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的爱液流了一地 公交车上的小诗

夏郁眨了眨眼说:“我知道一个东西,据说非常有用。”

周鼎问:“是什么?”

夏郁又朝他勾了勾手指。

等周鼎照着他的指示在浴缸边缘坐下后,夏郁忽然站了起来。

水花四溅,夏郁在周鼎震惊的目光中环抱住他。

夏郁压低声:“我听说……”

周鼎惊得屏住了呼吸,他甚至不敢去想那个贴在他唇边的是什么。

他嘴唇都不敢张,几乎是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什、什么?”

“我听说呀……口水可以消炎哦。”

周来既是一班的班长,又是一班的语文老师。

今天语文早读,他就一直在教室,围着教室绕圈逛着。

虽然在早读,但是当陈译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教室里早读的同学还是第一失恋看了过去。

陈译没进教室,按照迟到的规矩,乖乖的没进教室门。

但是站的还是很潇洒,依旧是懒洋洋的倚在门框上。

周来明显也注意到了,走到教室门口。

没有像昨天一样,轻易的饶过了陈译。

而是拍了拍陈译,叫走了他。

两人走出去以后,周粥忍不住往外面看了看。

什么都看不到,应该是叫到办公室去了。

“迟到班主任会骂吗?”周粥还没没忍住,推了推旁边已经昏昏欲睡的张莉,小声的问。

“什么?”张莉大梦初醒,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陈译,他迟到,被班主任叫出去了。”周粥解释。

“没事,老周才不会因为迟到就为难我们呢。‘’张莉听到周粥的话,明显不在乎,”而且那可是译哥啊,老周爱恨交织的小宝贝,他可不舍得因为这个小事就重拳出击。”

“爱恨交织??”

“诶,来来来,靠近点我跟你说。”张莉的八卦之魂明显被周粥问了起来。

“就译哥不太愿意写老周那些字多的要死的作业,也不喜欢背课文,因为这个语文总是考不过附中那个许铎,又几次联考就被许铎压了一头,都是只有全市第二,因为这个姜主任没少找老周。”张莉说到这,表情都有点痛心疾首的味道。

”但是译哥知道老周被姜主任找上以后,上个学期期中联考直接飙到第一,而且那次以后的期末联考译哥又是第一”张莉的表情变得还有点敬佩起来。

看来于甜说的没错,许铎和陈译的巅峰对决,虽然当事人还没见过面,但是不少人都在吃瓜,盯着看呢。

“那不挺好的吗?”陈译的语文都乖乖提高了,周来哪里来的‘恨’。

“好什么呀,你知道吗,译哥总成绩虽然是第一,但是这和语文是没半点关系,语文成绩还是那几分。‘’张莉满脸为周来心痛的样子。

”反而那几个理科老师看到成绩单的时候,看译哥的眼神都像在看亲儿子,那几天天天上课都要先夸一波译哥。就出成绩那天的数学课,译哥趴着睡觉,数学老师还硬是夸了译哥整整半节课,那场面,别提多诡异了。”张莉一说到这就想到了当时那个荒唐的场景,没忍住还笑了出来。

听完这,周粥算是知道‘恨’是哪来的了。

陈译这简直就是身体力行的证明了‘语文无用论’,关键又是全市第一,周来还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啊,粥粥你完全不用担心译哥的,在一中就没人敢骂译哥。”张莉想到周粥推醒时候焦急的样子,好心开口宽慰。

“我没担心。”听到张莉的话,周粥小声的反驳,明显的底气不足。

“你说什么?”周围读书声还算大,张莉没听到周粥的话。

“没什么。”说着,周粥还贴心的摇了摇头。

“你看,这不回来了。”

周粥听到张莉的话抬头,看见了双手插兜走进来的陈译。

走到第一排的时候,陈译向第一排邱添递了张纸。

陈译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周粥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目光。

陈译认真还带着一丝探究的眼神,准确无误的落在周粥脸上。

察觉到陈译正看着自己,周粥脸立马底下了头,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

陈译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继续慢慢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周粥低下头以后就乖乖轻声开始早读了。

早读的时间很快过去。

早读之后的下课时间有20分钟,都是拿来交作业的时间。

昨天留了作业的科目的课代表,一下课就开始在全班吆喝起来,催着大家赶紧把作业交给第一个人。

周粥一边脑海回想着昨天的作业,一边按着顺序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又一起递给了前面的姜回。

抬头看着黑板上的课表,第一节课是英语。

周粥正准备从书桌里拿出英语书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椅子被人用脚勾了勾。

不是很用力,但是周粥还是被吓到了。

以至于周粥转过头的时候,眼神里还有点藏不住的怒火。

与此同时陈译淡淡开口“作业。”,他左手上拿着的正是所有科目的作业。

陈译看着眼前这个难得对自己有点情绪的周粥,心里有点想笑。

看着陈译递过来的作业,周粥瞥了一眼,拿了作业就转了过去。

后面的陈译看着周粥的背影,就想到女孩刚刚转过来的时候,眼里娇气的责怪。

怎么怎么看都这他妈的可爱的要命。

学校的一天很快就过去。

一直到最后自习课快下课,周粥都没有找到机会和陈译表达感谢的机会。

毕竟早上那么好的机会,是自己活生生的错失了。

感谢这种事情拖得时间越长越说不出头。

虽然周粥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但是放学的铃声还是按时响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于甜提过,今天艺术班下午有个讲座,可能要晚点放学。

麻麻的爱液流了一地 公交车上的小诗
让周粥和陈译干脆在班里等他们上一班来。

趁着这段时间这次周粥慢慢的收拾完东西,又坐在位置上做了一会的心理建设。

鼓足勇气转头准备实施自己的感恩计划。

“陈译我。。。”

周粥一鼓作气,转过头准备一口气说完。

但是刚刚开口就被迫停了。

陈译。。。睡着了??

夕阳从窗外照进来,从周粥这里看过去陈译趴在桌子上的脑袋都染上了夕阳的余晖,看起来毛茸茸的。

还挺可爱。

“陈译?。。。陈译?”看了一会,周粥还是试探性的轻轻叫了陈译两声。

陈译还是没有反应。

而且周粥绝望的发现,陈译还是带着耳机睡着的。

周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前听程明轩提过,陈译有很重的起床气,不喜欢别人吵他睡觉。

看着陈译没有半点转醒的样子,周粥逐渐有点绝望。

时间不早了,于甜他们的讲座就要开完了。

“陈译,谢谢你昨天在商场门口陪我,还顺路送了我回家,下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会尽力帮忙的。”看着一直没什么动静的陈译,周粥自顾自的开口练习了起来。

“不对啊,他好像没有地方要我帮忙的,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他的吗。。。我去,周粥你个废物好像真的没什么能帮到这个年级第一的,要不就说谢谢,别说后面那句。。可是这样感觉不够诚恳。。要不干脆不和他说谢谢了。。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这样是不是太绝情了。。。”

周粥说了一遍自己准备的台词,感觉哪里不太合适。就自顾自的坐着嘀嘀咕咕起来。

没注意到旁边的陈译抬起了头。

“几点了?”陈译刚刚睡醒声音还沙哑,对着朝着自己的周粥开口。

“五点二十了。。”专心在给自己措辞的周粥,听到陈译的声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哦,他们还没开完吗?”

“还没有吧,甜甜说他们会来找我们的。”周粥带着心虚的回陈译的话。

心里还暗暗祈祷,陈译千万不要反应过来自己是朝着他坐的。

不然真的难解释了。

对面的陈译问完这句,久久没有开口。

但是低着头的周粥明显可以感受到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头上。

周粥一直红着脸,心虚的低着头。

铁了心不抬头,坚决避免和陈译四目相对。

心里盘算着一会被陈译问起自己为什么趁着他睡觉,偷偷看他。

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变态花痴。

两人都没开口说话的打算,偌大的教室,一时只有风带起窗帘时,窗帘和墙壁发出的细微摩擦声。

这样极致的安静让周粥浑身不自在,大脑全速运转。

想要赶紧摆脱这折磨人的尴尬氛围。

正当周粥头脑风暴的时候,楼昊突然出现在一班前门口,朝着两人的方向喊了一声。

“粥粥,译哥赶紧走了。”

喊完,楼昊立马低头,重新全身心的投入到手机里的游戏里面。

没注意到陈译周粥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

楼昊刚刚的话对周粥来说格外的悦耳动听。终于让周粥在刚刚尴尬的氛围里面找到了突破口。

周粥赶紧拎起放在书桌旁的书包,快步向前门走去。

路过楼昊留下一句,自己先去找于甜。

没等楼昊反应,周粥就直接快步下了楼。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485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