。

他绝对不要被换掉。

夏郁正坐在位置上发呆呢,就被连震的手机给强行拉回了思绪。

他看了眼屏幕,发现又是周鼎。

也是挺有意思的。

要么半天回不出一句,要么消息刷屏。

他打开手机,发现消息都是发给他可爱小给给那个马甲的。

【周鼎:在吗?】

【周鼎:有没有那种让人速成的那种片子?】

【周鼎:就是技巧、姿势等等,有没有口诀、速成法?看了就会的那种?】

【周鼎:看到速回!】

【周鼎:急!】

夏郁:“……”

他轻眨了眨眼,一时有些怔愣。

他忽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人。

其实夏郁也知道,第一次最好找个熟手,但他有点洁癖,自己第一次,所以希望对方也是第一次。

对于周鼎这个人选,他还是很满意的。

但现在……

他真的有点担心自己明天会不会被连夜送进医院。

东西大活好,那就是享受。

东西大活烂,那就是灾难。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个灾难。

所以只思考了片刻,他便不再迟疑,打开电脑亲自上手做起了要点总结。

还能怎么办呢?

自己选的人,除了自己教、自己受,还能怎么办呢?

而且周鼎的悟性似乎有点差啊。

这些东西难道不是看看片子就能学会了吗?

他以前没接过吻,今天还不是发挥得很好?甚至比他想象中还要好。而周鼎跟他要了那么多片子看了,居然连最基础的接吻都不会……

夏郁蹙起眉,忽然感到了压力。

【可爱小给给0w0:这个没有的哦,不过我可以试着总结一份给您~】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